第十回 老王洪救人喪生


小姐還陽放悲聲,驚動勾金老王洪。
王洪正在崗頭坐,忽聽女子動哭聲。
王洪邁步往前走,白茬棺材面前停。
王洪抬起頭來看,倒把王洪吃一驚。
娘呵一聲摔在地,沒把褲子出了恭。
嚇的渾身直打戰,抖抖精神問一聲。
你是人來你是鬼,從頭至尾向我明。
家鄉居處對我講,姓甚名誰說個清。
向我說了實情話,替你報仇把冤伸。
小姐聽的有人問,腹內盤算犯丁寧。

小姐說:『你這個人有什麼事情前來問我?』王洪說:『我姓王名洪,在南萊園住,今年六十五歲,種了畝半菜園,早起拾糞。聽的有人叫我,前來問你。有冤枉向我講。』小姐說:『老伯在上容稟。』

小姐聞聽心痛酸,伯父在上漫聽言。若問奴家居何處?聽我從頭說一番。家住山西洪洞縣,江家村內有家園。正月十七把香降,太山廟內把神參。西北角下狂風起,風刮我奴到這邊。中途路上遇賊盜,把我賣到院裏邊。花樓以上尋自盡,不知怎麼入了棺。強人送我崗頭上,腹內藏著不平冤。望求伯父將我救,伯父救我出了棺。小姐冤枉言不盡,嘆壞了王洪一老年。

話說,王洪把棺材蓋掀了一掀,動也不動。眾明公,王洪已有六十五歲。那有大力量能掀。城隍土地說:『王洪來紅鸞星出,他若掀不開棺材,如何是好?』城隍說:『土地,我在左邊,你在右邊。』王洪托住棺材往上一掀,『咯崩』的一聲,掀在一邊。王洪說:『小姐起來罷,跟我上俺家去。到了俺家,你認我個老幹親,我認你個乾閨女,我給你尋個好婆家,與我親生的閨女一樣。』小姐說:『老伯父,這就感恩不盡了。』

小姐起的身來,王洪摻著小姐出了棺材。小姐說:『伯父,我寸步難行了。』王洪說:『「殺人殺個死,救人救個活」,小姐過來,我背著你走。』小姐說:『伯父在上,受我一拜。』王洪說:『不用拜,走罷。』王洪把小姐背在肩膊上,小姐說:『爹爹難爲你了。』

王洪背起江小姐,出了崗頭往前行。小姐就把爹爹叫,王洪就把乾女稱。正是父女往前走,不好了來了賊子叫潘青。肩上扛著一斗米,手提鋼刀照眼明。進城喝的醺醺醉,任意行凶往前行。正是賊子往前走,抬頭看見老王洪。肩上背著年幼女,好像天仙下九重。潘青看見心歡喜,欄住王洪叫一聲。

潘青說:『那是老王洪麼?』王洪說:『是。』潘青說:『你從那裏來?』王洪說:『我去拾糞。』潘青說:『你背著是誰?』王洪說:『我背的是俺閨女。』潘青說:『你拾糞怎麼把你閨女背來咧?』王洪說:『前日俺閨女病死了,埋到崗頭上,我心痛不忍,拾糞去瞧瞧,他又還了陽了,我把他背回家去。』潘青說:『有了婆家麼?』王洪說:『沒有。』潘青說:『我還沒有丈人家。』王洪說:『你這狗娘養的,血口噴人。』潘青說:『你這個閨女不給我,這個鋼刀是你對頭。』

說罷,把刀往上一舉,往下一落,劈心一刀,只聽的『喀叉』一聲,破了個太陽膛,連帶五臟,王洪倒到塵埃之地命亡。江小姐閃到路傍,渾身打戰。潘青說:『天還未明,我把你送到黃土崗上去。』說罷,拉住王洪的腿上黃土崗去了。拉到崗頭上,看見有口棺材:『我把這個老奴才裝到棺材裏邊。』潘青把王洪裝到棺材裏,轉身來到小姐面前,說:『小姐起來,跟我走罷。我在吳家寨住,俺主人吳彥龍是個武狀元,跟我主人拜堂成親,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小姐聞聽眼中含淚,就哭起來了。潘青說:『你不跟我去,跟王洪去罷。』說罷,把刀往上一舉,嚇的小姐魂不附體,說:『不用殺我,我願跟你去了。』潘青說:『跟我就不殺你了。』一伸手把小姐拉住,說:『快些走罷。』

潘青賤子起歹情,殺了勾金老王洪。伸手拉起江小姐,殺人鋼刀拿手中。滿心歡喜往前走,馬步鸞鈴響連聲。要知那裏鸞鈴響,十里鋪來了兩個兵。劉青打馬頭裏走,劉義後邊催能行。劉青帶著弓和箭,劉義大槍手中擎。弟兄二人催坐騎,抬頭看見賊潘青,左手拉住年幼女,右手捉著鋼青鋒,急急忙忙往前跑,女子不住放哭聲。必是潘青不行正,搶來民間女花容。

劉義說:『大膽,潘賊子,不行正事,搶來女子。放槍打這個狗娘養的。』劉青說:『是。』說罷,把槍點著,只聽『咕呼』一聲,嚇的潘青魂不附體,把手一撒,拋下小姐,就像那狗趕兔的一樣跑回吳家寨去了。

潘青聽的大槍響,好像兔子見了鷹,急急忙忙往前跑,吳家寨不遠咫尺中。賊子逃走且不表,提提劉義和劉青。兄弟二人下坐騎,又把小姐問一聲。

劉青說:『這位女子那里人氏,姓甚名誰?你與賊子潘青同路,有什麼冤屈之事,說個明白,我好與你報仇。』小姐抬頭一看,他二人吃糧當軍打扮。小姐說:『你二位是將爺不是?』

劉青說:『正是。』小姐聞言眼中落淚,說:『將爺容稟』。

小姐聞言淚雙傾,二位將爺在上聽。家住山西洪洞縣,江家村裏有門庭。先祖名字江百萬,三任主考在山東。伯父名字叫江嵐,濟南府裏做布政。我父江峒官職小,宛平縣裏受朝封。無生多男共多女,所生我奴江秀英。太山廟裏把香降,西北乾天起狂風,刮了三天並三夜,把我刮到蘇州城。遇見賊子叫馬小,把我賣到院烏龍。花樓以上懸梁死,送到崗頭把身停。幸遇王洪把我救,還陽出棺又復生。背到家中作義女,路遇賊子叫潘青。他把王洪刀劈死,強拉我奴江秀英。小姐哭訴淚往下,感動劉義和劉青。劉義近前忙摻起,又把姑娘口內稱。劉青拉住能行馬,叫聲姑娘把馬乘。小姐上了能行馬,忙壞劉義和劉青,劉青跨馬頭前走,劉義加鞭不消停。順著大路來好快,來到劉義大門庭。小姐來到大門外,緊跟劉義和劉青。劉義慌的往後跑,報與母親得知情。黃氏夫人心歡喜,帶領他女劉巒英。母親來到大門外,摻住小姐下能行。小姐下了能行馬,問聲伯母可安寧。母女摻住江小姐,堂樓以下把身容,小姐得了安身處,再說上方東斗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