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雅注疏卷七

釋水第十二


【疏】「釋水第十二」。○釋曰:《說文解字》云:「水,準也。北方之行,象眾水並流、中有微陽之氣也。」《白虎通》云:「水之爲言淮也。」是平均法則之稱。此篇釋諸水之名,故曰釋水。

泉一見一否爲瀸。(瀸,纔有貌。見,現。否,卑美反。瀸,纖。)

【疏】「泉一見一否爲瀸」。○釋曰:《說文》云:「泉,水原也。」言此泉其水有時出見、有時不出而竭涸者名瀸。謂瀸微也。故注云:「纔有貌。」

井一有水一無水爲瀱汋。(《山海經》曰:「天井夏有水冬無水。」即此類也。○瀱,計。汋,仁捉切。)

【疏】「井一有水一無水爲瀱汋」。○釋曰:《說文》云:井,鑿地取水也。《釋名》云:「井,清也,泉之清潔者也。《世本》云伯益作,亦云黃帝始穿。此言井或一時有水、一時無水者名瀱汋也。

○注「山海」至「類也」。○釋曰:案《中山經》云:帝囷山「東南五十里,曰視山,其上多韭。有井焉,名天井,夏有水,冬竭」者是也。《孫子兵法》云:「地陷曰天井。」然則非人爲之者曰天井。云「即此類也」者,以此經但言井,《山海經》言天井,非正相當,故云「類也」。

濫泉正出。正出,湧出也。(《公羊傳》曰「直出」,直猶正也。)

【疏】「濫泉正出。正出,湧出也」。○釋曰:《詩·大雅·瞻卬》云:「觱沸檻泉。」故此釋之也。《詩》言「檻泉」者,正直上出之泉也。其水湧出,故更云「正出,湧出也」。李巡曰:「水泉從下上出曰湧泉。」濫、檻音義同。

○注「《公羊》」至「正也」。○釋曰:案,昭五年傳云:「叔弓帥師敗莒師於濆泉。濆泉者何?直泉也。直泉者,湧泉也。」是其事也。郭云「直出」者,蓋以義言之。彼言直,此言正,其意一也。故云「直猶正也」。

沃泉縣出。縣出,下出也。(從上溜下。○縣,音玄。)

【疏】「沃泉縣出」至注「從上溜下」。○釋曰:李巡亦云水泉從上溜下。然則相傳爲然也。《曹風》云:「洌彼下泉。」則此沃泉也。

氿泉穴出。穴出,仄出也。(從旁出也。○氿,軌。仄,側。)

【疏】「氿泉穴出」至注「從旁出也」。○釋曰:李巡曰:「水泉從旁出名曰氿。氿,仄出。」是側出曰氿泉也。《大東》云「有洌氿泉」是也。

湀辟,流川。(通流。○湀,揆。)

【疏】「湀辟,流川」。

○注「通流」。○釋曰:《說文解字》云:「川,貫穿通流水也。《虞書》曰『浚畎澮距川』,言深畎澮之水會爲川也。」《釋名》云:「川,穿也。穿地而流也。」然則湀辟者,則通流大川之別名也。

過辨,回川。(旋流。○過,古禾切。辨,片。)

【疏】「過辨,回川」。

○注「旋流」。○釋曰:回,旋也。言川水之中有迴旋而流者,名過辨。

灉,反入。(即河水決出,復還入者。河之有灉,猶江之有沱。○灉,於用切。)

【疏】「灉,反入」。○釋曰:反,復也。謂河水決出而復入河者名灉。即下云「水自河出爲灉」是也。

沾,沙出(今江東呼水中沙堆爲沾,音但。)

【疏】「沾,沙出」。○釋曰:言沾者是沙堆於水中之名也。故曰沙出。

汧,出不流。(水流潛出,便自停成汙池。○汧,音牽。)

【疏】「汧,出不流」。○釋曰:謂水泉潛出停成汙池者名汧。《地理志》云:扶風汧縣,「雍州弦蒲藪。汧出西北,入渭」。以其初出不流,停成弦蒲澤藪,故曰「汧,出不流」也。其終則入渭也。

歸異出同流,肥。(《毛詩》傳曰:「所出同,所歸異爲肥。」)

【疏】「歸異出同流,肥」。○釋曰:謂小水支分歸入大水則異、其泉源初出則同流者,名肥。即《詩·邶風·泉水》云:「我思肥泉,茲之永歎。」毛傳云:「所出同,所歸異爲肥泉。」是也。

瀵,大出尾下。(今河東汾陰縣有水口如車輪許,濆沸湧出,其深無限,名之爲瀵。馮翊郃陽縣復有瀵,亦如之。相去數里而夾河,河中陼上又有一瀵,瀵源皆潛相通。在汾陰者,人壅其流以爲陂,種稻,呼其本所出處爲瀵魁,此是也。尾猶厎也。○瀵,音糞。)

【疏】「瀵,大出尾下」。○釋曰:尾猶厎也。言源深大出於厎下者名瀵。瀵猶灑散也。

○注「今河」至「厎也」。○釋曰:河東、馮翊者皆郡名也。云「河中陼上」者,陼謂水中可居之小者。云「人壅其流以爲陂種稻」者,澤障曰陂,謂人畜壅此水以爲陂澤,而溉稻田也。云「瀵魁」者,魁,帥也,首也。以其水源,故謂之魁也。

水醮曰厬。(謂水醮盡。○厬,音軌。)

【疏】「水醮曰厬」。○釋曰:醮,盡也。凡水之盡皆曰厬。厬,則竭涸之一名也。

水自河出爲灉,(《書》曰:「灉沮會同。」)濟爲濋,汶爲灛,洛爲波,漢爲潛,(《書》曰:「沱潛既道。」○濋,楚。汶,問。灛,闡。沱,陀。)淮爲滸,江爲沱,(《書》曰:「岷山導江,東別爲沱。」)濄爲洵,潁爲沙,汝爲濆。(《詩》曰:「遵彼汝墳。」皆大水溢出,別爲小水之名。○濄,烏禾反。潁,餘頃反。濆,墳。)

【疏】「水自」至「汝爲濆」。○釋曰:此十者皆大水分出,別爲小水之名也。

○注「《書》曰:『灉沮會同。』」○釋曰:《禹貢》兗州云:「雷夏既澤,灉沮會同。」孔安國云:「雷夏,澤名。灉、沮二水,會同此澤。」引之證水自河出別名爲灉也。

○注「《書》曰:『沱潛既道。』」○釋曰:《禹貢》梁州云:「岷、嶓既藝,沱、潛既道。」孔安國云:「岷山、嶓塚,皆山名。沱、潛,發源此州,入荊州。」案《地理志》云:蜀郡有湔道,「岷山在西徼外,江水所出也」。隴西郡西縣,「嶓塚山,西漢水所出」。是二者皆山名也。沱出於江,潛出於漢,二水發源此州,而入荊州。故荊州亦云「沱潛既道」。案,郭氏《音義》云:「沱水自蜀郡都水縣揃山與江別而更流。」又云:「有水從漢中、沔陽南流至梓潼、漢壽,入大穴中通峒山下西南潛出,一名沔水。舊俗云即《禹貢》潛也。」郭氏此言,並解梁州沱潛也。然則此注言「《書》曰」者,亦指梁州者也。所以荊州亦有沱潛者,蓋以水從江、漢出者,皆曰沱潛。所以荊梁二州皆有也。

○注「《書》曰:『岷山導江,東別爲沱。』」○釋曰:亦《禹貢》文也。孔安國云:「江東南流,沱東行。」引之證江水溢出名沱也。

○注「《詩》曰:『遵彼汝墳。』」○釋曰:此《周南·汝墳》篇文也。毛傳云:「汝,水名也。墳,大防也。」毛意以爲伐薪宜於厓岸之上,故以大防解之。郭意以爲汝濆所分之處有美地,因謂之濆。且毛傳墳從土,此濆從水,所以異也。

水決之澤爲汧。(水決入澤中者亦名爲汧。)

【疏】「水決之澤爲汧」。○釋曰:凡水爲人所決陂障爲澤者,亦與上「出不流」者同名汧也。

決復入爲汜。(水出去復還。)

【疏】「決復入爲汜」。○釋曰:凡水決之岐流復還本水者名汜。《詩·召南》云「江有汜」是也。

「河水清且瀾漪」,大波爲瀾,(言渙瀾。○瀾,蘭。漪,衣。)小波爲淪,(言蘊淪。)直波爲徑。(言徑侹。)

【疏】「河水」至「爲徑」。○釋曰:案《詩·魏風·伐檀》篇云:「河水清且漣漪。」又曰:「河水清且直漪。」又曰:「河水清且淪漪。」故此釋之。毛傳云:「風行水成文曰漣。」「直,直波也。」「小風,水成文轉如輪也。」李巡云:「分別水大小曲直之名。」郭氏云:瀾「言渙瀾」,淪「言蘊淪」,徑「言徑侹」。然則瀾、直、淪,論水波之異。漪,皆辭也。案《詩》漣、淪皆言波。名直波,不言徑而言直,又在淪漪前者,取韻故也。瀾、漣雖異而義同。「瀾漪」先舉《詩》文然後釋之,直、淪不舉者,省文,從可知也。

江有沱,河有灉,汝有濆。(此故上水別出耳,所作者重見。)滸,水厓。(水邊地。)

【疏】「滸,水厓」。

○注「水邊地」。○釋曰:謂水邊厓岸之地別名滸。李巡曰:「滸,水邊地名,厓也。」《詩·大雅·江漢》云「江漢之滸」是也。

水草交爲湄。(《詩》曰:「居河之湄。」○湄,音眉。)

【疏】

○注「《詩》曰:『居河之湄。』」○釋曰:此《小雅·巧言》之篇文也。以《詩》有此言,故釋之。云「水草交爲湄」,李巡曰:「水中有草木交會曰湄。」今《詩》作麋,音義同。

「濟有深涉,(謂濟渡之處。○濟,子細切。)深則厲,淺則揭」。揭者,揭衣也。(謂褰裳也。○揭,上二字音憩,下丘竭切。)以衣涉水爲厲。(衣謂禪。)繇膝以下爲揭,繇膝以上爲涉,繇帶以上爲厲。(繇,自也。○繇音由。 上,時掌反。)

【疏】「濟有」至「爲厲」。○釋曰:案《詩·邶風·匏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故此先引《詩》文,然後釋之。云「揭者,揭衣也」。謂度處水淺,惟褰裳可涉者名揭。

○注云「謂褰裳也」者,對文言之,則在上曰衣,在下曰裳;散而言之則通。是以此經言「揭衣」,注言「褰裳」。《曲禮》云:「兩手摳衣去齊尺。」衣亦謂裳也。云「以衣涉水爲厲」者,此衣謂褌也。言水深至於褌以上者而涉渡者,名厲。云「繇膝以下爲揭」者,此更釋揭、涉及厲之名。繇與由同,繇,由也。言水淺自膝以下爲揭,水差深自膝以上者爲涉,水若深至衣帶以上者爲厲。

○注云:「繇,自也」,釋詁文。

潛行爲泳。(水厎行也。《晏子春秋》曰:「潛行,逆流百步,順流七里。」)

【疏】「潛行爲泳」。○釋曰:謂人潛隱水厎而行者,名爲泳。《詩·周南·漢廣》云:「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是矣。

○注「《晏子》」至「七里」。○釋曰:晏子者,名嬰,諡平仲,相齊景公,孔子稱善與人交者也。著書謂之《晏子春秋》。云:景公蓄勇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力搏於虎聞。晏子過而趨,三子者不起,晏子見公,請去之。公乃使人餽之二桃,令三子計功而食。公孫接曰:「接一搏特猏,再搏乳虎,若接之功,可以食桃,而毋與人同矣。」援桃而起。田開疆曰:「吾杖兵卻三軍者再,若開疆之功,可以食桃,而毋與人同矣。」援桃而起。古冶子曰:「吾嘗從君濟於河,黿銜左驂以入砥柱之中流。當是時也,冶少不能遊,潛行,逆流百步,順流九里,得黿而殺之,左操馬尾,右挈黿頭,鶴躍而出。津人皆曰:『河伯也!』冶之視之,則大黿之首也。若冶之功,可以食桃,而毋與人同矣。」二子恥功不逮而自殺,古冶子亦自殺。是其所引之文也。以證潛行爲泳之事也。但彼作九里,此作七里,蓋傳寫誤或所見本異也。

「汎汎楊舟,紼縭維之。」紼,𦆽也。(𦆽,索。○紼,弗。縭,離。𦆽,律。)縭,緌也。(緌,系。○緌,加誰切。)

【疏】「汎汎」至「緌也」。○釋曰:「汎汎楊舟,紼縭維之。」此《詩·小雅·采菽》篇文也。云「紼,𦆽也。縭,緌也」,此釋《詩》紼、縭之義也。李巡云:「𦆽,竹爲索,所以維持舟者。」郭云:「緌,系。」孫炎云:「舟止系之於樹木,戾竹爲大索。」然則紼訓爲𦆽;,𦆽是絙。縭訓爲緌,緌又爲系。正謂舟之止息以絙系而維持之也。

天子造舟,(比船爲橋。○造,七到切。)諸侯維舟,(維連四船。)大夫方舟,(並兩船。)士特舟,(單船。)庶人乘泭。(並木以渡。泭,音桴。)

【疏】「天子」至「乘泭」。○釋曰:此釋尊卑橋船之異制也。云「天子造舟」者,《詩·大雅·大明》云「造舟爲梁」是也。言「造舟」者,比船於水,加版於上,即今之浮橋。故杜預云:「造舟爲梁,則河橋之謂也。」「維舟」以下,則水上浮而行,但船有多少爲差等耳。云「庶人乘泭」者,《詩·漢廣》云:「江之永矣,不可方思。」毛傳云:「方,泭也。」《釋言》云:「舫,泭。」郭注云:「水中篺筏。」《論語》曰:「乘桴浮於海。」注云:「桴,編竹木,大曰筏,小曰桴。」是也。桴、泭音義同。

水注川曰谿,注谿曰谷,注谷曰溝,注溝曰澮,注澮曰瀆。(此皆道水轉相灌注所入之處名。○澮,古外切。)

【疏】「水注」至「曰瀆」。

○注「此皆道水轉相灌注所入之處名」也。○釋曰:郭云:「轉相灌注」者,蓋以川瀆皆水之大者也。《虞書》云:「浚畎澮距川。」下云「江、河、淮、濟爲四瀆」是也。今若言「水注川曰谿」,謂水之注入川者名谿,則注入溝者名澮,溝小如澮豈能容乎?若言「注溝曰澮」,謂注溝水入之名澮,則注川水入之者名谿,杜預云:「谿,亦澗也」,豈能容受川水乎?然則「水注川曰谿」,是澗、谿之水注入於川也。故李巡云:「水出於山入於川曰谿。」「注谿曰谷」,謂山谷中水注入澗谿也。「注谷曰溝」,此以下與上不類,謂山谷中水無澗谿者,注入平地之溝。溝廣深四尺。

○注云:澮「廣二尋,深二仞」。「注溝曰澮」,謂注溝水入之者名澮。

○注澮水入之者名瀆。故注云「轉相灌注」也。

逆流而上曰溯洄,順流而下曰溯遊。(皆見《詩》。○溯,音素。)

【疏】「逆流」至「溯遊」。

○注「皆見《詩》」。○釋曰:案《詩·秦風·蒹葭》云:「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是也。孫炎曰:「逆渡者,逆流也。順渡者,順流也。」然則逆流順流,皆謂渡水有逆順也。

正絕流曰亂。(直橫渡也。《書》曰:「亂於河。」)

【疏】「正絕流曰亂」。○釋曰:正,直也。謂橫絕其流而直渡,名曰亂。

○注「《書》曰:『亂於河。』」○釋曰:案《禹貢》梁州云:「入于渭,亂於河。」孔安國云:「越沔而北入渭,浮東渡河而還帝都曰所治。」以帝都在河之東,故直橫渡河,陸行而還帝都也。彼孔氏引此文,故以爲證也。

江、河、淮、濟爲四瀆。四瀆者,發源注海者也。

【疏】「江河」至「者也」。○釋曰:案《白虎通》云:「瀆者何?謂瀆。中國恬濁,發源而注海,其功著大,稱瀆也。」案《禹貢》云:「導河積石,至於龍門;南至於華陰,東至於底柱;又東至於孟津,東過洛汭,至於大伾;北過降水,至於大陸;又北,播爲九河,同爲逆河,入於海。」「岷山導江,東別爲沱;又東至於澧,過九江,至於東陵;東迤北,會於匯;東爲中江,入於海。導沇水,東流爲濟,入於河,溢爲榮;東出於陶丘北,又東至於菏;又東北,會於汶;又東北,入於海。導淮自桐柏,東會於泗、沂,東入於海。」是發源注海者也。

水泉。

【疏】「水泉」。○釋曰:題上事也。下皆仿此。

水中可居者曰洲,小洲曰陼,小陼曰沚,小沚曰坻,人所爲爲潏。(人力所作。○陼,渚。坻,池。潏,述。)水中。

【疏】「水中」至「爲潏」。○釋曰:此一段釋水中之地名也。故下題云「水中」。案,李巡云:「四方皆有水,中央獨可居,但大小異其名耳。若人所作者則名潏。」《周南》云:「在河之洲。」《召南》云:「江有渚。」《采蘩》云:「于沼於沚。」《秦風·蒹葭》云:「宛在水中坻。」是其所出之文也。

河出昆侖虛,色白。(《山海經》曰:「河出昆侖西北隅。」虛,山下基也。)所渠並千七百,一川色黃。(潛流地中,汩潄沙壤,所受渠多,眾水溷淆,宜其濁黃。)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公羊傳》曰:河曲流,河千里一曲一直。)河曲。

【疏】「河出」至「一直」。○釋曰:此一段釋河源所自及遠近曲直之勢也。故下題云「河曲」。云「河出昆侖虛,色白」者,昆侖,山名。虛,山下基也。言河源出於昆侖山下之基,其初纖微,源高激湊,故水色白也。云「所渠並千七百」者,謂所受之渠,並計凡有一千七百也。云「一川色黃」者,以其所受渠多,沙壤溷淆,故爲一川而水色黃也。云「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者,此河自然之勢也。故謂之「河曲」。

○注「山海」至「北隅」。○釋曰:案《海內西經》云:「帝之下都,昆侖之虛,方八百里,高萬仞。」「河水出東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即西北而北,入禹所導積石山。」又《北山經》云:「敦夢山,敦夢水出焉,西注泑澤。出乎昆侖東北隅,實爲河源。」郭注云:即「河出昆侖虛」也。今注云「西北」者,蓋所見本異或傳寫誤。

○注「潛流」至「濁黃」。○釋曰:云「潛流地中」者,案《漢書·西域傳》云:「河有兩源:一出蔥嶺,一出於闐。于闐在南山下,其河北流與蔥嶺河合,東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鹽澤者,去玉門陽關三百餘里,廣袤三四百里,其水停居,冬夏不增減,皆以爲潛行地下,南出於積石,爲中國河。」又《山海經》云:「不周山,東望泑澤,河水之所潛也,其源渾渾泡泡。」郭注云:「河出昆侖,潛行地下至蔥嶺山、于闐國復分流岐出,合而東流注泑澤。又復潛行,南出於積石而爲中國河。」泑澤,一名蒲昌海。潛行,渾渾泡泡,水濆湧之貌,是潛流地中也。《說文》云:汩,水流也。溷,濁也。淆,雜亂也。言水流潄其沙壤,所受之渠又多,眾水溷濁雜亂,所以宜其水濁且黃也。

○注「《公羊》」至「一直」。○釋曰:此文十二年傳文也。案,彼經云:「晉人、秦人戰于河曲。」傳云:「曷爲以水地?河曲疏矣,河千里而一曲也。」言其河曲之地疏闊,故可戰也。引之證河必千里一曲一直之義。然此注以「疏」爲「流」,又加「一直」字,誤也。

徒駭、(今在成平縣,義所未聞。駭,諧秸切。)太史、(今所在未詳。)馬頰、(河勢上廣下狹,狀如馬頰。)覆鬴、(水中可居,往往而有,狀如覆釜。○覆,扶服切。鬴,父。)胡蘇、(東莞縣今有胡蘇亭,其義未詳。)簡、(水道簡易。)絜、(水多約絜。)鉤盤、(水曲如鉤流盤桓也。)鬲津。(水多阨狹,可隔以爲津而橫渡。○鬲,革。)九河。(從《釋地》已下至九河,皆禹所名也。)

【疏】「徒駭」至「鬲津」。○釋曰:案《禹貢》云:「九河既導。」故此釋其名,下即題云「九河」也。李巡曰:「徒駭者,禹疏九河以徒眾起,故曰徒駭。大史,禹大使徒眾,通其水道,故曰大史。馬頰,河勢上廣下狹,狀如馬頰也。覆釜,水中多渚,往往而處,形如覆釜。胡蘇,其水下流,故曰胡蘇。胡,下也。蘇,流也。簡,大也。河水深而大也。絜,言河水多山石,治之苦絜。絜,苦也。鉤盤,言河水曲如鉤,屈折如盤也。鬲津,河水狹小,可隔以爲津也。」孫炎曰:「徒駭,禹疏九河用功雖廣,眾懼不成,故曰徒駭。胡蘇,水流多散胡蘇然。」其餘同李巡。郭云:「徒駭,今在成平。」「東光縣今有胡蘇亭。」馬頰、覆鬴、鬲津之名同李巡。絜,云水多約絜。鉤盤,水曲如鉤流盤桓也。餘名皆云其義未詳。計禹疏九河,云復其故道,則名應先有,不宜徒駭、太史因禹立名,此郭氏所以未詳也。或九河雖舊有名,至禹治水更別立名,即此所云是也。《漢書·溝洫志》:成帝時,河堤都尉許商上書曰:「古記九河之名,有徒駭、胡蘇、鬲津,今見在成平、東光、鬲縣界中。自鬲津以北至徒駭,其間相去二百餘里。」是知九河所在,徒駭最北,鬲津最南。蓋徒駭是河之本道,東出分爲八枝也。許商上言三河,下言三縣,則徒駭在成平,胡蘇在東光,鬲津在鬲縣,其餘不復知也。此九河之次,從北而南,既知三河之處,則其餘六者:太史、馬頰、覆釜,在東光之北,成平之南;簡、絜、鉤盤,在東光之南,鬲縣之北也。其河填塞時有故道。鄭玄云:「周時齊桓公塞之同爲一河。」今河間弓高以東至平原鬲津,往往有其遺處。《春秋緯寶乾圖》云:「移河爲界,在齊呂填閼八流以自廣。」鄭玄蓋據此文爲桓公塞之也。言閼八流拓境,則塞其東流八枝,並使歸於徒駭也。此九河之名義也。案,胡蘇在東光,定本注作東筦,「筦」當作「光」,字之誤也。○「從《釋地》已下至九河,皆禹所名也。○釋曰:謂《釋地》已下凡四篇,其中五嶽、四瀆及諸山川、丘陵之名皆禹所制也。然山川等名其來尚矣。治水之後,更復改新。言此名是禹所制,非禹始爲名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6664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