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杜蘅院丞相夢八仙
凝暉閣英陽誕雙男


再說魏公與鄭太常諸人,盡日賞玩於樂遊園,以至日色西沉,席散各歸。沈、白兩姬又隨後還府。

此時少卿適在內堂,魏公先請兩堂午安畢,俱白沈裊煙、白凌波於南征時邂逅之事,今日同車來歸之由,一一備告。少卿道:「也是有功之人,又已衽席之薦,今無容他說,只可一同收蓄罷。」丞相即命二姬拜於地下見謁。兩姬方才拜見,庾夫人道:「既是蟾、鴻同列,白娘況又龍王之女,何可在庭下拜禮?」少卿道:「夫人之教很是。」即令上堂禮見。兩人惶惑上堂,雙雙插燭也似拜了八拜,又向兩公主八拜。蘭陽道:「只可常禮罷。」二姬感激不盡,拜了四拜。兩公主舉袖,答以半禮。

又向秦、賈兩人相拜敘禮。將向桂、狄兩娘欲拜,蟾月忙就把手道:「等是同列,何用拜爲?」仍與接風,慰勞風霜遠程之勞。庾夫人隨命賜坐,看他一般是花月之貌,珠玉之姿。裊煙飄逸秀爽,一切洗盡閨閣脂粉之氣。凌波窈窕豐麗,宛然是宮中綺紈之像。兩公主不勝奇喜,秦、賈諸人俱爲愛敬,又是愛慕。丞相定以沁芳亭爲沈裊煙所居,蓼花漵爲白凌波所居。一室和和樂樂,有時設膳同桌,有時相尋話情。

烏兔迅速,居然已到臘月,離年日近。兩公主同秦、賈諸人,治辦年事祭酒。丞相著人打掃,收拾供器,開了宗祀,又打掃上屋,以備懸供。此時駙馬宮中,內外上下,皆爲忙忙碌碌。又打點送獻太太這邊的針線禮物。又捧了一茶盤押歲錁子,裏頭成色不少,也有梅花式的,也有海棠式的,也有筆錠如意的,也有七寶聯春的。庾夫人歡喜,收拾過了。

又於門上告道:「光祿寺領了禮賜關書到來。」丞相起身,出外迎接。光祿寺官員跟前拜上禮,丞相答禮。光祿寺官呈上一個黃布口袋,上有封條,就是「皇恩禮賜」四個大字。那一邊,又有禮部祠祭司的印記,一行小字,道是:「魏國公、駙馬都尉、丞相楊少游,恩賜永遠春祭賞,共二分,淨折銀若干兩,某年月日。」丞相換了靴帽,恭敬領受。

是年除日,又是臘日,復欽賜單子一件。忙展開雙手看時,上面寫著:「大鹿十隻,獐子二十隻,狍子二十隻,暹豬二十個,湯豬二十個,野豬二十個,家臘獵二十個,青羊十個,家湯羊二十個,家風羊二十個,鱘蝗魚一百個,各色雜魚一百斤,活雞、鵝、鴨各一百隻,風雞、鴨一百隻,野雞一百對,熊掌二十對,鹿筋二十斤,海參三十斤,鹿舌二十條。牛舌三十條,榛、鬆、桃、杏瓤各二口袋,大對蝦五十對,乾蝦一百斤,銀霜炭上等選用一千斤,柴炭三千斤,御田胭脂米二擔,碧糯五十斛,下用常米五百擔,各色乾菜二十擔。外有頑意兒:活鹿兩對,白兔兩對,黑兔兩對,活錦雞兩對,西洋鴨兩對。」丞相命主管伙計們一一收過了。

原來皇子、公主宮中,有年例內賜,臘日、離年,俱有定例。今年臘日同除夕,又是英陽、蘭陽兩公主同賜、比常倍數的。

又有兩個太監,馳馬到了大門外下馬,進內呈上諸宮娥孝敬兩公主金安新春、大喜大福、榮貴平安、加官進祿、萬事如意帖子;又有秦淑人、賈孺人,俱有金安帖子,百福千喜、子孫榮祿,各各分呈。兩公主,秦、賈二人,各自領受,多多賞賜太監還了。

如此,過了離年又迎春。元日以後,天天會年伯、親戚,吃過年酒,看戲,熱熱鬧鬧,忙亂了幾日,不必細述。

荏苒已到仲春,園內萬花爭發,柳色如織。魏公獨坐於梨花亭,鄭太常、韓翰林俱來。魏公欣然起迎,道:「兩兄來得正好。」茶罷,鼎坐,談到佳境,楊祭酒又來,魏公起身道:「哥哥,那裏得閒工夫臨過麼?」祭酒道:「今天適才告暇賞春來了。」魏公大喜,命進杯盤。自然是蘭陵美酒,山珍海味。

遂與開懷暢飲,劇談興濃。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直到花日西沉方散。

魏公此時酒醺頗惱,隨至杜蘅院,與英陽同坐,依靠背被困。忽然自外報道:「飲中八仙諸老爺臨過。」魏公驚喜,整衣出迎。但見八個仙人,俱是一般的仙風鶴骨,威儀儼然。相迎坐定,各各施禮。魏公定晴看時,也有錦袍玉帶的,也有袞冕牙笏、似王者威儀的,也有皂衣雲履的,也有葛巾野服、氣宇飄爽的。

個中一人開言道:「咱們是唐朝天寶時人。這皂衣雲履、爲首坐的,便是賀學士,自號四明狂客,以集賢學士乞歸田裏爲道士,詔賜鏡湖一曲。這東坐袞冕的,便是汝陽王,單諱 ,常醉於上前,不能下殿,皇爺遣人扶出之焉。這西邊玉帶的,便是左丞相李公,爲李林甫所惡,詠詩自歎云:『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這錦袍南向的,便是翰林學士李謫仙,一斗詩百篇,高力士以脫靴爲恥,潛於楊妃,遂浮游四方,詩酒寓情焉。這葛巾東面的三人:一是蘇戶部之子,名晉,年數歲,知爲文,作八卦編,王紹宗稱以後來之王粲,學浮屠,嘗與胡僧慧澄繡彌勒佛;一是世號張顛尉,字伯高,善草書,揮毫落紙如雲煙;一是焦公,名遂,口吃,對客不出一言,醉後應答如流,高談雄辯驚四筵。在下便是姓崔,雙名宗之,嘗以侍御史謫金陵,與李謫仙詩灑唱和,杜子美爲詩嘲之『舉觴白眼望青天』者,即是我了。咱們聞知丞相詩酒自娛,有出世之姿,特來相訪,謀與一醉。丞相肯許麼?」丞相大喜,欠身答道:「謹當惟命。」即令進酒。登時酒海殽山,水陸咸備。八仙大喜,輪流把杯。汝陽之三斗始朝天,焦公之五斗方桌然,正是爲今道也。八仙各說心曲。崔御史復道:「丞相建不世之勛,爲國盡忠,懷愛日之誠,爲親盡孝,福祿無量。今咱們欲托身高門而來,公其識之。」丞相感激不盡,欲起拜謝。跌足而覺,便是南柯一夢。

丞相不勝詫異。適才賈孺人入來,丞相起坐,時日已昏黑,屋裏已掌燈起來,丞相對英陽說起夢事,八仙托身而來,未知此夢應在何處?春娘喜的笑容可掬,道:「正是娘娘有喜兆。」英陽道:「何須獨謂我呢?丞相有八個麟兒之兆。」丞相道:「何可望之,總是喜征,且看來後罷。」仍爲就寢。

朝起入朝,朝退歸家,先省少卿夜安,來侍庾夫人於群芳院。時兩公主與六娘子俱侍太太膝下,丞相遂以昨日夢事告於太太。庾夫人道「多是吉兆,如得八個兒孫,八仙之後身,吾家之慶,惟願如八仙之言。」蘭陽諸人,無不歡喜,俱望有喜事。因說些家常閒話,各自散歸。

自此,英陽公主首先懷孕。又過月餘,賈孺人、秦淑人、桂蟾月次第有娠。又覺又到了至月一日,英陽娘娘有些腹中不便。楊氏家法,解娩別有產室。杜蘅院之產室是凝輝閣。英陽移居凝渾閣,未及坐草,已誕下一個男兒。

先是庾夫人已經尋收生穩婆及幾個奶娘。太后娘娘別的擇求於宮娥親戚中年紀壯少、頭產好奶的娘兒數人,預送等候。

嬰兒才下地,隱婆雙手奉來,安臥絨上。英陽氣喘肚疼,穩婆方悶胎衣不下,氣不舒,服從草上。忽然又出嬰兒聲,又誕下一男。穩婆知是一胞雙男,安安穩穩的奉出分胎,安措襁褓上,告於太太、丞相雙男之由。此時,瘐夫人、丞相、蘭陽諸娘俱在窗外審候,俱爲大喜。兩個乳娘一時分領收育。

又安安到了三朝,鄭司徒、鄭太常、謝吏部、李都尉、楊祭酒諸公,一時來會,紛紛賀喜,大開喜筵。少卿不勝歡喜,命家人使奶娘抱出新生兩兒來,諸公喜愛看玩,方口大耳,一樣的俊俏岐嶷,各各贊喜不已。

楊少卿請鄭司徒命名。鄭太常對丞相道:「我聞丞相有異夢於懷孕時,何不以是命名?」司徒道:「有甚異兆?老夫願聞焉。」丞相遂將飲中八仙齊來飲酒,自言托身夢事,一一告說。

鄭司徒一面歡欣,一面詫異道:「真真是吉兆。亟相必有八個兒子。宜以八仙名命名罷。」丞相道:「亦有是思。《八仙歌》中,賀知章爲首,李 又其次。今既得二子,一以章兒命名,因用其字爲季真;一以 兒命名,字以汝陽。則何如?」司徒諸公俱爲稱善。

司徒復次第抱來兩兒在膝上,道:「好一對寧馨兒!」歡喜的很,看了半日,遞與乳媼,以黃金二錠爲新兒見面之禮,分與奶娘。席上諸公俱有賞賜。奶娘接兒,抱在懷裏還內。此時,太后娘娘賞賜緞絹三十端,爲孩兒襁褓之資。諸公飲到日斜方散。

居然瞬目之間,又到了新年,春序過半,清明佳節。秦淑人、賈孺人、桂娘子各避產室,次第解娩,俱是得男。秦淑人先一日產下,賈、桂兩娘便是一日後先娩下。丞相深喜,賜名適兒,字樂聖;一賜名宗兒,字望天;一賜名蘇兒,字子晉。

蓋以八仙中蘇晉與汝陽王■避同音,以其姓爲名,以名錫字。各就乳娘收育。

太后娘娘還欠蘭陽懷孕之尚遲。光陰倏忽,容易又到夏秋之交。蘭陽公主忽然身體乏懶,飲食厭酸。英陽知蘭陽喜兆,尤覺歡欣。一月之間,狄娘又有娠,各自保護。及至滿月,蘭陽先誕一個玉貌麟兒,狄娘後二日娩得一女。太后娘娘自蘭陽懷孕之後,日日使宮娥燒香禮佛,極盡祈福之方,另擇奶娘等候多時,今得麟兒,不勝大喜。蘭陽安安到了三朝,太后娘娘、萬歲皇爺各爲欽賜奶娘金銀綵帛,非同小可。

丞相發貼,邀請諸姻親、宗族,大開宴筵於綴錦樓,便是少卿所居。天子命朝臣老成人陪筵。此時,鄭鄤、虞喜南、王世爵、李世迪、狄弼琦、葉向高、張居正、楊璉諸年伯承旨來會。楊少璉又於含芳亭迎鄭雲鎬、韓浩吉、趙應度諸僚,一時娛樂。真是滿堂珠履,一天需〔霞〕云。丞相念起征倭時戰伐同勞之事,復特請李尚好、廖鋼、萬世業、孟國輝諸武班參座。

各各獻茶畢,駙馬都尉李世迪命招乳娘,抱來新生兒出外。

鄭司徒又使章兒、 兒出來。謝吏部諸人向少卿賀福祿無量,少卿一頭謙讓,一頭高興,隨命家人走入裏面,六男一女一同抱來。此時,章兒、 兒業已三歲,也能解言,能走;適兒等三人又是過初度有月。也有呼爺娘的,也有解腳步的,個個馨香,人人珠玉,一座耀目。鄭司徒諸公輪流抱在膝上,撫頂挽手,疼愛喝采。

丞相向李都尉說:「新兒名白兒,字詩仙。」眾賓稱善道:「尚餘張旭、焦遂兩仙了」丞相微笑,又賜女兒名繡蕙。李都尉賜賞白兒奶娘緞綾三端,白銀二錠。鄭司徒又賞諸奶娘白金各一錠。眾賓客無不將綵帛厚賞,以助歡樂。又各說怕風戒冷,俱令還內。章兒二人,尚在鄭司徒座下,索果子爭吃。司徒奇喜,手揀柔軟的拍瓢桃、杏仁給喂,抱還。大家擺進大宴暢飲,到夕方散。丞相下階,至二門前送了。

次日,天子別命夏太監,特賜黃金百鎰,彩緞三十度,有旨道:「魏國公六子,俱是玉琢金雕,係是皇家戚聯,不徒魏公家之洪福,實國之禎祥。朕甚嘉悅。」少卿下庭九拜,叫頭謝恩。丞相朝見,頌禱聖恩,退還,遂將恩賜金帛分與親戚,一爲皇爺恩頒,二來爲孩兒惜福。諸族莫不歡喜感歎。此是慢話,按下不題。

且說光陰如梭,又過了兩度寒暑。英陽公主、賈孺人、桂蟾月、秦淑人、狄驚鴻各產一女。先是英陽一夜夢見一位仙娥,繡袂瓢搖,環佩鏘鏘,自天而下,手持繡錦六片贈與道:「王母娘娘所遺,貴主隨意取之。」英陽接來看時,便是細繡芝蘭諸草,文采燦爛,間架精密,十分可愛。英陽喜愛,自取繡蘭一片,欲爲分與諸娘。蘭陽在傍道:「妹妹不用這繡,爲諸娘自分罷。」白、沈兩娘又不願取,惟狄娘獨取二繡,翻然起攪,心甚詫異,也說夢事於丞相。丞相笑道:「多是弄瓦之兆。第看不敢者,與取二者,牢記著。以俟來後如何驗也不驗也罷。」至是,英陽及諸娘子一時誕下女孩兒,好似英陽夢繡光景一般。丞相尤爲詫異,遂以繡字定名:英陽誕兒以驗,英陽自取繡蘭;賈孺人生女,名爲繡芸;桂娘生女,名爲繡芝;秦淑人產女,名繡蘅;狄娘產女,名繡蓮。自然各各奶娘領收抱育。

此後秦淑人、沈裊煙又各生一子。命名旭兒,字伯高,沈氏所誕也。名遂兒,字卓然,秦氏所誕也。總是八男六女。於是丞相八仙之夢,英陽六繡之兆,一毫不爽。各說往事,尤感神明之先示。

話休絮煩。且說魏國公五日一朝之外,日與鄭太常,韓、趙兩翰林,同楊祭酒飲酒談情,賦事探景,或至夜深方散。客散,則陪話少卿夫妻,日三承安。又與兩公主隨意往紫菱州、夢友館諸娘之所,有時登樓賞花,臨池弄魚,極盡安閒之樂。

此時,章兒、 兒年爲六歲,俱能做對弄筆,念念詩詞,往往有夙儒不及之句語,不但才情敏捷,立意清新。適兒等三人爲五歲,俱通《孝經》章句,一讀便會,毫不費力。女兒六人俱是品貌秀麗,明敏異常,比花穩重,比月聰慧。旭兒二個也能解笑解言,起立學步,走來走去。又是繡蘭諸女兒,嬌嬌嬈嬈,頑耍弄玩。兩公主、六娘子各自追隨花朝月夕,或猜謎行令,或呼盧擲戲,一室和和融融。

一日,諸娘侍庾夫人用過早饌,各自散坐。吃茶畢,英陽起身,先還杜蘅院,桂蟾月隨後同來。英陽顧謂:「桂娘來得有趣,我正欲起一個法兒,好行一令。」說話之間,已至門首。常侍的老媽婉如迎道:「剛才娘娘去群芳院後,司徒府送來怎麼一小小包裹,奴婢不敢擅自受回。等了這半天,尚在二門外了。」英陽道:「有甚包裹?且看取來。」未知所來何物?且看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