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籌盤費馬小當衫


話說,土地爺說:『小鬼,你看,江小姐她是一人,咱是一神,東關有個馬小,你去把他叫來搭救小姐出去。』小鬼聽說不敢怠慢,一溜旋風來在東關。馬小正在東關大街賣豆腐,賣了一半,還剩一半,街南有個王二叫他喝酒,大街傍邊石條上正然飲酒。小鬼一陣旋風把豆腐架掀倒。馬小說好大旋風,把豆腐都掀翻了。沙土窩裏吹也吹不的,打也打不的。馬小氣的把豆腐丟下,扛起架子回家去了,放下豆腐架子,回到大街閑游去了。正往前走,小鬼催著來到土地廟停足站住,抬頭一看,廟內有個幼女啼哭,年紀不過十六七歲。馬小說:『此女不是受了公婆的氣,必是遭了父母之懮。』馬小說:『大姐,你在家必是受氣,把你家的居處向我說明,我好送你回家,再不受氣了。』小姐往外一看,門外站著一人,年紀不大,身粗頭細,兩個蝙蝠耳,一對老鼠眼。小姐說:『該死的奴才,你走你的路,我上我的吊,男女授受不親,你莫非懷著不良之心?』

馬小說:『我是一片好意,問明你家的居處,好送你回家。未曾說什麼打混的幾句話。』聽此人說話順情順理,小姐說:『請問兄長貴姓?』馬小說:『賤姓馬。』小姐說:『請問台甫?』

馬小說:『馬浚』小姐說:『家中還有什麼人?』馬小說:『家有八旬老母。』小姐說:『馬兄在上,聽我說來。』

拜一拜來跪流平,馬兄在上仔細聽,家住山西洪洞縣。

馬小說:『我的娘呀!你是那家的,難道是風刮來的?』

小姐說:『正是,這裏甚麼地方?』馬小說:『俺是蘇州城。』

小姐說:『常聽我父親說,山西洪洞縣到蘇州三千餘裏。』小姐不由的眼中落下淚來。小姐說:『馬兄長,一言難盡了呀!』

小姐聞言淚兩傾,馬兄在上仔細聽。
家住山西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
先祖名字江百萬,三任主考在山東。
伯父名字叫江嵐,濟南府裏作布政。
我父名字叫江峒,宛平縣裏受朝封。
我父無兒只一女,單生一女江秀英。
太山廟裏把香降,西北朝天起狂風。
刮了三天並三夜,刮到江南蘇州城。
又無三親並六眷,那裏去把身來停。
馬兄若肯發慈念,搭救小奴轉洪洞。
母女若得重相見,一層恩報你十層。
小姐哭著訴一遍,馬小就把姑娘稱。

列位明公,馬小叫他姑娘,真正不錯。馬小聞聽是江老爺的閨女,說:『姑娘不哭罷,跟我上俺家去罷,住上三五天,我好送你回家。』小姐聞聽欠身而起。馬小在前,小姐在後,往前走有五六家人家。馬小說:『俺娘不用紡花了,不用賣豆腐了。』老婆子說:『奴才,咱不紡花賣豆腐,靠著什麼度日?』

馬小說:『俺娘不知道,山西有個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有個江老爺之女,正月十七太山廟裏降香,被大風刮到咱這裏。

我把他留在咱家,住上三五天,我給他送書傳信,江老爺知道小姐在這裏,好來接他回去。江老爺見愛,把我帶到他家,江老爺上金殿奏一本,嘉慶爺把我大小封個官職,你老人家就是老太太了。再不賣豆腐紡綿花。』陳氏聞言滿心歡喜,說:『我兒,那人現在那裏?』馬小說:『現在門外站著。』老陳氏聞聽此言欠身出來,一把拉住小姐,說:『大姐,在我草舍避難。』小姐進了草房,陳氏說:『兒呀!你搬條板凳與恁姑娘坐下。』小姐進草堂裏落了座。馬小說:『姑娘,你吃飯沒有吃?』小姐說:『我那天降香吃了早飯。』馬小說:『聽說今已三天了。』馬小到了街上,買了二升米半斤豆腐,來到草房。他娘做的大米乾飯,熬的豆腐湯。他娘兒兩個與小姐用了一頓飯,把那空虛之心去了。小姐說:『馬兄長,上山西送信幾時起身?』馬小說:『弄些盤費纔能起身。』小姐想:『他是窮人,至山西三千餘裏路途遙遠,他怎能有這盤費?』小姐說:『兄長,你要起身就有盤川。』馬小說:『盤川在那裏?』

小姐說:『我有一件衣裳,拿了當去,到了當鋪要一千銀子,沒有一千還要八百。』馬小說:『是什麼衣裳,怎麼值這多?』

小姐說:『珍珠汗衫,你不信我脫下與你看。』敢說列位明公,大家人脫衣不與幸的人一樣脫法,幸的人先解鈕扣,那大家的人脫衣如蛇退皮,一卷手把描花腕伸在袖裏,把珍珠衫脫下來,遞與馬校馬小接過看了一看,不認的是什麼衣裳。小姐說:『你不認得麼?』他說:『從未見過。』小姐說:『這是珍珠汗衫。』馬小說:『敢是什麼寶物?』小姐說:『正是我父親在京作官,嘉慶皇爺見愛,親賜一件珍珠汗衫,上頭有明珠四顆,闢風珠、闢火珠、闢塵珠、滾盤珠,三個生金扣,二個生玉扣,拿去當了罷,要當三百兩銀子,就夠你的盤川。』馬小說:『是了。』

馬小拿著珍珠汗衫,出了頭門往東一拐,往當鋪來了。來到櫃檯外邊停身站祝說了聲噹噹,就把那珍珠汗衫遞上去了。

小郎接在手裏問:『要多少錢?』馬小說:『要三百銀子。』

小郎說:『還你個五百錢。』把當返出去了。馬小不當,拿在手裏說:『這珍珠汗衫只值數百個錢,就是粗布衣,也還多值一文。』抖一抖出亂了,只見珠放光華。掌櫃的說:『好像奇寶放光,拿來,我看看!』馬小又把汗衫遞上去了,掌櫃的接在手裏,仔細看看,是件珍珠汗衫。再往櫃檯外看,見馬小身粗頭細,兩個蝙蝠耳,一雙老鼠眼。看這來人,必是大盜,把那家太太珍珠汗衫偷盜來了。嘉慶皇爺知道,著那家大人前來私訪,損了當鋪連一個扣子也賠不起。喊道:『小郎們與我拿住,送到衙門,見太爺發落罷。』

只聽掌櫃一言方出口,關上頭門上了閂,前後門一聲響亮人都到,八十個打手往外迎。長的杆子短的棍,還有鐵尺與鉤叉,光亮鋼刀幾十把,還有多少白蠟杆。吆喝一聲往外跑,把馬小圍在正中間。眼睜睜馬小無人救。下回再把馬小表一番。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