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清代乾隆三十七至四十七年間修《四庫全書》,著錄之書凡三千四百六十一種,七萬九千三百九卷;存目之書凡六千七百九十三種,九萬三千五百五十一卷。四庫全書館又將著錄、存目之書,匯列書名,繕寫總目,每目之下將一書原委,撮舉大凡,並詳著書人姓名、世次、爵里,成《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其間「南北二才子」之北才子紀昀爲總纂官,閱十三年,始終其事,全書體例皆其所定。每進一書,輒仿劉向、曾鞏例作提要一篇。李慈銘《越縵堂日記》曰:「今之言修四庫書者,盡歸功文達。然文達雖名博覽,而於經史之學則實疏,集部尤非當家……經則力尊漢學,識詣既真,別裁自易」。任松如《四庫全書答問》曰:「吾國王者專斷,以乾隆爲極。致其於四庫書,直以天祿石渠,爲腹誹偶語者之死所,不僅欲以天子黜陡生殺之權,行仲尼褒貶筆削之事已也。刪改之橫,製作之濫,挑剔之刻,播弄之毒,誘惑之巧,搜索之嚴,焚燬之繁多,誅戮之慘酷,鏟毀鑿僕之殆遍,摧毀文獻,皆振古所絕無。雖其工程之大,著錄之富,足與長城、運河方駕,迄不能償其罪也」。此則爲清修《四庫全書》之定評。「全書」之纂實濫,「提要」之作實疏,僅武陵余嘉錫前輩一人即辯證其誤四百九十篇,成書二十四卷,蓋其舛可知矣。

余嘉錫前輩博覽群書,以五十餘年之功力辯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之誤,其書於我國古代歷史、文學、哲學及版本目錄等學,皆有極大參考價值。其二十四卷《四庫提要辨證》實爲讀《四庫全書總目》所必備之書。張之洞《輶軒語》曾向諸生「指一良師」,曰:「將《四庫全書提要》讀一過,即略知學問門徑矣」。讀《四庫全書總目》一過,能辨其誤有如余嘉錫前輩者幾無,所以,《四庫提要辨證》又可謂良師中之良師矣。

余多年研習易學,讀《四庫提要辨證》受益匪淺。然有感余嘉錫前輩自謂「自念平生於經部所得不深」語,竊見其經部易類之十篇辯證文字僅以《四庫全書總目》爲藍本,並不曾以書之內容核對《提要》之誤,則斗膽而動續補《四庫提要辨證》(經部易類)之心。數年以來,於《四庫全書》經部易類著錄之百五十八部書中成辯證文字十五篇,於存目之三百十七部中成辯證文字五篇。今不揣固陋,彙集成帙,以就教於方家。余亦引余嘉錫前輩之語曰:「勿徒以詆訶古人爲余罪,而能入我室操我戈以伐我,使我得有所啟牖,則余之厚幸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