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曹英進監看朋友


話說,上節書梁知縣當堂賣法,受了八百銀子,就把公子審死大堂上。停有多時,真魂付體還陽,在叫一聲:『冤枉!』

梁知縣說:『你這個奴才,吃酒行凶,刁拐幼女,眼前裝死,還有什麼冤枉。』一聲分付:『禁卒!』禁卒聞言不敢怠慢,來到大堂雙膝跪下,口稱:『老爺喚小人那些使用?』知縣說:『你把榮官保下到南牢,在棍床以上,用鹽三天以裏把他醃死,扔出南牢,永絕後患。』心想:『我把銀子受下,三天以裏,遠走高飛,就是這番主意。』

某卒帶起榮公子下了大堂,上南牢裏去了。過了虎頭門來到廒房以裏。眾囚犯說:『進牢規矩你可曉的麼?你可帶幾個燈油錢沒有?』公子聞聽眼中含淚,說:『眾家兄台,小弟一腔冤枉,打了下風官司,分文沒有。』眾囚犯說:『拿鰾來把眼給他鰾祝』說罷,把鈹往空中一擺,往下就打。禁卒說:『不要打他,他犯大老爺的王法,沒犯你的王法。我把他送個潔淨地方去罷。』把公子放在囚床以下,用手扒了結實的,推到棍床以上,可就了不的了。

公子棍床受苦刑,禁卒刁狠太絕情。將繩公子渾身綁,公子想動萬不能。公子疼痛好難受,不由一陣放悲聲。眼望山東流痛淚,生身母親叫一聲。你在家裏怎知曉,怎知爲兒落火坑。離母死了不孝子,百年以後誰送終。眼望北京嘆口氣,哭聲二舅老江峒。來了罷來來了罷,搭救甥兒出火坑。公子哭死棍床上,禁卒上前使柯桑。用了繩子並星板,把嘴一張絕了聲。公子釘死棍床上,城隍土地不消停。把他真魂掇了去,力救公子好長生。棍床收住榮公子,再說上方仁義星。菜園拿來銀百兩,來到十字大街中。正是曹英往前走,一街兩巷亂紛紛。這個說咱的太爺糊塗了,那個說不講情理動五刑;這個說必是貪贓受了賄,那個說圖財害命把人坑;這個說黌門秀才受了罪,那個說誰人替他把冤伸;這個說沒有口供下監中,那個說明欺公子他鄉人。不由的眾人閑談論,再說那有心曹英聽個清。

話說,曹英聽說公子打了下風官司,就吃了驚,無奈來到街上,買了一壺酒,備了四盤菜,上南牢探望公子去了。不多一時,來到監門外,把門拍了幾拍,說:『有人沒有?』驚動禁卒李虎,問:『是誰叫門?』曹英說:『是我,來看朋友的。』

李虎說:『你的朋友是誰?』曹英說:『是榮官保。』李虎說:『就是纔進來那位朋友。』曹英說:『禁卒老兄,你把門開開,我進去看朋友。』禁卒說:『你來的太早了。』曹英說:『我明日再來。』李虎說:『你今日不能見,明日來也不能見,有錢來就得見了。』曹英說:『說來說去,你是要錢。』說罷,從腰裏,取出二兩銀子,遞與李虎,說:『弟一點敬意。』李虎見了銀子心中歡喜,把監門開了,說:『隨我來罷。』禁卒在前,曹英在後,來到廒房以裏,用手往棍床上一指,說:『那就是你說的朋友,你去看他罷。』曹英來到棍床以前,用手扶住公子,說:『兄弟,醒來,我來看你哩。』連叫幾聲,公子不能答應。曹英說:『兄弟,你當真是死了。』不由的兩眼流淚,就哭起來了。禁卒說:『你不用哭了,我把刑法給他去了,你與他往獄神廟裏哭去罷。』說罷,把滾身繩解了,痛心杠抽了,說:『你背他到獄神廟裏說話去罷。』曹英近前伸手把公子拉起,背在肩膊以上,到獄神廟裏去了。

曹英背著榮公子,眾家囚犯放哭聲,這樣朋友世上少,他我好像一母生,南牢嘆壞眾囚犯,再說上方仁義星。背著公子來的快,獄神廟不遠用咫尺中。曹英放下榮公子,雙膝跪在地流平。曹英叩頭忙告祝:獄神老爺在上聽,保佑兄弟還陽轉,翻蓋廟宇報神靈。獄神聞聽不怠饅,又把土地叫一聲。

獄神爺說:『城隍土地,公子是上方東斗星臨凡,身遭大難,不能還陽,上神見怪,你我小神當罪不起,即速搭救公子還陽。』城隍土地不敢怠慢,來到公子身邊,把公子真魂取出,附住公子耳朵吹了一口氣,公子真魂附體還陽,大哭一聲冤枉。曹英看的明白,手扶著公子說:『兄弟還陽了。』公子抬頭看時,曹英站在面前。公子說:『大哥,你那曉得知縣貪贓賣法,兄弟打了下風官司,把咱妹妹斷回烏龍院去了。』公子說罷,眼中含淚哭起來了。曹英說:『兄弟,不用哭了。我提了一壺酒來你喝盅忍疼。』公子說:『就是平時,我也不能用。』曹英說:『你不能用,如何是好?』公子說:『大哥,我寫一封家書,你往山東東萊縣下書。』曹英說:『無有文房四寶,怎樣寫書?』

公子說:『藍衫撕下一幅,寫封家書與你去下。』說罷,把藍衫撕下一幅,中指咬破,即時修了家書一封遞與曹英。

曹英把書信揣在懷裏,說:『兄弟,小心等候,愚兄下書去了。』兄弟二人正在說話,禁卒李虎又跟蹤來跟前,說:『探親的朋友,出去罷,我的老爺查監看見了不便。』曹英說:『禁卒老兄,這有十兩銀子交付你,煩老兄給我這兄弟買些吃食罷。』禁卒李虎說:『你盡可放心,公子在監中有吃有喝,不受罪就是了。』曹英說。『奉托了。』說罷,對著李虎深深施了一禮,就別了。

曹英臨行把揖作,口稱禁役老大哥。
臨行對著深施禮,千托萬托千萬托

話說,曹英臨行把禁卒分付了幾句,來到大街以上用了早飯,往山東東萊縣下書去了。

曹英來到大街中,要上山東把信通。邁開大步往前走,北門不遠咫尺中。出了北門奔大道,急急忙忙快如風。正是曹英往前走,馬掛鸞鈴響連聲。槍刀戟劍擺齊整,五色雜旗亂紛紛。上打一把黃羅傘,下罩八抬轎一乘。曹英想不是那家大人來私訪,就是王爺離了京。曹英觀罷心歡喜,挽住大轎把冤伸。曹英說罷雙膝跪,大喊一聲似雷鳴。要聽後來書中事,下回書裏說分明。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