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劉彥威三敗貝州城
胡永兒大掠河北地


從來叛亂數應然,也是朝廷政未全。
試看聖明全盛日,放牛歸馬任安眠。

話說大宋慶曆年間,仁宗皇帝雖然聖明,卻被奸臣夏辣蒙蔽,引用王拱辰、魚州詢等一班小人,造言生事,謀害忠良,一連罷去了六個賢臣。那六個?文彥博,韓琦,富弼,范仲淹,歐陽修,包拯。他六個都是老成練達,肯替國家做好事的。自六個去後,夏辣受樞密使之職,專一妒賢嫉能,招權納賄。所以州縣多有貪官,天下不得太平。西夏反了趙元昊,廣南反了儂智高,都未收復。今日貝州反了王則,也爲著貪官而起。當時貝州一州的官,只走得通判董元春,提點田京。兩個逕至京師,把反情奏知朝廷。仁宗天子聞奏,便召樞密院官商議。夏辣奏道:「此乃知州張德不放錢米,一時激變軍心,非地方之反叛也。不煩聖慮,臣保一人乃冀州太守劉彥威。此人將門之子,文武雙全。只消此人領著本部人馬前去,相機剿撫,可保無虞。」仁宗准奏,即忙傳下聖旨,令冀州太守速領本部人馬,逕往貝州,或撫或勦,一任便宜行事,事平之後,論功陞賞。

這太守姓劉名彥威,雖然是文科出身,家世將門,精通韜略。使一柄大桿刀,有萬夫不當之勇。當日接了敕警,便請都監茹剛商議。茹剛道:「聞得貝州一夥妖人作耗,廣有神通,須當量力而進,不可輕敵。」劉彥威大笑道:「劉某曾讀詩書,自古道:『邪不勝正』,吾仗天威討誅反賊,有何懼哉!」當下擇個吉日,點起本部五千人馬,茹剛領一千人爲前部先鋒。牙將段雷,領一千人馬爲合後。自己統三千人馬爲中軍。一齊進發,殺奔貝州來。

卻說貝州報子探聽得劉彥威起兵,飛馬來報王則。貝州一州人都慌了。王則雖然學得些武藝,從未經過戰陣,也不免恐懼。急請左黜、張鸞、卜吉三個人來商議。

說話的,問你彈子和尚到那裏去了?看官有個緣故,那和尚三遍到白雲洞袁公處盜法時節,曾到白玉香爐前誠心禱告,發願替天行道,不敢爲非,只爲不識天書,虧得聖姑姑辨認。就同聖姑姑和左黜三個,一齊修鍊。因見聖姑姑說:河北三十六州合當換主,眾人該得輔助王則,除滅貪官污吏,這都是天數。彈子和尚信了這般言語,所以把善王太尉三千貫錢相助王則,散與兩營軍士,以後眾人去殺州官,和尚就躲過一邊,不曾同去。爲何的?一來是佛門中出身,又是慈長爺手下長大的,終帶三分慈悲之意。二來他心靈性巧,既說過了願,常把替天行道四個字存在胸中。就蒿惱包龍圖,也是包龍圖先要去拿他,卻不是他惹禍。今日雖然信道天數,也要觀其動靜,不肯出身露體生事造業。這裏王則據了貝州城,那和尚自在城外甘泉寺裏居住。

只有左黜等三人朝夕共事,故此今日王則只請他三個商議。瘸師道:「打聽得他那裏有多少人馬?」王則道:「有五千人馬。」左黜道:「便是他有五萬,亦不足慮。這裏兩營共有六千人,留一半守城,一半迎敵,看我左黜本事。」王則親到教場點軍,只見軍中走出兩個新添統領使的教師來,一個是張成,一個是竇文玉。參拜過了,稟道:「兩營軍士受了主帥大恩,並無寸報。某等情願各分本部一千五百人出城,乘他安營未定,殺他一陣,挫他銳氣,使他不敢正眼覷俺貝州。」王則大喜,各人賞了披掛一副,戰馬一匹,點了三千人馬,犒賞已畢,吩咐來日出軍,小心在意。

過了一夜。次日,兩個統領使全身披掛,整軍馬,大開城門,分兩路殺將出去。瘸師看見他去得雄猛,且教他試探來兵虛實,也不阻擋。且說張成引著一千五百軍先行,約出城三十餘里,地名傅家疃,恰好遇著冀州先鋒茹剛軍馬。正欲排開鬥勢,准備廝殺;竇文玉軍馬又到了。茹剛領這一千軍喘息未定,怎當這裏兩支三千生力軍忽地衝來,況且寡不敵眾,立腳不牢,四散奔走。茹剛連斬數人,只是按捺不住。張成、竇文玉,見敵軍亂竄,兩匹馬一齊拍動上前,來擒茹剛。茹剛力敵二將,全無懼怯,鬪了二十餘合;見貝州軍泰山般圍裹將來。回顧手下祇剩得一人一騎,無心戀戰,殺開條路而走。張、竇二將恰待追趕,報馬到來冀州大軍到了,相距十里之外,二將不敢進逼,慌忙收軍,轉回貝州。把軍馬紮住城外,二將入城見了王則,稟道:「冀州前部先鋒,已被小將殺得大敗虧輸,正欲追趕,怎奈劉太守大軍已到。小將只得收兵,現屯城外,專候主帥鈞旨。」

王則道:「聞得劉彥威這廝手段高強。今前部失利,已滅威風。二位將軍便算第一功了。乘此銳氣便可住紮城外,防他攻城。明日交戰當令軍師們相助。」二將得令,連夜離城十里,紮了兩個大寨。各佔一寨,倘有敵兵來攻,互相救援。

卻說茹剛收拾得敗殘軍卒,來見劉太守謝罪。劉太守大怒道:「凡行兵者必須遠遠哨探,一有風聞,預作准備。你全不用心,致被賊人出其不意衝動官軍,紀律何在?本當斬首號令,交戰在邇,誠恐於軍不利。」喝教綑打一百,罰在後隊催趲糧草,倒換後隊段雷爲先鋒之職。到傅家疃下寨,探子打聽得張成、竇文玉率領賊軍離城十里,分爲二寨住紮。劉太守笑道:「我知賊人無能爲也。這傅家疃乃是貝州咽喉之路,若賊人乘勝,就此紮寨截住來路,雖有十萬之師,安能窺其城下哉?今乃捨此不守,依城立營,吾破之必矣。」吩咐段雷道:「打劉字旂號先行,約至來日平明到彼寨前索戰。只要輸不要贏。引他到傅家疃一路來,我自有計。」段雷領計去了。又差帳下兩個校尉各領三百步軍連夜潛行,伏在他柵寨近側左右,等他們出寨迎敵,便去奪寨放火。又吩咐茹剛准備雲梯、火砲攻城之具。來日午時,在貝州城取齊。處分已畢,自己中軍少不得拔寨都起,別有號令不題。

卻說張成、竇文玉雖槍棒教師,實不通兵略。偶然初次出兵得勝,自誇其能,便看得不在意了。次日聞得官軍搦戰,旂號上打著劉字。張成、竇文玉都要建功,爭先出陣,各使一根鑌鐵槍,騎著戰馬,耀武揚威。望見官軍早已排成陣勢,門旂開處擁出一員將來。頭戴鐵盔,身穿繡鎧,手中掄一柄宣化大斧。二將道:「這不是劉彥威是誰?」二將更不打話,挺槍直取那將。那將握斧相迎,鬥上三十餘合,賣個破綻,叫聲:「暫歇!」撥回馬頭便走。張、竇二將招動人馬,儘力趕殺。那將且戰且走,約有十餘里,那將回身又鬥上七十合又走。二將不捨,只顧追趕。官軍撇下金鼓滿地,賊人亂搶。只見俊馬如飛報來叫道:「將軍休趕了,後面寨中兩路火起。」張成、竇文玉知道中計,著了忙,急引眾軍退後,部伍早已亂了。行不多路,只聽得連珠砲響,刺斜一支軍衝出來,爲首一員大將,橫刀躍馬大喊:「反賊休走!劉彥威在此等候多時了。」二將從不曾見這般威容,先自心慌措手不及,被劉彥威手起刀落,先斬竇文玉於馬下。張成料走不脫,只得舞槍來鬥,不上三合,劉彥威瞋目大叫,嚇得張成手軟掄槍不動。被劉彥威馬頭早到,一手提下雕鞍,擲於馬下,眾軍齊上結果了性命。劉彥威麾兵掩殺,三千軍馬折其大半。有詩爲證:

兵家料敵最先機,輕敵須知定喪師。
堪嘆教師矜小勝,一朝墮計盡輿屍。

再說王則聽得城外廝殺,急請左黜等一同登城幫助。只見敗軍紛紛而至,叫道:「張、竇二統制已被殺了。劉太守兵隨後便到,快開城門則個。」王則教守門的放進,問其備細大驚,對左黜等道:「劉彥威英雄名不虛傳。列位有何退敵之法?」左黜道:「貧道已算下了。且教敗殘軍士守城。替出一千五百人來,貧道與張、卜二公各領五百,在我們三個身上大家殺他一陣教他片甲不回。」王則道:「每位五百人恐太少。」左黜道:「自有天兵鬼卒,五百人只將來擺樣助陣而已。」王則道:「全仗列位扶持,同享富貴。」王則便傳下號令挑揀一千五百精壯軍人,分爲三隊。正在選軍未畢,只聽得城外喊殺連天,官軍已到。劉彥威吩咐段雷、茹剛一面准備攻城,自己跨一匹追風好馬,立於陣前,將刀頭指著城內大叫道:「貝州有會事將王則綁綑出來,獻與朝廷,免你一城人屠戮!」王則見他軍容雄壯,不敢則聲。左黜穿領布衫,仗一口劍,領著五百軍步行出城。將劍尖兒指著劉彥威道:「你會事領了人馬速回冀州,免納首級。若少遲延,教你一行人都死於吾手。」劉彥威道:「你這廝是助王則的逆黨。看你的衣甲皆無,又沒馬匹,敢和我廝殺。可惜你殘疾之人,還不夠我一刀哩。」左黜道:「我不與你鬥口,教你看我手段則個!」劉彥威在陣前施逞刀法欺敵左黜。左黜用劍尖一指,喝聲:「疾!」只見面前捲起一陣狂風,吹向官軍陣裏,黃沙撲面,一陣都開眼不得。劉彥威叫聲:「罷了。」撥回馬頭便走,被左黜領軍大殺一陣方才轉去。

劉彥威直走至二十里外,方才風息。計點軍馬,三停損了一停。不多時,段雷、茹剛引軍都到,問其緣故,稟道:「小將正欲攻城,只見大風飛沙走石,料得賊人妖法,恐有摧折,收軍而回。」劉彥威道:「吾不知賊人伎倆,誤墮其計。且只在傅家疃休息三日。吾自有計破之。」吩咐軍中每人預備青紗眼罩一個聽用。

到第四日,四更造飯,五更起身。只選五百匹好馬,五百名長槍手,都帶眼罩在身邊,以防備風沙。一遇賊軍不論好歹,便直衝過去,用長槍刺殺之。段雷、茹剛領軍爲左右翼,一等中軍殺入賊軍,兩翼便圍將來。務要殺他個盡絕,休要走脫一個。

卻說左黜勝了一陣,王則心下稍安。連日哨探雖然不見動靜,守城的也不敢懈怠。到第四日,報道官軍又到。張鸞道:「前日瘸師立功,今番輪該貧道了。」卜吉道:「徒弟替吾師一行也。」引了五百步人飛走出城。你道卜吉怎生模樣?

頭挽雙丫髻,身穿綠錦袍。
凶睛眉打結,橫肉臉生毛。
仗劍諸神伏 揚聲百獸嘷。
鄭州無運客。天下有名妖。

劉彥威只道原是這瘸子出陣,今番換了一個又不知什麼妖法。莫等他做手腳,只管衝突前去便了。只見卜吉不慌不忙,口中念念有詞,喝聲:「疾!」把兩個衣袖望前張開,袖裏奔出千千萬萬豺狼虎豹之屬,張牙舞爪,齊向官軍陣上衝去。劉彥威的馬見了嚇得直跳起來,將劉彥威掀翻在地。卜吉大踏步正待向前,卻被左右兩翼一齊攏來急救上馬,官軍見了異獸,都拋戈棄鼓,各自逃生。卜吉乘勢追殺,奪了二百餘匹好馬,軍器不計其數。

劉彥威又折了一陣,軍士損傷者極多,仍退在傅家疃內。想道:我一生未嘗見此妖人,欲待收兵回去,心下不甘。欲待再戰,又無良策。況且五千人折了一半,若再摧折豈不恥笑?正躊躇未決,吩咐軍中牢守寨柵,不敢妄動。

過了一日。只見冀州有文到,原來僉判夏有守招募壯勇軍一千,戰馬三百匹,差統領使陶必顯押來助戰。陶必顯遞了軍冊,參見過了。劉彥威大喜道:「天使我成功也。」打發回文去了,就教陶必顯領新到一千軍,另立一營爲犄角之勢。吩咐軍中畫匠將棉布畫成獅子圖形三百具,限十日內報完,叫陶必顯引新到軍爲前部衝鋒,將畫成獅衣披在三百戰馬身上。倘賊軍作起妖法,虎豹突至,放出三百獅衣馬軍士,篩鑼隨後。獅爲百獸之尊,篩鑼以像其聲,虎豹見之必退矣。自己引大軍隨後而進,再令段雷、茹剛各引三百弓弩手預先埋伏左右,只等賊兵出城,抄出背後亂箭射之。雖有風沙虎豹只宜向前,不能向後。劉彥威分撥已定,自謂大勝之策。

再說王則正和左黜等三人議事,探子報官軍又到。張鸞道:「這番少不得貧道行了也。」引本部五百人出城迎敵,卻是馬軍。卜吉道:「劉彥威這廝連戰不退,歇了許多時又來,其中必有計謀。不才願隨師父同往一看。」左黜跳將起來道:「說得是。今日我們都去,索性結果了他,省得終日來刮得俺們不自在。」王則道:「貝州成敗決於今日,全賴列位用心。」瘸子和卜吉都引軍去了,王則親上城樓擂鼓助戰。

且說陶必顯初到不知高低,使著一根狼牙棒,抖擻精神,大呼搦戰。只見吊橋下處飛也似一隊人馬衝將出來。爲首一個道人頭戴鐵冠,身穿緋袍,面如噀血,目若朗星,手持鼇殼扇一把,背上背口松紋古劍。陶必顯暗暗稱奇,想道:這廝手中不拿軍器,一定靠著妖法了。已有准備,何足懼哉?喝教眾軍一齊衝突上去。對面張鸞口中念念有詞,將鼇殼扇一揮,喝聲:「疾!」只見平白地起陣冷風,吹得人毛骨凜冽如冬天相似。半空中一朵黑雲正罩在官軍陣上,冰雹亂下,都打得破頭傷腦。馬俱股憟,不容不亂竄。倒把劉彥威大軍衝動,弄得七斷八續,急急鳴金收軍。點兵時不見了陶必顯。原來陶必顯嚇得昏了,倒撞入賊人隊裏去,眾軍綁縛去了。再說段雷、茹剛兩路伏兵聽得喊殺連天,已知交戰。急忙引軍殺出,分明看見左黜、卜吉在前,用力追趕,須臾天色昏暗,不分人形。兩軍恰好相撞,各認做賊軍,六百弓箭手一齊發箭,都是自射自軍。少停天氣清朗,六百人止剩得有百餘個活的,其餘都射死了。此乃左黜、卜吉行法之力也。段雷先伏在土窖中不曾傷損,脫去盔甲,混在殘兵中逃去。茹剛身中五六枝箭倒在地下,不能行動。望見賊兵來到,拔出身邊佩劍,自刎而亡。後人有詩云:

不是將軍無智武,熠熠妖星如眾虎。
甘陵城畔弔忠魂,白日清霜共千古。

劉彥威見段雷引殘兵逃回,曉得茹剛身死,痛惜不已。又打聽得陶必顯被擒,方知妖人如此利害。夜間秉燭而坐,正思去住之策,忽然營中發喊起來。劉彥威安坐不動,差人問時,說道:「營前密布鹿角一時都不見了。」劉彥威大怒,按住軍中不許喧嘩妄動。綽刀在手,叫點起火把,自出營前來看,果然周圍鹿角全然失去。正驚訝間,只聽得東邊鼓角齊鳴,殺聲震耳,不知何處兵來。劉彥威叫段雷引兵向東邊迎敵去了。須臾東邊寂然,西邊又起火光燭天,如在一二里之近。劉彥威大怒,提刀上馬,自引數百人往西迎去。約行了三四里,金鼓不聞,火光也漸息了。劉彥威只得轉回,才到營前,只見南邊鼓角又起,殺聲至近。劉彥威吩咐段雷後營巡視,自己在前營立馬而看,也不去迎他了。軍中點起火把,通紅如同白日。不多時,南邊聲響又絕,殺氣又從北邊而來。劉彥威一夜不睡,正沒理會處,約莫五更時分,只聽營中又發喊起來,說道:「司更的被大蟲咬去了。」劉彥威喝道:「此地那得有大蟲到來?」說猶未了,只見營裏面,一個美貌婦人,手中仗劍,騎著一匹大蟲直衝出來。劉彥威連忙跳下雕鞍,那馬早已驚倒。婦人和大蟲都不見了。軍中一夜不得安息。到天明看時,滿營都是虎跡。巡風的報道:「失去鹿角只在里許之外,做一堆兒堆在那裏。」劉彥威嘆口氣,道:「此等妖人教劉某亦無可奈何矣。」即時拔寨奔回冀州。連夜申文到樞密院去說妖人如此,乞添兵遣將,廣求智謀之士,速行前去剿除,以絕後患。原來宋朝一款,但凡舉薦邊將失機誤事者,薦主一同罪罰,因此樞密使夏辣瞞過朝廷,不行舉奏。

話分兩頭。且說騎大蟲的婦人是誰,正是胡永兒。他見官軍屢戰不退,今番又一場大廝殺,也到陣前觀看。已知張鸞得勝,還不了事,直到傅家疃劉彥威寨前布散鬼兵,蒿惱他一夜。只爲劉彥威數未絕,所以結果他不得,只逼迫得他逃走。

且說當晚張鸞等收兵入城,眾軍解到陶必顯請功。陶必顯磕頭願降。王則准了,就封爲統領之職,領著張、竇二將的軍馬。點兵時並不損一個,王則大喜,連夜殺牛宰馬大賞三軍。一回吩咐守城軍士小心在意,自己和張、左等三人排宴在州廳上,吃個盡醉方休。看看五更將絕,只見廳前一聲響亮,踱個胡永兒進來。眾人大驚,連忙起身迎接。胡永兒道:「你們眾人吃酒快活,誰知我一夜辛苦。劉彥威這廝已被趕回冀州去了。」把夜間蒿惱他事情,說了一遍。王則拱手稱謝道:「貝州方有泰山之安也。」

胡永兒道:「堅守孤城不成大事。趁此目下軍威,便可收伏附近州縣。」眾人道:「說得是。」當下再點人馬,王則同左黜引軍打東南一路,胡永兒同卜吉引軍打西北一路,只留張鸞守城。不上半年,連得了曲安、肥鄉、邯鄲、廣平等十數縣城池。招降人馬,多得錢糧,弄得勢力大了。東京賣肉的張琪,賣炊餅的任遷,賣麵的吳三郎打聽得胡永兒是王則的渾家,俱到貝州投奔王則。王則見人心歸順,乃自立爲東平郡王。敕封胡永兒爲皇后,左黜爲國舅,張鸞爲丞相,卜吉爲大將軍。蛋子和尚雖不曾出力,眾人推他手段高強,封爲國師,月送錢米在甘泉寺供養,只怕日後有用他之處。以下張琪等都掛印封官,其勢越大。分兵四出抄掠,各處聞得他妖術通神,無不望風而靡,河北州郡大半爲王則所有。王則役起人夫,就州廳改造王府宮殿,與朝廷制度一般。又左黜、張鸞、卜吉都造得有衙門,耗費錢糧無算。又尊聖姑姑爲聖母娘娘,創造行宮一所,以備他不時來往。百姓晝夜并作,無不嗟嘆。又遍訪民間有顏色閨女,納入王宮。上等的爲妃嬪,次者做宮娥服侍。又選美女三十人,賜左黜等三人。張鸞原是天閹,近不得女色,辭而不受。卜吉見師父辭了,也不敢用。只左黜原爲調戲婦人,被趙大郎一箭射傷左腿,做了瘸子,今日雖然學得一身法術,淫心不改,收納了十個美女,日夕取樂。又各處自行選取,與王則賭賽的受用。只因這般有分教:草頭天子坐不成一面江山,瘸腳妖人做不徹千般鬼怪。正是:

奢淫無度終遭禍,變詐多端久必窮。

畢竟王則後來的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字數:5797,最後更新時間:2021-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