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平安街員外重興
胡永兒豆人紙馬


五雷正法少人知,左道流傳世亦奇。
不作欺心負天地,神通游戲機仙根。

話說胡永兒耍著員外,坐在板凳上,凳便飛起,直頂屋梁。那時員外好慌,看著女兒道:「這個是什麼法兒,且教我下來。」永兒道:「告爹爹知道!變錢米法兒都忘了。只記得這個法兒,救不得飢,又濟不得急。」員外道:「好怕人吓,且放我下來則個。」永兒口中念念有詞,喝聲道:「疾!」凳子便下來了。員外道:「好險!幾乎跌下來,便不死,也少不得青腫了幾處哩。」永兒道:「爹爹!你真個要錢也否?」員外道:「我兒!你說癡話,爹媽兩三日沒有飽飯吃了。不要錢也罷,難道不要性命的?」永兒道:「既是爹爹要錢時,去尋兩條索子來,且變一兩貫錢使用。」員外口雖不語,心下想道:「有心央女兒不著,一客不煩兩主。趁他心肯時節,多尋些索子。要他變幾百貫錢,教我快活則個。事發到官,卻又理會。」到床頭處看時,只剩得三條索子,員外心上嫌少,一逕走出巷來,到大街相識的鄒大郎離貨鋪內問道:「大郎!細麻索要大些一捆。」鄒大郎道:「什麼用的?」員外是老實人,便道:「穿錢用的。」鄒大郎笑道:「員外又發財了,有許多錢穿哩。索子儘有,數錢來便了。」員外道:「在下身邊不帶錢。」便將身上舊布氅衣,脫下權時爲當。鄒大郎想道:「他買索子的錢也沒有,那裏有錢要穿,眼見是虛話。他恁般貧困,口食不周,知道將麻索子去做什麼把戲。明日弄出一場是非,連累著我。」便道:「小店本少利微,現錢便賣。這衣服休要脫下。」員外道:「寄下一時,少停便來取贖。」鄒大郎那裏肯依。員外只得下了階頭。想著:相熟的如此,別家定然也是不肯的,足見我命薄。且把三條索兒,先變三貫錢再處。急急跑回院子裏來,鑽進房裏,在床頭忙忙檢看,不見了索子。媽媽和永兒看了,忍不住笑。媽媽道:「老無知!你忙著什麼?」員外道:「我檢出三條索子在此,如何不見了?」媽媽道:「我把與女兒變得三貫錢在此,你又跑到那裏去來?」員外道:「我想著有心央女兒一遭,多尋百十條索兒,變些錢來,長遠受用。叵耐開離貨鋪的鄒大郎,定要現錢才賣。我脫這氅衣與他爲當,他再三不肯。」媽媽道:「你莫要利心忒重,每日不脫一二貫錢在家,也夠你下半世不求人了。」員外問:「錢在那裏?」媽媽道:「在被裏頭蓋著。」員外不勝歡喜,便取赤狸果買柴。明日又同媽媽去求永兒變錢。

自從這日爲始,永兒不時變些錢來,缸裏米也常常有。員外自己身邊,也常有錢買酒食吃,衣服逐件置辦,身上也比前光鮮了。

一日,員外出去買東西歸來。永兒道:「爹爹!我教你看件東西。」去袖子裏摸出一錠銀子來。員外接在手裏顛一顛,看約有二十四五兩重。員外道:「這錠銀子那裏來的?」永兒道:「早起門前看見賣香紙老兒過車兒上,有紙糊的金銀錠,被我把一文錢買他一錠,將來變成真的。」員外道「變成百十貫錢,值得什麼,若還變得金銀時,我三口兒依然富貴。」走到紙首鋪裏,買了三弔金銀錠歸來,看著女兒道:「若還變得一錠半錠,也不濟事。索性變得三二十錠,也快活下半世。」永兒接那金銀錠,安在地上。腰裏解下裙子來蓋了。口中念念有詞,噴上一口水,喝聲道:「疾!」揭開裙子看時,只見一堆金一堆銀在地上。胡員外看見,歡喜自不必說了,都是得女兒的氣力變得許多金銀。員外看著媽媽和永兒,商議道:「如今有了金銀,富貴了,終不成只在不廝求院裏住。我意思想在熱鬧處去尋間房屋,來開個綵帛鋪。你們道是何如?」媽媽道:「我們一冬沒飯得吃,終日裏去求人。如今猛可地去開個綵帛鋪,只怕被人猜疑。」員外道:「不妨,有一般一輩的相識們,我去和他們說道:近日有個官人照顧我,借得些本錢來。問牙人買一半,賒一半。便不猜疑了。」媽媽道:「也說得是。」

當日,胡員外打扮得身上乾淨,出去見幾個相識說道:「我如今承一官人照顧,借得些本錢,要開個小鋪兒。你們眾位相識的,肯扶助我麼?只是要賒一半買一半,望作成小子則個!」眾人道:「不妨!不妨!都在我們身上。」眾相識一時說了,便去那當坊市井賃得一所屋子,置些櫥櫃傢伙物件,揀個吉日開張鋪面。

雖說賒一半,買一半,其實只做個媒兒,能收得許多貨物?都虧得永兒在鋪中聽了要長要短,便到裏面去變將出來。因不費本錢,所以但是一貫貨物,只賣別人九百文,加一相饒。人都是要討便宜的,見買得賤,貨物又比別家的好,人便都來買。鋪裏貨物,件件賣得,員外不勝歡喜。家緣漸漸的長,鋪裏用一個主管,兩個當值,兩個養娘。沒二三年,一個家計甚是富足。次第把平安街火發場空地依先造起屋來。雖比不得舊時齊整,一般有廳堂房室,後園種植些花草。正是:

頓開新氣象,重整舊門風。

那時東鄰西舍,都來作賀。幾年斷絕來往的人家,到此仍舊送盤送盒,做相識來往。胡員外住在八角亭上和那不廝求院裏,將及二年,賃房子開鋪,又是三年,共是五年。還歸故里,依然是個胡員外。這纔是: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意時。有詩爲證:

貧富升沈總運該,家資攝去又還來。
憑誰寄語糜都監,財主於今復有財。

別家店裏見他有人來買,便疑道:「蹺蹊作怪,一應貨物主人都從裏面取出來。」主管們又疑道:「貨物如何不安在櫃裏,卻去裏面取出來?」胡員外便理會得他們疑忌的意兒,自忖道:「我家又不曾買,卻是女兒變將出來的。如今吃別人疑忌,如何是好?」過了一日,到晚收拾了鋪,便進裏面教安排晚飯來吃,養娘們搬來,三口兒吃酒之間,員外吩咐養娘道:「你們自去歇息,我們要商量些家務事。」養娘聽了言語,各自去了,不在話下。員外與永兒說道:「孩兒!一個家緣家計,皆出於你。有的是金銀緞疋,不計其數,外面有當值的,裏面有養娘,鋪裏有主管人,來買的緞疋,生疑道只見賣出去,不曾見上行。從今以後,你休在門前來。聽了賣得百十貫錢,值得些什麼。若是露出斧鑿痕跡來,吃人識破,倒是大利害,會把家計都撇了。今後也休變出來了。」永兒道:「告爹爹,奴家自在裏面,只不出來,門前聽做買賣便了。」員外道:「若恁地,甚好!」叫將飯來,吃罷,女兒自往房裏去了。

自從當晚吩咐女兒以後,鋪中有的緞疋便賣,沒的便交去別家買,先前沒的便變出來。如今女孩兒也不出鋪中來聽了。胡員外甚是放心。隔過一月有餘,胡員外猛省起來:「這幾日只管得門前買賣,不曾管得家中女兒。若納得住定盤星好,倘是胡做胡爲,教養娘得知,卻是利害!」

當日胡員外起這念頭來看女兒,來到中堂,尋女兒不見,房裏又尋不見。走到後花園中,也尋不見。往從柴房門前過,見柴房門開著,員外道:「莫不在這裏面麼?」移身挺腳,入得柴房門,只見永兒在那空闊地上坐著一條小凳兒,面前放著一隻水碗兒,手裏拿個朱紅葫蘆兒。員外自道:「一地裏沒尋他處,卻在此做什麼?」又不敢驚動他,立住了腳且看他如何。只見永兒把那朱紅葫蘆兒拔去了塞口打一傾,傾出二百來顆赤豆,並寸寸剪的稻草在地下。口中念念有詞,含口水一噴,喝聲道:「疾!」都變做三尺長的人馬。都是紅盔,紅甲,紅袍,紅纓,紅旗,紅號;赤馬在地上團團的轉,擺一個陣勢。員外自道:「那個月的初十邊,被我叮嚀得緊,不敢變物事,卻在這裏舞弄法術。且看他怎地計較?」只見永兒又把一個白葫蘆兒拔去了塞口的打一傾,傾出二百來顆白豆,並寸寸剪的稻草在地下,口中念念有詞,含口水一噴,喝聲道:「疾!」都變做三尺長的人馬,都是白盔,白袍,白甲,白纓,白旗,白號。白馬一似銅牆鐵壁一般,也擺一個陣勢。這柴房能有許多寬轉?卻容了四百多人馬,排下兩個陣勢還空得有戰場,並不覺一分兒狹窄。看得員外眼花撩亂,如在夢中光景。只見永兒頭上拔下一條金篦兒來,喝聲「變!」手中篦兒變成一把寶劍,指著兩邊軍馬,喝聲道:「交戰!」只見兩邊軍馬合將來,喊殺連天。驚得胡員外木呆了,道:「早是我見,若是別人見時,卻是老大的事,終久被這妮子連累。要無事時,不如早下手,顧不得父女之情。」員外看了十分焦燥,走出柴房門,去廚下尋了一把砍骨的蠻刀,復轉身來。卻說胡永兒執著劍,喝人馬左右旋合,龍門交戰。只見左右混戰,不分勝負。良久,陣勢走開,赤白人馬分做兩下。永兒把劍一揮,喝聲「收!」只見赤白人馬,依先變成赤豆,白豆,寸草。永兒收拾紅白葫蘆兒內了。胡員外在背後,提起刀,看得永兒分明,只一刀,頭隨刀來,尸首在地面上時,有詩爲證:

父子天性豈忍戕,只妨妖法惹災殃。
可憐兩隊如雲騎,不救將軍一命亡。

員外看了永兒身首異處,心中又好苦,又好悶,又好慌。便把刀丟在一邊,拖那尸首僻靜處蓋了,出那柴房門把鎖來鎖了。沒精沒彩走出綵帛鋪裏來坐地,心中思忖道:「罪過!我女兒措辦許多家緣家計,適來一時之間,我見他做作不好,把他來壞了,也怪不得我。若顧了他時,我須有分吃官司。寧可把他來壞了,我夫妻兩口兒,倒得安全。他的娘若知時,如何不氣。終不成一日不見,到晚如何不問著什麼道理殺了他?」胡員外坐立不安,走出走入有百十遭。

到晚,收了鋪,主管都去,吩咐養娘:「安排酒來,我與媽媽對飲三杯。」員外與媽媽都不提起女兒,兩個吃了五七杯酒,只見員外嘆了一口氣,簌簌地兩行淚下。媽媽道:「沒甚事,如何這等哭?」員外道:「我有一件事,又是我的不是處。你我夫妻兩個方得快活,我看女兒做作不好,一時間見不到,把他來壞了。恐怕你怪,你不要煩惱。」媽媽道:「員外怎的說這話,孩兒又做什麼蹊蹺的事?」員外把永兒變人馬之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媽媽聽得說,搥胸攧足,哭將起來道:「你忘了三年前在不廝求院子裏住時,忍飢受凍,不是我女兒,如何有今日。你便下得手,把我孩兒來壞了!」員外道:「單是我一時間焦燥,卻也是爲著身家所繫,萬不得已。你休怨我,且看日常夫妻之面。」媽媽道:「你殺了我女兒,我如何不煩惱!」媽媽又疑道:「適纔我見女兒好好地在房裏,如何說是壞了?」乃問道:「你是幾時殺的?」員外道:「是日間殺的。」媽媽道:「既是日間殺,我教你看一個人。」媽媽入去不多時,膊臂肐膊拖將出來。員外仔細看時,吃了一驚道:「正是我女兒!日間我一刀剁了,如何卻活在這裏?」嚇得員外肚裏慌張,想道:終久被這作怪的妮子連累。不免略施小計,保我夫妻二人的性命。只因員外動了這念頭,有分教:永兒弄得一段奇異姻緣,鬧遍了開封一府。正是:

一味平安方是福,萬般怪異總非祥。

畢竟員外施出什麼計來,且聽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3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