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德經

六十五章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人,將以愚之。

嚴可均曰:「非以明人」,各本作「明民」。

羅振玉曰:敦煌辛、壬本「之」均作「民」。武內義雄曰:敦、遂二本「愚」作「娛」。

謙之案:遂州、趙志堅本「明」亦作「人」,羅卷壬本「愚」作「遇」,又下「民」字重,考異未及。又強本成疏:「為道猶修道也。言古者善修道之士,實智內明,無幽不燭,外若愚昧,不曜於人,閉智塞聰,韜光晦跡也。」是成所見本亦作「明人」。又「愚」字,武內敦本作「娛」。說文:「娛,樂也。」詩出其東門:「聊可與娛。」張景陽詠史詩:「朝野多歡娛。」「娛」字義長。又壬本作「遇」,「愚」「遇」古可通用。呂氏春秋勿躬篇「幽詭愚險之言」,經義述聞以為愚即遇也,惟此作「遇」,無義。又案「愚」與「智」對,愚之謂使人之心純純,純純即沌沌也。二十章「我愚人之心,純純」,蓋老子所謂古之善為道者,乃率民相安於悶悶淳淳之天,先自全其愚人之心,乃推以自全者全人耳。高延第曰:「道,理也,謂理天下。愚之,謂反樸還淳,革去澆漓之習,即為天下渾其心之義,與秦人燔詩、書,愚黔首不同。」

民之難治,以其多智。

嚴可均曰:「以其多智」,各本作「智多」。

羅振玉曰:景龍本、敦煌辛本均作「多智」。

武內義雄曰:敦、遂二本「智多」作「智故」。

謙之案:傅本作「多知」,范本作「知多」。易順鼎曰:「王注:『多智,巧詐。』下文又注云:『以其多智也。』是王本亦作『多智』。」

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嚴可均曰:御注、王弼、高翿作「故以」。

羅振玉曰:景龍、景福、敦煌庚、壬諸本均無「故」字,敦煌辛本「福」作「德」。

謙之案:嚴、河上、遂州及釋文、治要、書鈔引均無「故」字,傅、范本有,磻溪作「是故」,韓非難三篇、後漢紀靈帝紀引「賊」下有「也」字,傅本同。敦煌壬本「治國」誤作「知國」,遂州本「福」亦作「德」。

易順鼎曰:文子道原篇引「不以智治國,國之德」,或後人不知此「賊」與「福」為韻而改之。

謙之案:易說是也。此宜作「福」。荀子大略篇:「天子即位,上卿進曰:『如之何憂之長也!能除患則為福,不能除患則為賊。』」亦「福」「賊」並舉為韻。敦煌二本「福」作「德」,「福」、「德」義可通。禮記哀公問「百姓之德也」,注:「猶福也。」晉語:「夫德,福之基也。」「德」或為「福」之注文。

知此兩者,亦揩式。常知揩式,是謂玄德。

嚴可均曰:「亦揩式」,河上作「楷」,王弼作「稽」,下句亦然。

羅振玉曰:釋文:「嚴、河上作『楷式』。」景龍、御注、景福、敦煌庚、辛、壬諸本亦作「楷式」,下同。

謙之案:遂州、磻溪、柰卷、顧、彭、王羲之本均作「楷式」,傅、范、高作「稽式」。「常知」,范作「知此」,傅、趙、高作「能知」。范曰:「傅奕、王弼同古本。稽,古兮反,考也,同也,如尚書『稽古』之『稽』。傅奕云:『稽式,今古之所同式也。』」今案道藏宋張太守彙刻四家注引弼注:「楷,同也。今古之所同,則不可廢,能知楷式,是謂玄德。」是張太守所見王本亦作「楷式」,與此石同。雖「稽」「楷」古混,莊子大宗師篇「狐不偕」,韓非子說疑作「狐不稽」,「稽式」亦即「楷式」,但「楷」為本字。「稽」,字林:「留也,止也。」玉篇:「留也,治也,考也,合也,計當也。」在此皆無義。玉篇:「楷式也。」禮記曰:「今世之行,後世以為楷。」廣雅釋詁:「楷,法也。」是「楷式」即「法式」,義長。碑文「楷」作「揩」,案字林:「揩,摩也。」廣雅釋詁三:「揩,磨也。」與「楷」字逈別,當從六朝寫本與諸唐本作「楷」。馬其昶曰:「楷式」,承「古之善為道者」而言。蓋以智治國、不以智治國兩者,古皆有知之矣,亦各有楷式可以師法。能知與物反而實大順者之楷式,乃可謂之玄德。

玄德深遠,與物反,然後乃至大順。

嚴可均曰:「深遠與物反」,各本作「深矣遠矣,與物反矣」。

羅振玉曰:景龍本、敦煌辛本作「深遠」,庚本作「深矣遠」。又「與物反矣」,景龍本、敦煌辛本無「矣」字,庚本無此句。「然後」二字,景龍本、敦煌庚、壬二本無。「乃至」下,敦煌庚本有「於」字。

東條一堂曰:按一本無「然後」二字。孫礦考正亦云:「今本無『然後』二字。」今案嵇康養生論注「老子曰『與物反矣,乃至大順』」,亦無「然後」二字。

謙之案:嚴遵、河上、景福、柰卷、王羲之、傅、范均無「然後」二字,傅、范「至」上有「復」字,下有「於」字。文子自然篇引「與」上有「其」字,遂州、顧、趙至堅本首二句同此石。

【音韻】此章江氏韻讀:國、賊、國、福、式、式、德韻(之部,賊,徂力反),遠、反韻(元部)。鄧廷楨:賊、福、式、德韻,遠、反韻。奚侗:賊、福、式、式、德韻,遠、反、順韻。

江永古韻標準入聲第六部:「福」,筆力切。旁證引老子此章。顧炎武唐韻正入聲一屋:「福」,古音方墨反。引老子此章,曰「案此福與賊、式、德為韻」。旁證:詩經既醉首章:「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管子白心篇:「小取焉則小得福,大取焉則大得福,盡行之而天下服;殊無取焉,則民反,其身不免於賊。」又荀子大略篇:「能除患則為福,不能除患則為賊。」

右景龍碑本六十五字,敦煌本同,河上本六十七字,王本六十九字,傅本七十四字,范本七十一字。河上題「淳德第六十五」,王本題「六十五章」,范本題「古之善為道章第六十五」。

字數:1503,最後更新時間:2021-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