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榮玉卿苦打伴婆


話說,伴婆說:『這位相公,你是那里人氏?不用哭了,起來罷,跟我到烏龍院裏吃袋煙,喝盅茶,歇歇再走。』公子聞言起身,打了打身上塵,跟著伴婆來到烏龍院裏。伴婆說:『快把你大爺的馬趕進來。』小二忙上門前來拉馬。

且說公子來在花樓以下,伴婆拉住說:『你在那樓上吃茶罷!』公子遂上樓吃茶。伴婆說:『江秀英出來接客。』小姐聞言可就哭起來了。伴婆說:『我把你這個賤人,叫你接客,你怎麼就哭?你再哭,這下子就是你的對頭。』眾明公,小姐被他打怕,聽說不敢哭了。伴婆說:『還不快來接客麼?』小姐江秀英只得出來相見公子,眼中落淚。公子看見小姐溫文典雅,端方正直,眼中流淚,暗想:『必是好人家兒女,不知怎麼流落此院中,不願接客,也是有的,不免我問他一問。』公子說:『你這位大姐那里人氏?姓甚名誰?怎麼流落此院中?

向我說個明白,我好搭救你出去。』小姐聞言:『相公在上,聽小奴告稟。』

小姐站起地流平,相公在上細耳聽:
家住山西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
先祖名字江百萬,三任主考在山東;
伯父名字叫江嵐,濟南府裏作布政;
我父江峒官職小,宛平縣裏受朝封,
無生多兒共多女,只生小奴江秀英。
只爲我太山廟來把香降,西北乾天起狂風。
刮了三天並三夜,把我刮到蘇州城。
來了賊子叫馬小,把我賣到院烏龍。
相公若肯發慈念,搭救小奴轉洪洞。
母女若得重相見,一層恩報你十層恩。
小姐哭來往後訴,嘆壞公子榮玉卿。

公子說:『我當是誰,原來是俺二舅江峒的閨女秀英表妹,好嘆殺人也!』

我不搭救誰搭救,我不見疼誰見疼。
走上前來忙拉起,又把賢妹叫一聲。
小姐問公子名和姓,爲何又把賢妹稱。
兄妹二人未相見,怎知兩家的詳情。
公子聞言淚雙傾,叫聲表妹你細聽。
要知我的家何處,聽我從頭表姓名。
家在山東平萊縣,雙鳳街上有門庭。
父親名叫榮千里,吏部天官有高名。
我的乳名叫官保,學名就叫榮玉卿。
公子表罷名和姓,嘆壞小姐江秀英。
我當他是那一個,是俺表兄榮玉卿。
小姐不由心酸痛,公子一陣痛傷心。
小姐哭的如酒醉,公子哭得眼通紅。

話說他兄妹二人啼哭不止,驚動伴婆上的樓來,說:『公子與小姐有什麼親?』公子說:『無親。』伴婆說:『無親,怎麼都哭起來?』公子說:『我叫小姐哭軟了,我要贖他出來,送他回家,不知你心下如何?』伴婆說:『有銀子你就把他贖去。』公子說:『可得多少銀兩?』伴婆說:『八百銀子。』

公子暗想道:『我來買絨線,只帶八百銀子,若贖了表妹來,還無有盤川,且把贖來再作道理。』公子說:『就給你八百銀子。』伴婆說:『八百銀子不中,這銀子成色還不中哩!』公子聞言怒作,說:『天明再說,我不給你一個還中哩!』伴婆說:『你是訛我?』公子說:『我不訛你。』伴婆說:『你騙我麼?』公子說:『我不騙你。』伴婆說:『你咱著我呢?』

公子說:『我要告你。』伴婆說:『不給我銀子,如何倒要告我?』公子說:『我到吳江縣衙門上申冤狀了,我告你烏龍院伴婆柳庭春,誘拐搶奪民間良家女子進烏龍院爲娼,失落貞節,敗壞門風。縣老爺准了我的狀子,你就當罪不起了。』伴婆說:『你不能。』公子說:『我能。』伴婆說:『你不中。』公子說:『我一定中的哩!』說著說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公子把腳一踢,踢到伴婆嘴上。公子順手拿過馬鞭子打起來了,一邊打了十數下,只打的伴婆如那老烏登枝一般。明公,敢說打死了麼?幸也沒有打死。小姐在旁看的明白,小姐說:『我也打你!』叫丫鬟拿棒槌來,小姐將棒槌拿在手中,錯動銀牙,打起來了。

烏龍院怒東斗星,喜壞小姐江秀英。
無情棒槌拿在手,照打伴婆下絕情。
耳旁只聽風聲響,打的伴婆放哭聲。
小姐越打越有氣,打的伴婆受苦刑。

接上說的明白,小姐賣到烏龍院時,被伴婆打的苦處難言,日夜啼哭,把眼也哭腫了,怒火難忍。今日被他表兄揪住他的頭髮,小姐拿著棒槌,狠狠一下,只聽『喀嚓』一聲響,把那伴婆的頭上打了個窟窿。打的伴婆疼痛難忍,說:『榮公子不用打了,我情願贖給你就是了。』公子說:『你贖給我,我就不打你了。』伴婆說:『小二呢,拿天平來兌銀子。』榮相公把銀取出來。小二拿天平兌了八百銀子,給了伴婆。公子就領小姐出了烏龍院,來到門外,挽著小姐上了白龍馬走向大街去了。

小姐上了白龍馬,順著大街往東行。
前行要到吳江縣,直到堂上把冤伸。
只說過了天堂路,誰料又到酆都城。
兄妹來到大街上,再把伴婆明一明。
順著大街往前走,隅頭不遠咫尺中。
伴婆來到隅頭上,張三迎面問一聲。

張三說:『老伴婆,何人把你的頭打個大窟窿?』伴婆見問雙膝下跪,說:『張三,快給我作主罷。我使了八百銀買了個玉美人,學會彈唱歌舞接客,不知那裏來了個狂徒使棒把我苦打一頓,玉美人叫他訛去了。張三,你給我趕回來,我也不能白勞動你了。』說罷,把一百銀票遞與張三。張三一見滿心歡喜,說:『眾家兄弟,那裏來了個不遵王法的狂徒,把伴婆打了一頓,把個玉美人也訛去了,咱趕上他與他說說。他若牙崩半個不與不給,便把這個狂徒殺了。』說罷,就拿著槍刀趕上去了。

老伴婆撒謊把人坑,惱了棍徒數十名。
長的杆子短的棍,鋼叉撓鉤和流星。
咳咳哈哈往下去,嚇壞公子和秀英。
小姐扭回頭來看,來了狂徒數十名。
小姐嚇的直打戰,馬上歪扔幾歪扔。
幾乎掉下能行馬,一旁嚇壞榮玉卿。
走近前來忙扶住,又把表妹叫一聲。
明公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表分明。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