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江秀英花樓上吊


話說,江老爺觀罷書札,取過文房四寶,修了一封回書,取了十兩銀子,遞與江用。江用接過書信連銀包在包袱裏邊,辭了江爺,來衙門以外,上了毛驢,回洪洞縣去了。再說江爺換了朝服坐大堂。

江爺坐堂怒沖沖,殃沙五道叫一聲,兩班衙役快看轎,金殿一上把本昇。三班衙役不怠饅,抬過八抬轎一乘。許多衙役亂哄哄,順著御街往前走,五朝門不遠咫尺中。五朝門外落下轎,要上金殿把本昇。按下江爺且不表,明明嘉慶有道龍。

話說嘉慶皇爺清晨早起離了宮院,要上早朝,只聽的『噹噹』一片鍾響,殿門大開,那些九卿四相八大朝臣十二將官,閤朝文武,排班而立,鐘鼓齊鳴,笙琴細樂。皇爺登了金殿,閤朝文武參拜已畢,各站兩邊。皇爺說道:『殿頭官,曉諭閤朝文武,有本早奏,無本捲簾退散。』一言未盡,轉上一家清官,說:『萬歲,臣有本奏。』皇爺一閃龍目,認的是宛平縣江峒跪在丹墀以下。皇爺說:『江愛卿有何本奏,呈上來寡人觀看。』江爺說:『我主萬歲聽臣奏來。』

江老爺未從開口淚瑩瑩,尊了聲我主萬歲龍耳聽。爲臣乏子無有後,所生一女江秀英。只因他正月十七把香降,刮去小女影無蹤。萬歲開恩把臣放,尋找臣女小嬌生。江爺哭著把本奏,嘆壞皇爺有道龍。萬歲皇爺開金口,叫了一聲江愛卿。朕當放你去私訪,聽朕當殿把你封。封你出京做巡按。京中帶領三百兵。二十四名金刀手,四名總兵同出京。江爺說有職無權不能訪,皇爺說朕賜你一把銅牙刺劍帶身中。訪著贓官與惡官,先斬後奏任你行。江峒叩頭把恩謝,謝過我主有道龍。皇爺親遞三杯酒,我與愛卿餞餞行。江爺接過皇封酒,飲酒三杯謝主公。不說皇爺回宮去,再把江爺明一明。領了聖旨下金殿,滿朝文武都餞行。江爺謝過文共武,五朝門外就起程。江爺上了八抬轎,三聲大炮震天庭,藍旗小官頭裏跑,報馬鸞鈴響連聲。花喇喇的跑開了那二十四匹對子馬,槍刀劍戟照眼明。金爪鉞斧朝天蹬,銅字金爪擺幾層,五色親旗分左右,帥字旗搖鏣擺空中。銅針刺劍兩邊擺,劊子手提刀穿大紅,上打一把黃羅傘,下罩八抬轎一乘,一對板子一對棍,一對鎖一對繩。九個銅鑼沖開道,青銅大刀墜紅絨。威威烈烈往前走,人喊馬嘶不住聲。殃沙五道頭裏走,三百雄兵隨後行。逢州就有州官接,過縣就有縣官迎。江爺出京來私訪,贓官土豪膽戰驚。夜住曉行來的快,來到十里接官亭。接官亭上宿一晚,明日要上蘇州城。按下江爺且不表,明明小姐江秀英。

話說梁知縣貪贓賣法,受了八百銀子,把榮公子審死大堂以上,小姐斷回烏龍院。小姐來在花樓以上,終日啼哭,暗自思想:『我本是宦門之女,在花樓失了貞節,難保壞了門風,玷辱了先人,怎麼是好?不如尋個自盡,倒還落個乾淨。』小姐把主意定了。

他把主意拿停當,樓門緊閉上了閂,紅綾汗巾拿在手,搭在梁頭以上邊,用手挽成一個結,圓同同的似米盤。結外本是陽間路,套裏就是鬼門關。眼望家鄉痛流淚,生身母親叫一番。只說生女來送老,怎知兒死在外邊。要得母女重相見,除非南柯一夢間。眼望宛平落下淚,又把父親叫一番,休怨爲兒把你捨,萬般出在無奈間。小姐啼哭多一會,抬頭一伸梁上懸。腳登手扒絕了氣,城隍土地著了忙。土地忙著頭裏走,城隍老爺在後邊。二位來在花摟上,魂靈裝在袖裏邊,單等勾金王洪到,搭救小姐把魂還。未來之事且不表,再把伴婆明一番。

話說這伴婆清晨早起來,到花樓以上,說:『小姐,開門來。』連叫幾聲,並不答應,手扒樓門望裏一看,小姐尋了自盡,伴婆老大著忙,大喊一聲,說:『王二快來!』王二跑到跟前,伴婆說:『不好了,小姐上了吊了,快快開門。』王二把門沖開,伴婆抱住小姐,王二用刀把汗巾割斷,把小姐的嘴一捂,說:『小姐醒來!』連叫數聲,小姐也不答應。伴婆用手一摸,渾身冰涼,連一點氣也沒了。伴婆說:『小姐死了。

王二,你拿五兩銀子,買口棺材把小姐死屍入殮。』王二拿了五兩銀子買了兩口棺材回來。伴婆說:『買了沒有?』王二說:『買了兩口。』伴婆說:『死一個人,買兩口做甚?』王二說:『人家原給兩口。』伴婆說:『退一口,抬一口來擺。』王二領著張矮子來到了劉別子家退一口,把一口白茬棺材抬到烏龍院花樓以下,把小姐的屍首入殮。看看天色已晚,玉兔東昇,到了起更之時。伴婆說:『拿著鐵鍁抬至西門以外黃土崗子上埋了罷。』說罷,眾人抬起棺材來到了黃土崗上,把棺材往下一落,『嘩刺』一聲,破了個窟窿。眾明公,怎麼個破了窟窿,原是天降大雨之時,沖了個窟窿。眾人說:『大深坑,也不能刨了,咱把棺材抬到這裏就走罷,回到院中就說埋了。』說罷,眾人回到烏龍院,這且不表。

再說把小姐丟在黃土崗上。城隍土地爺跟到黃土崗上。城隍說:『土地,小姐本是紅鸞星臨凡,倘若壞了屍道,上神見怪,你吃罪不起。土地小鬼,你到南菜園把勾金王洪叫來搭救小姐還陽。』小鬼說:『是了。』刮了一陣旋風,來到萊園門口叩門,說:『王洪開門,來來來!』王洪說:『老婆子,有人叫門,想必是趕城的失迷了路徑,也是有的。』老婆說:『你起去瞧瞧。』王洪起的身來披上衣裳。說:『是誰叫門?』

連問幾聲,無人答應。王洪聽了聽,小車子驢垛都起了身了。

王洪對兒子王成說:『成呀,你和恁娘聽著了些,我去勾金去了。』他老婆子說:『咱成睡著了,你去罷,我聽著就是了。』

王洪拿了糞叉,跨了個籃子,上黃土崗勾金去了。王洪來到崗頭以上,看了看天還不明,王洪說:『墩上歇歇再去勾拿。』

這且不表。

再說小鬼來到土地面前,說:『王洪到了。』土地來到小姐棺材以上,把小姐的真魂取出,照著小姐耳朵內吹了一口,小姐真魂入體還陽,叫了聲:『蒼天冤枉!』這且不表,且聽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