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巡按怒鍘梁知縣


話說,曹英大喊一聲,如同平地裏起了個蛟龍,半空中打了個劈雷相似,倒把江爺嚇的打了個寒戰,說一聲:『住轎!』

人役把轎住下。江老爺在轎裏抬頭一看,面前有個魁偉大漢,攔住路頭。上有三尺高的殺氣,面前有百步威風。江老爺說:『這個人非同小可。』說:『王標。李貴把那喊冤之人帶來回話。』他二人來到曹英面前,把曹英的胳膊夾住,往前緊走幾步,來到轎前,猛一扳打了個鼻青臉腫。把口一張,說:『冤枉!』江老爺說:『你有冤枉!州有州官,縣有縣官,不往衙門去告,偏偏攔住大老爺去路。有什麼冤枉訴上來,大老爺給你報冤。』

曹英張口淚雙傾,大老爺在上細耳聽。若問小人家居住,聽我從頭表姓名。祖居就在蘇州府,東萊園裏有門庭。小人姓曹名文俊,有個乳名叫曹英。山東有個東萊縣,來了公子榮玉卿。他的乳名叫官保,雙風街上有門庭。他來蘇州買絨線,贖出他表妹江秀英。八百銀買出他表妹,遇見開店朱大成。狗奴才起了不良意,要佔小姐江秀英。榮官保不許去告狀,遇見贓官梁瑞卿。當堂就把私來賣,屈打成招審玉卿。把他下到南牢裏,小姐斷回院烏龍。我與公子有一拜,俺倆好像一母生。光著口說還不算,我還帶來信一封。曹英說罷把信取,遞與清官老江峒。江爺觀罷沖沖怒,不由火從面上生。用手一指開言罵,罵聲贓官梁瑞卿。炮響三聲入察院,不鍘贓官把江字更。江爺越想心越惱,又叫五道殃沙人。速速給我拉戰馬,伺候曹英上能行。賜他盔甲即速換,賜他兩口刀青銅。領兵之人就是他,帶領眾人二百兵。曹英領兵頭裏走,再把江爺明一明。接官亭裏上了轎,三聲大炮似雷嗚。催動人馬往前走,虎頭牌打到蘇州城。人馬紛紛往前進,忙壞蘇州文武卿。一個個頭頂手本路旁跪,來接朝中乾國卿。眾家官員且不表,單說贓官梁瑞卿。慌慌忙忙往前跪,攔住八抬轎一乘。知縣叩頭如搗蒜,再說清官老江峒。

江老爺把頭一搖,不理這個七品小官,催馬進了蘇州,坐了察院。江老爺叫聲:『殃沙、五道上堂。』二人上堂跪下,口稱:『大老爺,令小人那邊使用?』江老爺說:『將免見牌掛在察院以外,分付文武官員各回本衙,老爺有事,免參,半月以後再來問安。』說罷,他二人把免見牌掛在察院以外,連聲吶喊,說:『文武官員各回本衙,老爺有事免參,半月以後再來問安。』殃沙、五道宣示已罷,回到察院。這且不表。再說,老爺分付捉拿梁知縣。

江老爺察院以裏怒沖沖,叫聲好漢名曹英。急速捉拿梁知縣,帶領京中三百兵。捉住贓官梁知縣,把知縣捆綁上了繩。滿門家眷都逮捕,南牢救出榮玉卿。把知縣捉到察院裏,待我親自問口供。曹英得令往前走,察院以裏上能行。殃沙五道頭裏走,後跟京中三百兵。人馬紛紛往前走,彰武縣不遠咫尺中。團團圍困吳江縣,槍刀圍著不透風。殃沙五道殺進去,惱壞上方仁義星。衙門以外下了馬,手使兩口刀青鋒。一直殺到官宅裏,抓住知縣梁瑞卿。咕咚摔到地流平,繩捆索綁不留情。分付人役抬出去,抬到察院問真情。滿門家眷都逮住,老少不留一掃平。南牢提出榮官保,把他抬上馬能行。公子催馬頭裏走,押著贓官隨後行。人馬紛紛往前跑,察院不遠咫尺中。公子曹英都下馬,知縣抬到大堂中。咕咚扔到塵埃地,鼻青臉腫放哭聲。記住知縣咱不表,明明公子榮玉卿。躬身施禮雙膝跪,舅父大人在上聽。紅風刮來俺表妹,馬小賣他院烏龍。孩兒蘇州買絨線,聽見街坊把話明。我纔進了烏龍院,贖回表妹江秀英。爲兒不依告上狀,遇見贓官梁瑞卿。贓官當堂受了賄,不推情理動五刑。當堂就是一夾棍,不由分說下監中。把我打到棍床上,多虧仁兄叫曹英。送了銀子整十兩,保住孩兒活性命。妹妹斷回烏龍院,花樓以上把身容。公子哭著一邊敘,惱壞他二舅老江峒。離開書案忙伸手,摻起公子榮玉卿。

江老爺說:『甥兒,你同曹英兄弟二人,往書房吃茶等候,我問罷知縣,咱再敘話。』公子同曹英書房吃茶去了。再說,江老爺分付:『殃沙五道把梁知縣帶上堂來。』說罷,他二人把知縣帶上堂來。梁知縣雙膝下跪,口中稱:『大人在上,卑職與大人叩頭。』叩頭好像雞吃碎米一般。江老爺說:『梁瑞卿,你爲民之父母,就該順情理民,不該貪贓賣法,屈斷榮官保的官司,從實說來。』知縣跪爬半步,口稱:『大人容稟,榮官保吃酒行凶,訛詐飯帳,刁拐幼女,現有朱大成的狀詞。

卑職無從錯斷他的官司。』江老爺說:『你這個狗官,既有朱大成的狀詞,你就該推情問理,從公斷,怎麼動刑拷打黌門秀才,沒有口供,下在監中,問成死罪。你明明貪贓賣法,你還強辨?』知縣說:『卑職一時之過,望大人寬恩。』江老爺說:『唗,你這個該死的奴才。』

江爺大堂怒沖沖,殃沙五道叫一聲,連連快把蘆蓆取來,裹住知縣狗奸佞。一領蘆蓆三道腰,那一道不緊使腳蹬。把他抬到鍘口裏,叫這狗官把命坑。兩邊答應有有有,銅鍘抬到大堂中。抬過狗官梁知縣,放到銅鍘喪殘生。叭喳一聲著了重,鮮血流出滿地紅。不說贓官鍘內死,再把江爺明一明。江爺察院心煩惱,無名大火往上昇。殃沙五道一聲叫,叫聲好漢名曹英。帶領人馬去抄烏龍院,錄住伴婆上了繩。抬著一頂花花轎,接回姑娘江秀英。東關去拿賤馬小,北關拿住朱大成。江爺分付如傳旨,霎時亂成一窩風。吆喝一聲出察院,槍刀劍戟一片明。總兵去抄烏龍院,曹英捉拿朱大成。殃沙五道拿馬小,繩捆鎖綁上了繩。一乾人犯都帶到,見了江爺把話明。往後纔到熱鬧處,下回書裏咱說明。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