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蠢憨哥誤上城樓脊
費將仕撲碎遊仙枕


駿馬慣馱村漢走,巧妻專伴拙夫眠。
姻緣都是前生債,莫向東風怨老天。

話說胡永兒夢見聖姑姑騎鶴而至,叫聲:「我兒!聞得你嫁了新郎,特來看你。」永兒便把心中苦楚告訴了一遍。聖姑姑道:「你終身結果,自在貝州。這裏原非你安身之所。」永兒道:「奴家只今日便跟了娘娘去罷!」聖姑姑道:「宿債未畢,還不是脫身的時候。」永兒道:「奴家與那瘋子有甚宿債?」聖姑姑道:「你前生做我的女兒時節,我同你到劍門山關王廟中避雪。有個年少的道士名喚賈清風,與你眉來眼去。雖則未曾成就,你卻也不曾決終得他。那道士爲思憶你,一病而亡。只爲他情癡忒重,所以今生投胎,變成癡子。但他的情根,卻也種得深了。少不得今世要開花結果,今日與你做一場夫妻,也是還債。到緣分了時,自有個散場。你也須索忍耐,休得搬弄神通,惹人猜忌。若有急難,可到鄭州來尋我。」說罷,依舊乘鶴風去了。永兒醒來,一句句都記得在心裏,曉得前緣宿業,倒也心定了。

張院君回家到第二日,一心只牽挂女兒,不知這一夜女兒如何過了。眼兒也一定哭得紅腫了。差兩個養娘去看,回來說道:「歡歡喜喜在那裏。」媽媽不信,連看了幾次,回報都是一般話兒。媽媽嘆口氣,也放下了心,從此不和員外爭嚷。那焦員外夫妻兩口兒,也只怕新婦心中不樂。見他兩個孝順,十分歡喜,自不必說。焦員外又自到胡親家處來稱謝,從此兩家無話。

再說永兒與憨哥雖爲夫婦,實則同床千里,憨哥從來不省人事,不來纏老婆。永兒也落得推開,閒常倒懷個可憐之意,冷冷熱熱常照顧他,恰像添了個奶子一般。有時節閉上房門,演弄法術兒頑耍,憨哥獃獃的看著,只不則聲,所以一向相安無事。荏苒光陰,不覺過了三載。時遇六月間,這一年天氣倍加炎熱。永兒到晚,來堂前叫了安置,與憨哥來天井內乘涼。永兒道:「憨哥!我們好熱麼?」憨哥道:「我們好熱麼?」永兒道:「我和你往一處乘涼,你不要怕。」憨哥道:「我和你一處乘涼,你不要怕。」永兒見憨哥七顛八倒,心中好悶。當夜永兒和憨哥合坐著一條凳子。永兒念念有詞,那凳子變做一隻吊睛白額大蟲,背上載著永兒和憨哥從空便起,直到一座城樓上。這座城樓叫做安上大門樓。永兒喝聲:「住!」大蟲在屋脊上便住了。永兒與憨哥道:「這裏好涼麼!」憨哥道:「這裏好涼麼!」兩個乘涼到四更。永兒道:「我們歸去休!」憨哥道:「我們歸去休!」永兒念念有詞,只見大蟲從空而起,直到家中天井裏落下,依舊變做凳子。永兒道:「憨哥,我們去睡休!」憨哥道:「我們去睡休!」自此夜爲始,永兒和憨哥兩個夜夜騎虎直到安上大門樓屋脊上乘涼,到四更便歸。有詩爲證:

白雲洞法大神通,木凳能令變大蟲。
不信試從吳地看,西山跳虎是遺蹤。

忽一日,永兒道:「我們好去乘涼也。」憨哥道:「我們好去乘涼也。」永兒念念有詞,凳子變做大蟲,從空便起,直到安上大門樓乘涼。當夜卻沒有風,永兒道:「今日好熱。」拿著一把月樣白紙扇兒在手裏,不住的搖,此時月亮卻有些朦朧。有兩個上宿軍人出來巡城,少不得是張千,李萬。兩個巡了一遍,回到城門樓下。張千猛抬起頭來看月,吃了一驚道:「李萬!你見麼,門樓屋脊上坐著兩個人?」李萬道:「若是人,如何上得去?」張千定睛一看,道:「真是兩個人。」李萬道:「據我看時,只是兩個老鴉。」當夜兩個在屋脊上不住手的把扇搖。李萬道:「若不是老鴉,如何在高處展翅?」張千眼快道:「據我看,一個像男子,一個像婦人。如今我也不管他是人是鴉,教他吃我一箭!」去那袋內拈弓取箭。搭上箭,拽滿弓,看清只一箭射去,不偏不歪,不歪不正射著憨哥大腿。憨哥大叫一聲,從屋脊上骨碌碌滾將下來,跌得就似爛冬一般。張千、李萬,上前看時,卻是個漢子。幸得不曾跌死,將他縛了。再看上面時,不見了那一個。

至次日早間,解到開封府來。知府陞廳,張千李萬押著憨哥跪下,稟道:「小人兩個是夜巡軍人。昨夜三更時分,巡到安上大門,猛地抬起頭來,見兩個人坐在城樓屋脊上,搖著白紙扇子。彼時月色不甚明亮,約莫一個像男子,一個像婦人。小人等計算,這等高樓,又不見有梯子,如何上得去,必是飛簷走壁的歹人。隨即取弓箭射得這個男子下來,再抬頭看時,那個婦人的卻不見了。今解這個男子在臺下,請相公臺旨。」知府聽罷,對著憨哥問道:「你是什麼樣人?」憨哥也道:「你是什麼樣人?」知府道:「你從實說來,免得吃苦。」憨哥也道:「你從實說來,免得吃苦。」知府大怒,罵道:「這廝可惡,敢是假與我撒瘋!」憨哥也瞪著眼道:「這廝可惡,敢是假與我撒瘋!」滿堂簇擁的人都忍不住笑。知府無可奈何,叫眾人都來廝認,看是那裏地方的人。眾人齊上認了一會,都道:「小人們並不曾認得這個人。」知府存想道:「安上大門城樓壁斗樣高,這兩個人如何上得去。就是上得去,那個像婦人的,如何不見下來,卻暗暗地走了。一定那個像婦人的,是個妖精鬼怪,迷著這個男子,到那樓屋上,不提防這廝們射了下來,他自一逕去了。如今看這個人胡言胡語,兀自未醒。但不知這個人姓名家鄉,如何就罷了這頭公事。」尋思了一會,喝道:「且把這個人枷號在通衢十字路口。」看著張千、李萬道:「就著你兩個看守,如有人來與他廝問的,即便拿來見我。」不多時,獄卒取面枷將憨哥枷了。張千、李萬攙扶到十字街口時,鬨動了大街小巷的人,捱肩疊背,爭著來看。

卻說那焦員外家嬭子和丫頭,侵晨送洗臉湯進房裏去,不見憨哥、永兒,吃了一驚,慌忙報與員外媽媽知道。員外媽媽都驚獃了,道:「門不開,戶不開,走那裏去了?」焦員外走出走入,沒做理會處。忽聽得街上的人,三三兩兩說道:「昨夜安上大門城樓屋脊上,有兩個人坐在上面,被巡軍射了一個下來,一個走了。」又有的說道:「如今不見枷在十字路口?」焦員外聽得說,卻似有人推他出門一般,逕走到十字路口,分開眾人,挨上前來看時,卻是自家兒子。便放聲大哭起來,問道:「你怎的走城樓上去,你的娘子在那裏?」張千、李萬見焦員外來問,不由分說,將他橫拖倒扯捉進府門。知府問道:「你姓甚名誰?那枷的是你什麼人?如何直上禁城樓上坐地,意欲幹何歹事,與那逃走婦人有甚緣故,你實實說來,我便恕你。」焦員外躬身跪著道:「小人姓焦名玉,本府人氏。這個枷的是小人的兒子。枉自活了二十多年紀,一毫人事也不曉得。便是穿衣吃飯,動輒要人。人若問他說話時,便依人言語回答,因此取個小名叫做憨哥。小人只是叫他小時伏侍的嬭子看管,雖中門外,一步也不敢放他出來。三年前偶有媒人來與他議親。小人欲待娶妻與他,恐誤了人家女兒。欲待不娶與他,小人只生得這個兒子,沒人接續香火。感承本處有個胡浩,不嫌小人兒子獃蠢把一個女兒叫做胡永兒嫁他。且是生得美貌伶俐。不料昨晚吃了晚飯,雙雙進房去睡,今早門不開,戶不開,小人的兒子並媳婦,都不見了。不知怎地得出門到城樓高處。又不知媳婦如何不見下來,便走得去。」知府喝道:「休得胡說,既是你的兒子媳婦,如何不開門啟戶走得出來?媳婦一定是你藏在家中了,快叫他來見我。」焦員外:「小人安分愚民,怎敢說謊,便拷打小人至死,端的屈殺小人!」知府聽他言語真實,更兼憨哥依人說話的模樣又是真的。再差兩個人去拿胡永兒父親來審問,便見下落。公差領了鈞牌,飛也似趕到胡員外家裏來。

卻說胡員外聽得街坊上喧傳這件事,早已知是自家女兒做出來的勾當,害了憨哥,與媽媽正在家暗暗地叫苦。只見兩個差人跑將入來,叫聲「員外有麼!」員外驚得魂不附體,只得出來相見,問道:「有何見諭?」公差道:「奉知府相公嚴命呼喚,請即那步。」胡員外道:「在下並不曾管閒爲非,不知有甚事相煩二位喚我?」公差道:「知府相公立等,去則便知分曉。」員外就在鋪內取銀十兩,送與二位:「權當酒飯,沒事回來,再當酬謝。」兩個公差接了銀子,不容轉動推扯出門,逕到府裏。知府正等得心焦,見拿到了胡員外,便把城樓上射下憨哥,次後焦員外說出永兒並憨哥對答不明,要永兒出來審問的情由說了一遍。胡員外只推不知。知府道:「我聞你女兒極是聰明伶俐,女婿這般獃蠢。必定別有奸夫,做甚不公不法的事。你怕我難爲他說出真情,一意藏在家中,反來遮掩。」焦員外跪在那邊插口道:「若在你家,快把他出來,救我兒子性命。」胡員外道:「世上只有男子拐帶女人做事。分明是你把我女兒不知怎的緣故,斷送那裏去了。故意買囑巡軍,只說同在城樓屋脊上,射了一個走了一個。相公在上,城樓在半天中,一般又無梯子,難道這兩人插翅飛上去的。若果同在上面時,怎的瓦也不響,這般逃走得快?女人家須是鞋弓襪小,巡軍如何趕他不著,眼睜睜的放他到小人家中來躲了?」知府聽他言語,句句說得有理。喝:「把憨哥的父親,與張千李萬俱夾起來!」指著焦員外道:「這事多是你家謀死了他的女兒,卻同張千、李萬設出這般計策,把這瘋癲的兒子做個出門入戶。不打如何肯招!」喝將三人重重拷打。兩邊公人一齊動手,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焦員外受苦不過,哀告道:「望相公青天作主,原不曾謀死胡永兒,容小人圖畫永兒面容,情願出三千貫賞錢。只要相公出個海捕文書,關行各府州縣,懸掛面貌信賞。若永兒端的無消息時,小人情願抵罪。」知府見他三個苦死不招,先自心軟。況兼胡員外也淡淡的不口緊要人,便道:「這也說得是。」一邊把三個人放了。一邊取憨哥進府,開了枷,併一干人俱討保暫且寧家伺候。又著令焦家圖畫永兒面貌,出了海捕文書各處張掛。有詩爲證:

自古公堂冤業多,無如訟口惑人何。
上官比及回心轉,一頓嚴刑已受過。

這四句詩說聽訟之難,假如兩邊說來都是有理,少不得要看那一邊理勝一分的,聽他。及至有恁般理的,未必有恁般事。即如胡員外當堂一番說辨,何等可聽!知府爲此將焦玉和巡軍一同提打,誰知都是冤枉。所以坐公堂的,切不可自恃聰察,輕易用刑。

閒話休題,且說那胡永兒見憨哥中箭跌下去了,便口中念念有詞,從空便起。獨自個回到家中,想道:「失了憨哥,住在這裏不成了。爹爹媽媽家中,也不好去得,如何是好?想起成親之夜,夢見聖姑姑與我說道:此非你安身之處,若有急難,可來鄭州尋找。現今無處著身,不若去鄭州投奔聖姑姑,看是如何。」

當下穿了幾件隨身衣服,帶了隨法物。依舊跨了凳子,從空而出,直到野地無人處,漸漸下來撇下凳子,獨立一個取路而行。此時天色方明,恰好遇見舊時從他讀書的陳學究先生,陳善。從鄉裏趕早入城,有些事幹。認得是女學生胡永兒,吃了一驚,問道:「賢弟爲何獨行至此,爹爹媽媽何在?」永兒道了萬福,答道:「奴家爲夫家遭難,隻身逃出,不及對爹媽說知了。」身邊取出一個白土做就光光滑滑的小方枕兒,遞與陳學究道:「有煩師父將此枕兒寄與我家爹媽,聊表掛念。此乃九天遊仙枕,悅人魂夢,枕之百病俱除,師父是必寄去。」陳學究接了在手,問道:「賢弟!如今往那裏去?」胡永兒指著前面:「有個親眷在前面,等我同到他家去。」陳學究抬向前面望時,永兒使個隱身法,忽然不見了。

陳善把眼睛一抹,噀了一口唾,叫聲「見鬼!」莫非永兒已死,方才精魂出現麼!這泥做的枕兒,分明不是陽間用的。欲待拋棄了,又想道:「他特地寄與爹媽,再三叮嚀。難道是鬼話。我也莫管他真假,便掯去問個信兒,怕他怎的!」便將衣袖裹枕兒,忙忙的走入城來。忽然又想道:「我今日自家還有緊要事件,不得工夫。況且平安街不是順路,帶著枕兒行走,好不方便。」看看走到費將仕門首經過,一個小廝叫道:「陳師父那裏去?」

原來陳善也曾在費家教授過來,這小廝正是舊時學童。陳學究便把枕兒遞與他道:「這東西權寄你處,今日忙些個,明日來取,就順便來看將仕。」說罷自去了。

學童看著這土做的枕兒,也不在意。帶進宅裏,就撇在耳房中自家睡的鋪上。早飯後費將仕出去拜客,書童沒些事,到舖上去睡覺,見枕兒方便,就用著他。也是這小廝夙世有緣,好個九天遊仙枕,多少王侯貴戚,目不曾見,耳不曾聞,倒是他試法受用。正是:

黃梁猶未熟,一夢到華胥。

學童正在熟睡之際,有與他一般樣的兩個小廝,來尋學童同打陞官圖耍子。尋到耳房裏,見他齁齁的睡著。一個便去抓腳心,一個去撚個紙條兒,弄進他鼻孔底去。只見學童一連幾個噴嚏,似風邪般舞將起來,亂嚷道:「好快活!好快活!」兩個小廝每人撏了一隻耳朵,喚他醒了,問道:「什末快活?」學童道:「我才去睡,忽見枕牆上兩扇門開。異香撲鼻,一班女樂吹彈而出。個個有月貌花容,迎我去仙界遊玩。轉步之間,果然仙山,仙水,仙花,仙鳥,景致非常。一個仙女執壺,又一個把盞,連勸我仙酒三杯。第三杯還不曾吃乾,被你們囉唣醒了!」一個道:「我不信!我不信!」一個便去搶那枕兒在手。看時,只見一邊枕牆上,泥金塗寫九天遊仙枕五字。那一邊畫成兩扇門兒,上面橫個牌額寫仙界二字。看看仔細,方知所夢乃此枕之故。一個道:「不知你是真是假,今夜把這枕兒,我拿去也睡一夜,看有夢也沒有。」那一個道:「不要偏枯了!大家受用受用,上半夜是你,下半夜是我。」

費將仕拜客方回,在耳房邊過去,聽得說要分上下半夜受用。只道商量什麼歹事,一腳踢開門來。三個小廝,叢著一個白土做就光滑滑的小方枕兒,在那裏胡言亂道。費將仕一時怒,雙手搶那枕兒在手,眼也不去瞧,高高的望空一撲,在青石板上打個粉碎。可憐無價遊仙枕,化作階前一片塵。難道這枕只與尋常枕頭一般,隨手而破,別無一些靈跡顯示麼?要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