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江大人微服私訪


話說,這殃沙、五道和曹英兩路帶兵,把一乾人犯帶到察院以裏,個個俱跪大堂以下。殃沙、五道說:『大人,犯人懼各帶到了,烏龍院並無小姐下落。』江老爺聞聽心中好惱,把驚堂木一拍,說:『帶伴婆上堂回話。』殃沙、五道把伴婆抓上了大堂,咕咚摔在地下,說:『大老爺問你。』摔的伴婆眼中落淚,跪在大堂以下,伴婆雙膝相跪,苦苦哀告。江老爺說:『你這該死的奴才,知縣把姑娘斷到烏龍院,你送他那裏去了?

要你從實招來,若有一字虛瞞,休想活命!』伴婆聞言眼中落淚,說:『大老爺,千金姑娘在花樓上尋了自盡,送他西關以外崗頭上殯埋了。』老爺聞言眼中落淚。哭了聲:『兒呀,咱父女不能相見了。』

江爺聞言淚珠傾,心中好似熱油烹。殃沙五道一聲叫,伴婆推倒不放鬆,扒下皮來?上卷,摘他心肝來獻功。殃沙五道不怠慢,架起伴婆走如風。咕咚摔在流平地,五花大綁上了繩。劊子手提刀往下跑,對準伴婆下絕情。只聽刷刷連聲響,一張人皮手中擎。把他心肝都帶下,察院大堂來獻動。江爺又把曹英叫,速綁馬小朱大成。曹英聞言不怠慢,推下馬小朱大成。兩邊人役往來跑,劊子手提刀立當中。前行來到法場上,樁橛綁上人二名。安下三座追魂炮,炮響三聲把命傾。曹英來到察院裏,提著人頭來獻功。江爺把頭只一擺,分付送到萬人坑。不說賊子法場死,再把江爺明一明。

話說江爺分付:『殃沙、五道,你到大街以上,曉諭鄉村地方得知,西關以外黃土崗上搭一座屍棚,伺候老爺驗屍。』

殃沙、五道來在大街上,從頭至尾說了一遍,鄉村地方聞知不敢怠慢,領了幾個人來到黃土崗上搭上一座屍棚,伺候江老爺前來驗屍。這且不表。再說,殃沙、五道來到察院以裏,分付人役抬過轎來,擺開執事,伺候老爺前去驗屍。

江爺上了八抬轎,人馬紛紛奔西崗。過了吊橋往西走,一座屍棚在面前。江爺下了八抬橋,坐在屍棚便開言。仵作穩婆一聲叫,打開棺木把屍觀。地方打開棺材蓋,仵作近前把屍觀。倒把仵作嚇一跳,見了江爺便開言。姑娘本是千金體,觀看卻是一個男。姑娘青春十六歲,怎麼白鬚老頭在裏邊。江爺聞言眼落淚。來到棺前用目觀。江爺打量仔細看,棺內真是一老年。江爺驗屍落下座,又把地方叫一番。

江老爺說:『地方,你到棚外街上吶喊,城裏關外四方百姓人等,曉諭他們得知,這一老年也不知是何人殺害,叫苦主前來認屍。老爺與他拿人伸冤報仇。』地方說:『是。』出了屍棚連聲吶喊,說:『城裏關外四鄉百姓人等聽著,這一老者不知何人殺害,叫苦主前來認屍,老爺與他伸冤報仇。』地方吶喊多時,只見來了一個年老的婦人,手拉著個孩子不過十三四歲,原來是王洪的老婆屈氏,領著他兒子名叫王成。屈氏自從他丈夫拾糞幾天不見回家,領著他兒到處找尋。來在崗頭以上,只聽的地方吶喊,叫人認屍,他母子二人走到棺材以前抬頭一看,原是他丈夫王洪,不知被何人殺害,不由的哭起來了。

江爺在屍棚聽的明白,叫一聲:『地方,把那個年老的婦人帶來回話。』地方把他母子二人帶到屍棚。屈氏雙膝下跪,說:『大老爺,給小婦人伸冤。』江爺說:『你這個婦人,棺材裏面是你的什麼人,被何人所害?照直講來,老爺與你伸冤報仇。』

屈氏說:『大老爺,那是小婦人的丈夫,名叫王洪。清晨早起抬糞,不知被何人殺害,懇乞大老爺與小婦人伸冤。』江老爺說:『你不用哭了,你且回去,老爺給你一百兩銀子,拿回家去,你母子度日。老爺與你拿人報仇就是了。』屈氏母子給江老爺叩頭謝過,領了銀子回家去了。

再把江爺明一明:分付人役抬過轎,人役抬過轎一乘。江爺上了八抬轎,催動人馬往前行。穿街越巷來好快,察院不遠咫尺中。江爺下了八抬轎,西方墜落太陽星。江爺纔把書房進,轉過書童點寶燈。江爺書房落了座,悶悶不樂淚珠傾。女兒不知歸何處,叫我日夜掛心中。正是江爺心酸痛,忽聽譙樓起了更。左思右想無主意,忽然一計上心中。夤夜之間去私訪,尋找小女江秀英。官衣一概都脫下,毛藍袍子穿身中。緞子馬掛外邊套,腰束汗巾是普通。剪絨帽子頭上戴,粉底皂靴足下蹬。毛竹卦板拿在手,被套裝上《百中經》。江爺打扮多停當,又把曹英叫一聲。你今跟我去私訪,暗把兵器帶身中。曹英聞言不怠慢,跟隨江爺往外行。前行來在大街上,大街兩巷沿門聽。江爺行在大街上,再說賊子叫潘青。正與張三來飲酒,王洪魂靈撲身中。那裏不住胡說話,叫聲三哥你是聽。那天我來把城趕,撞見勾金老王洪。肩膊背著年幼女,人才長的美傾城。我見女子長的好,劈死勾金老王洪。把他拉在崗頭上,有口棺材把他盛。回去我把女子問,他家住山西縣洪洞。我叫女子跟我去,女子不住放哭聲。拉拉扯扯往前走,來了劉義和劉青。一個就把槍來點。一個就放箭雕翎。那時我見事不好,捨了女子轉回程。女予被他截了去,四十里鋪把身容。自從女子被他搶,每日懷恨在心中。單等江爺回轉朝,令人去搶女花容。逮住劉義使刀剁,拿住劉青上綁繩。莫說我的勢力大,主人家本是狀元公。他家蓋下朝王殿,殺人場共剝皮亭。水火二牢他都有,地穴藏有幾萬兵。八月中秋興人馬,一心要攻北京城。東華門里長跑馬,西華門內安下營。我大爺若是登了位,封我總督令帶兵。正是賊子胡噴話,江爺門外細耳聽。

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