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胡浩怒燒如意冊
永兒夜赴相國寺


九天秘冊好驚人,但恐於中傳不真。
若得善傳並善用,等閒疑鬼復疑神。

當夜胡永兒解開紫羅袋外邊纏的麻索,抖出那本冊兒來,走出披屋外。仔細看時,上面題道:「如意寶冊」。揭開第一板看時,第一行就寫道:

變錢法 將一條索子穿著一文銅錢,打個肐瘩,放在地上,用物掩蓋。舀一碗水在手,依咒語念七遍,含口水望下一噴,喝聲「疾!」揭起蓋時,就變成一貫銅錢。

永兒道:「原來如此方法!」就把解下來的這條麻索子,將日間婆婆變的一文好銅錢解下裙帶來,穿在索子上,打了肐瘩,放在地下。將面桶來蓋了。去水缸內舀一碗水在手,依咒語念了七遍。含口水望下只一噴,喝聲「疾!」放下水碗,揭起面桶,打一看時,青蛇也似一堆銅錢!永兒到吃了一驚,沒做理會處。思量道:「若把去與爹爹媽媽,必問是那裏來的。如何回答?」永兒就心生一計,輕輕的開了後門,一撇撇在自家籬笆內雪地上。只說別人暗地裏濟我貧戶的。然後把後門關上,入房裏來,把冊兒藏了。媽媽道:「女兒肚裏痛也不?」永兒道:「不痛了。」依然上床再睡。

到天曉,三口兒起來,燒湯洗了面。媽媽開後門潑那殘湯。忽見雪地上有一貫錢,吃了一驚,慌忙提起把與員外道:「不知誰人撇這貫錢在後面雪地上,我拾得在此。」胡員外道:「媽媽寧可清貧,不可濁富,我的女兒長成,恐有不三不四的後生來撩撥他,把這銅錢來調戲。我今又是沒運氣的時節,一時間取用了,引得後生們到家囉唣,沒法擺布。」媽媽道:「你好沒見識,東京城內有多少財主做好事,濟貧拔苦,見老大雪,可憐這院子裏有許多沒飯吃的。夜間撇在人家屋裏來捨貧也不見得。」員外只搖手道:「難說!難說!我也做過財主的,幾曾有此事麼?」媽媽焦燥起來,罵道:「老無知!真個是人貧智短了。自古道,賢愚不等,也有捨得的,也有不捨得的。那裏都要與你一樣,你被天火燒了,怎的別個財主,天火又不燒他們?行好事的到底好。自家女兒,你卻三心四意去疑他。我女兒又不曾出去一遍兩遍,認得什麼人來,你卻這般胡說!」罵得員外頓口無言點頭道:「也說得是,我昨日出去求人三二百錢,兀自不能夠得。如今有這一貫錢,且糴五百錢米,買三百錢柴,把二百錢來買些鹽醬菜蔬下飯,且不煩惱雪下。」

三口兒歡歡喜喜過了一日。到晚去睡到二更前後,永兒自思:昨夜變得一貫錢也好,今夜再去安排看。日裏便有這心,預先尋得一條索子,藏在身邊了,永兒款款的起來,著了衣服。媽媽問道:「我兒做什麼?」永兒道:「肚裏又痛,要去大解則個!」媽媽道:「苦呀!我兒先前那幾日,有一頓無一頓,這兩日有些柴米,不知飢餓,只顧吃滯了。明日叫爹爹出去贖帖藥吃。」永兒下床,來到破披屋下,一如昨夜安排。如法用索穿錢,將面桶蓋了,唸了咒,噴一口水。揭起桶來看時,和夜來一般,又有一貫錢。永兒開後門把這錢又拋在雪地上,關了後門,入房裏睡。

到天曉,媽媽起來燒湯洗面,開後門潑湯,又看見一貫錢,好不歡喜,拿了回來。胡員外道:「好蹊蹺,這錢來得不明。」媽媽說:「莫胡說,我不怕!這是當方神道不忍見我們三口兒受苦,救濟我們。又把這一貫錢安在我家。」員外見媽媽昨日焦燥。今番再不敢說,只得含糊答應道:「媽媽說得是,安在家中,慢慢用度。」過了三五日後,雪卻消了,天晴得好。媽媽對員外道:「趁家中還有幾日糧食,你出去外面走一遭。倘撞見熟人,賺得一二百錢也好。」員外聽得說,只得走出去。媽媽心寬無事,便到鄰舍家吃茶閒話。

永兒見媽媽出去,屋裏沒人。關了前門,取出冊兒,揭開第二板看時,上首寫著變米法。永兒道:「謝天地!既是變得成米,憂他什麼沒飯吃!」媽媽床頭原有一隻米桶,一隻米缸。永兒去看時,都盛得有米。想了一回,便把桶裏的米併在那缸內。剩下的把被單舖在地下,都傾出了,祇存十數粒米在空桶內。提在披屋內來,把件衣服蓋了,念了咒,噴一口水,喝聲道:「疾!」只見米從桶裏湧將出來,永兒心慌,不曾念得解咒。米突突地起來。桶箍長久,卻是爛的。忽然一聲響,斷了桶箍,撒一地米。後人聽說變錢變米之事,因戲作詩云:

錢滿索時米滿屋,何物咒語能神速。
有人肯把咒傳吾,生願事他死當哭。

永兒見了,失聲叫苦!媽媽在隔壁,聽見女兒叫苦,慌忙走過來看。米被生人一衝,便不長了。只見披屋內一地都是米。媽媽吃了一驚,道:「如何有這許多米?」永兒生一個急計,喚做脫空計道:「好教媽媽得知,一個大漢馱一布袋米,把後門挨開來,傾下在此便去了。吃他一驚,因此叫起來。」媽媽看見桶箍散了,問道:「這米桶是我房裏的,拿出來做甚,這桶裏米那裏去了?」永兒道:「是我傾在房裏,要用這空桶,盛這披屋下的米。不想箍桶年久斷了。」媽媽道:「那大漢卻是何人,是何意故?」正在絮叨,卻被隔壁張大嫂聽了,不知高低,敲著壁兒叫道:「胡媽媽!你直恁地不曉得,是那有錢的員外財主,見雨雪下了多日。情知院子裏有萬千沒飯吃的,做這樣好事,不叫人知道。撇錢撇米在人家裏,這是陰騭。若明明的捨,怕人囉唣。這個何足爲道。」媽媽因張大嫂聽見了,便不言語。叫女兒作急收拾,自己也來相幫。

兩個兀自收拾未了,員外恰好歸來,見娘兒兩個在地下掃米,便焦燥起來道:「那見你娘兒兩個的做作,才有一兩頓飯米,便要作塌了。」媽媽道:「我如何肯作塌,叫你看!甕裏、缸裏、桶裏、盆裏,都盛得滿了。這裏還有許多兀自沒家伙盛得哩!」員外看了吃驚道:「這米卻從那裏得來?」媽媽道:「你出去了,我在隔壁吃茶,只聽得女兒叫起苦來。我連忙趕將回來時,只見披屋內一地上都是米。」員外道:「卻是作怪,這米從何而來的?」媽媽道:「永兒說他見一個大漢,馱著一袋米,挨開後門,傾下米在家裏便去了。」那胡員外是個曉事的人,開了後門看時,籬笆內外都沒有人來往的腳跡,心下疑惑,把後門關了,入來尋條棒在手裏,連叫「永兒!」永兒見勢頭不好,躲在自家房裏,不敢出來,員外把他扯將過來。媽媽道:「沒甚事打孩兒做什麼?」員外道:「且閉了口,這件事卻是利害。前日兩貫錢來得蹊蹺,今日米又來得不明。叫這妮子實對我說,我便不打他,若一句不實,我一頓打殺他。我問他,因何有這兩貫錢的雪地上,因何有這米在屋裏,這大漢的是何人。便做道是財主家行好事的,難道偏照顧我家。其中必有緣故?」永兒初時抵賴,後來吃打不過,又逼他招稱那大漢的來歷。這天大冤枉,承當不起,只得實說道:「不瞞爹爹!媽媽!說那一日初下雪時,爹爹出去。媽媽叫我出去買炊餅,回來在路上撞見一個婆婆,看著我說肚飢,問我討炊餅吃。是奴不忍,把一個炊餅與那婆婆。他道,我不要吃你的,試探你則個,便還了我。道是難得你慈悲孝順好心。便把我一個紫羅袋兒,內有個冊兒,說道:你若要錢和米,照這冊兒上的咒語,都變得出來。我初時不信,便一連兩夜依那冊兒上咒語,都變得有錢。今日媽媽在隔壁人家去了,我把變米的法兒試用,果然又變得米來。」胡員外聽得說,跌腳叫苦道:「如今官司張掛榜文,要捉妖人,吃你連累我,我打殺這妮子,也免我本身之罪。」拿起棒來便打。永兒叫「救人!」隔壁張大嫂聽得打永兒,走過來勸時,卻關著門。大嫂在門外叫道:「員外饒了孩兒則個,閑常時不曾這般焦燥,爲甚事打他。媽媽!怎也不勸勸?」員外含著一口氣答道:「大嫂可奈這妮子藏著一本冊兒,」說了半句,就住了口。大嫂道:「冊兒上寫著些什麼?」員外道:「都是些閒言閒語。」大嫂認錯了,只道是什麼私情本兒,便叫道:「你女兒年紀小,又不理會得。須是街坊上浮蕩子弟們,撩撥他論口辨舌。若不中看的,你只把這冊兒來燒了,戒他下次便是。何須動氣,把孩兒恁般狠打。」員外倒被他提醒了,應道:「大嫂說得是。」看著永兒道:「你把冊兒來我看。」永兒便向懷中取出冊兒來,遞與爹爹。員外接了道:「你記得上面的言語也不?」永兒道:「告爹爹,記不得。若看上看時,便讀得出。」員外叫媽媽點點一把柴火來,連紫羅袋兒一包的燒了。看著永兒道:「今日看間壁乾娘面皮,饒你這一遭,後番苦再恁地,活打殺你!」永兒道:「告爹爹!再不敢了。」員外對媽媽道:「又是我夫妻福神重,只是自家得知。若還外人傳聞時,卻是老大利害。」媽媽被員外亂了一場,不知高低,只索由他。有詩爲證:

昔年媽媽焚仙畫,員外今將寶冊燒。
似此火攻能調慣,爭教天火肯相饒。

說話的,有一句來問:你這書第十三回上,說聖姑姑和蛋子和尚左黜三人鍊法,三年方就,何等煩難,今日胡永兒變錢變米,卻恁地容易,可不前後相背了?看官有所不知,當初鍊神鍊鬼,都是生手做事。今日是聖姑姑設法來度他女兒,在空中暗暗佐助。若初次見得煩難時,永兒又不肯學了。你看這冊兒第一頁便是變錢法,第二頁便是變米法。也只揀永兒家中缺少的打動他心。這都是聖姑姑引誘入門處。

閒話休題,且說胡永兒被父親打了一頓,逼取冊兒燒了。好不氣悶,自去流淚。媽媽看見,勸住了。過了一夜,到次日,員外又出去了。媽媽仍到間壁張大嫂家閒話。永兒把前後門都閉了,悶悶的坐在房中思量:這本冊兒,千金難換。那婆婆一團美意,把來與我。就是變些錢米來度日,也免得求人。卻被爹爹燒了,可惜後面都沒看得,不知是什麼耍法。那婆婆吩咐不省得時,叫聖姑姑,他便來教導我。我今日雖沒了冊兒,且喚一聲,看他來也不來。若肯來時,或者他還存留得有,再與他取討一本。只怕那婆婆來時,驚動了媽媽,卻不穩,便走到天井中去,仰面看著天,低低喚一聲:「聖姑姑!」只見那婆子手攜竹杖,從屋簷而下,逕入披屋,悄然無聲。永兒跟進屋去,道了萬福。便把父親火燒冊兒之事,告訴過了。婆子道:「冊子不曾燒,原是我取得在此!」便在袖裏摸出冊兒,依然紫羅袋兒包著,毫無損傷。永兒吃驚,連忙下拜相求。婆子扶起永兒道:「我兒!我原是你前世的親娘!今番憐你受苦,特來度你。你要這冊兒,家中不能施展,也是無用。可依我言語,日裏睡眠,養息精神。夜間莫脫衣服,待黃昏人定後,但聞鶴唳之聲,便是我差來迎你的。你便悄悄出房,跨鶴而來,我與你相會,五鼓仍回。這冊兒上的術法,我一一傳授與你。得道之日,神通廣大,逍遙快樂,不可盡說也。」永兒道:「如此甚好,只是怕爹媽夜間覺察,尋覓起來,不見了奴,奴早晨回去,如何抵賴?」婆子道:「這個容易!」把手中竹杖遞與永兒,吩咐道:「我兒把這杖兒藏好,如到夜間動身時,放在臥處,將被蓋著。你爹媽若來時,便如你睡著一般。此乃仙家替身之法。」永兒接了竹杖在手。那婆婆飛上屋簷,忽地又不見了。永兒方才歡喜,把杖兒藏在蓆子底下,依著婆婆言語,不脫衣服。到黃昏時候,果然聽得一聲鶴唳,永兒便在裏床蓆子下取出杖兒覆於被內,悄悄步出庭中。只見一隻仙鶴,舒頸迎接。永兒跨上鶴背,望空飛去,須臾到一個所在歇腳。只見婆婆先在,又不是先前打扮了,頭戴星冠,身披鶴氅,甚是齊整。那婆婆把手一招,那鶴便鑽進他衣袖中去,取出看時,卻是一個紙剪的仙鶴,慌得永兒又拜下去。婆婆扶起道:「我兒休得驚恐。」永兒覺得站身之地,甚是高峻。問道:「此處是那裏?」婆婆道:「這是大相國寺中浮圖第一層,人跡不到,正好教導你。先教你個藏形法,可以穿窗入隙,出入不用開門。次教你個飛行法,跨在個板凳上,念個咒語。這凳隨意變化,騰空而起。你每夜自來自去,何等方便!」永兒會了這法,自此暮去晨回,把這如意寶冊次第領會。一來永兒聰明靈性,書符念咒,一教便會。二來多分是聖姑姑見鍊成就的法兒,交付與他,只須指點運用,甚是省力。

不提永兒學法,再說胡員外燒冊的時節,米桶裏有米吃,床頭邊有錢用。古人原說:坐吃山空,立吃地陷。一日三、三日九,那裏過得半月十日,桶裏吃的漸漸淺了,床頭錢漸漸短了。再過幾時,米盡錢空,依然有一頓,沒一頓。求告人,又沒求告處,依先沒飯得吃。媽媽重復思量起永兒變錢變米,冷痛熱疼埋怨老公道:「你卻把永兒來打,又燒了他的冊兒。今日你合該餓死,連累我和女兒受苦。你如何做這般人,靠米缸餓死,叫我娘兒兩個忍飢受餓!」員外道:「事到如今,也沒奈何。你只顧埋怨我怎的?」媽媽道:「才有些飯吃,便生出許多事來。你既然大膽打他,須有用處置錢米。如今窮性命尚在,那冊兒卻把來燒了。」員外道:「是我一時沒思算,千不合萬不合燒了。早知留了那冊兒也好。」媽媽道:「你省得時卻遲了。」員外道:「沒奈何,我陪些下情央我女兒,想他還記得,再變得些錢和米,搭救我們則個。你且去問他看。」媽媽道:「女兒自從吃你打了,再不到爹媽身邊來,日裏只在自房裏,悶悶昏昏打瞌睡。夜裏上床,便如一塊木頭相似,昏迷不醒。我前晚半夜裏起來解手,見後房門關得不緊,被風刮開了。我怕女兒傷了風,打得燈火看時,他緊緊擁著被兒睡倒,隨你左搖右搖,只是不醒。好端端一個聰明孩兒,被你一頓拳頭打呆了。還記得什麼冊兒不冊兒。要問他時,你自進他房去問,我沒這副嘴臉。」員外真個走進房裏,陪著笑道:「我兒!爹爹問你則個,冊兒上變錢米的法你記得也不記得?」永兒道:「告爹爹!不記得了。」員外道:「我兒!救了爹娘,又不搭救了別人,休得使性,是做爹的不是了。」永兒只不開口,媽媽跨進房門,把員外一㩳,罵道:「死漢走開!」娘的向前道:「我兒!莫看爹面看娘面,好歹記得些法兒,便救娘的性命則個。」員外道:「今後再不打你了。」永兒道:「前番因爹爹打了,都忘記了,暗暗記得些兒,不知用得也不。爹爹!你去取凳子坐定。我叫你看。」員外依了女兒在板凳上坐了,只見女兒口中念念有詞,喝聲「疾!」那凳子從空便起。嚇得媽媽呆了。員外頭頂著屋梁,叫:「救人!」下又下不來,若沒這屋,直起在半天裏去了。正是:

不曾施展神通手,先把親爹耍一場。

未知胡員外如何下來,且聽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