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佳人才子大團圓
醜婦蠢夫皆遂意


察出真情,君恩廣布陽春。不賢醜婦,酒鬼兒郎,從今各悔前事。
才子佳人,美滿聲,成就鶯求友盟。始信雙棲,于飛二女,樂自天生。

——右調《柳梢青》。

話說晏、李二臣,各爲子女齊上本章,一時朝廷震怒,敕下法司勘問。這法司姓諸名賢。甚有風力。因接了旨,細細想想道:「這事非關朝政得失,不過兩家各爲兒女起見,原無大事,止因賜配,故此交章,觸怒聖容,著我審明回奏。合該拘審,只是我出晏、李門下,又且旨意不曾說是削職審問,審問時殊覺不便。若不審問,何以復旨?」因又思道:「我見他們本上說是彼此相謀中毒,何不拘他夫婦來審明回奏?」因欲差衙役出去。又想道:「既欲周全大臣體統,又豈可令其少年子女出入公堂?我想既是夫要毒妻,妻應死矣,妻若毒夫,夫應死矣,怎肯同食同死,又且相救俱存?其中必有隱情秘密之事。今一旦拘審,自然奉旨而來,倘兩人俱不吐實惰,我難道好用刑法?我今須得如此方得明白。」遂喚過衙役吩咐一番而去。正是:

論情論理萬千般。若不求明心豈安。
執法徇情俱有錯,從今始信做官難。

眾役分頭行事。有幾個衙役到了李吏部家,著人進去稟知。李吏部自出廳中,眾役跪稟道:「我家老爺今早接旨勘問,宜該老爺與晏老爺並公子與小姐同去聽勘。只是我家老爺體念大臣,曲護周全,不敢有傷國體,是以只求老爺將平日服事公子的相信之人,與小的們帶去,便可回旨。若留匿一人,審出來拘,反有不便。」李吏部道:「既是你老爺如此周庇,豈有留匿。」隨即著人喚出,與眾役帶入衙來。早見那幾個衙役也將晏府中服事小姐的丫鬟僕婦帶入衙來。

此時,已有人入內報知,褚法司坐出堂來。眾役將兩家男婦帶見,各跪兩旁。褚法司道:「今日審問,原不與你眾人相干,因你家兩位老爺本中說,公子與小姐互相毒害,我老爺不知內中委曲,故此喚來。如今也不必個個推求,只問你們,男婦中平昔是那個最得公子小姐相寵信之人,實實說出,即放汝等回去,我老爺並不難爲。」眾人見法司說話和快,便你我相推,卻推薛漏、錦霞來道:「這二人是公子小姐的心腹。」褚法司即喚近前,怒喝道:「你家老爺本中說,公子小姐皆是你二人暗謀下毒,今日見我老爺,若不實實招出,定用刑法。」薛漏忙磕頭道:「這事並不與小人相干,此乃公子自作自有受的事,小人死也不敢承認。」法司道:「你且說,你家公子怎麼自作自受?說得明白,我便饒你。」薛漏只得說道:「只因我家公子素性愛色,不知那裏蹺得趙少師有位小姐才貌雙全,苦要老爺爲他婚娶。不期這小姐先受了司空約老爺的聘定。我家公子心不甘服。苦求老爺上疏爭娶,卻得天子賜婚,將晏小姐嫁了我家公子。誰知這晏小姐是個京師有名的趷跶麻臉佳人,公子十分不願,卻是老爺再三勸道:『皇恩浩蕩,不可違旨』。公子只得忍氣成親。不期成親之夜便就吵起,以致你見我嫌,我見你憎,直吵鬧到如今。一日,因晏小姐忒罵得狠毒,說是冤家相對,若不先死了一個,冤家怎得開交。公子聽了,因起了念頭,要毒死晏小姐,卻沒處下手。恰值這日晏老爺送了食物來與小姐吃,公子乘空下了毒藥。只道小姐中毒必死,故歡歡喜喜走入軒中,著小的打聽。及打聽了小姐中毒死信來報公子;不期公子也死在軒中。這是公子毒死小姐的事,小人知道。毒死公子的事,小人實實不知。」褚法司聽了,只是暗笑,正要再問,只見錦霞忙跪上前道:「原來公子起了這樣噁心腸,要害我家小姐,怪不得我家小姐也要害他。」褚法司道:「你家小姐既有此美名,必能自諒,怎麼又憎賺公子,就要毒他?」錦霞道:「我家小姐臉上雖有花斑麻點,卻虧鉛粉搽涂,又能簪花插翠,自負絕色佳人,想配才子,不嫁匪人。故此我家老爺爲他費盡機關,終年選擇。忽卻一日,有個新中進士司空,因見他年少清俊,料他未娶,央謀說合。誰知司空一味拒絕,說是聘了趙小姐。我家老爺細細訪問,遂上一本,要他俱罪就婚,不想天子知司空已聘趙小姐是實,竟將我家小姐賜婚了李公子。這李公子是個酒鬼,醉後無德,又且一身穢臭難當,故此小姐心中大恨錯嫁了他,每日不容他見面,時常說道:『我這一樣香噴噴的美貌佳人,怎同這個齷齪酒鬼作對?』因要算計他早死,故此將毗霜藏在酒中,放下軒內,知他每日到軒,看見有酒,自然要吃,吃了必死。不期這日,公子恰害小姐,他又恰恰吃了小姐的毒酒,雙雙懼死,卻得兩下俱得救轉。只此實情。」褚法司聽了,微笑道:「原來有這些情弊,聖上如何曉得。我老爺自有本章入朝。你們眾入且自回去。」遂退入內衙,違夜寫成一疏,次早入朝呈上天子。天子從頭看去,只見上寫道:

法臣褚賢謹遵聖諭勘問事:臣勘得晏、李二臣子女,男非子建,常懷美色之求;女豈夷光,竊慕才郎之配。是以名門非拔類,就願於歸;望族少才華,漫牽紅兔。十年待字閨中,數載鰥居潭府。一朝春到,俄聞燕語花香;頃刻陽和,早遍鶯啼柳媚。聞風思聘,不道宛子已約司空,見美致身,詎料司空久婚如子。以致兩相悵望,互結幽懷,一欲奪司空之娶,一欲求趙女之婚,各訴其父,各達天聽。而陛下乾斷秉衡風化。以爲司空、趙女,較才,愛才,已盟訂終身,雖未成婚,豈容妄議。垂念李仁勤政,晏黻有功,不加遣責。各有子女,因其事,而合兩姓之歡;察其情,以遂三星之願。此乃皇上洪恩而至公切當者也。豈知成親未久,兩下相嫌,晏女嫌男糟粕模糊,人起渾名酒鬼。李男嫌女斑麻趷跶,自稱絕代佳人。是以身近心冷,形乍親而神先厭,終朝怨詈,曉夜更張。幾次喧拳,直欲並命是超生;數番擦掌,看作拼死爲解脫。以致生不能生,死不能死,因而兩下蓄謀,各自暗藏毒藥,巧處下手。適晏母送羹饋女,李男邀入秘室,入藥送進。晏女不知而食,自應死矣。李男得計,自謂將來無可厭之人,靜候軒中。忽聞酒香,開壇渴飲。誰知此酒乃晏女設此機關。未有好酒之人見酒而卻走也,一時內外雙雙同斃,幸得各父母灌救。前啟輾轉,不察委曲,各稱毒害子女,交章瀆聽。臣今勘出實情奏聞,伏乞主裁。

天子覽罷,有動於心,因想道:「當日司空約這段婚姻,朕欲即使諧伉儷,因恐他新進後生,觸大臣之忌,故使緩之,以待後命。他也知機,就忙忙上表養親。後來假滿來朝辦事,這些時,到也忘記了他這段才美姻親,到是朕誤了他。如今有個主意,他兩家男女各嫌貌醜,若論相女配夫,醜男配醜婦,理之當然,怎麼自不知愧!若將他二人處置一番,益生怨恨,怎得和好?若要斷離,又無此理。欲要責備晏、李治家不正之罪,卻又爲兒女閨中不和之遺累,又非盛世所宜見。何不命司空約與趙成親,他二人男才女貌,自然是對玉人,相欽相愛,不失夫婦之理,使他醜夫醜婦,勤勷內外,他才曉得才貌不及司空,醜形不如趙女,自然悔悟,自羞自慚,轉得和好。此乃以德化之,則不罪而罪之也。」因傳旨宣司空約上殿。早有內臣奏道:「前因南直隸雷火擊傷寶藏庫,書籍、器皿散亂,已奉旨查理,尚來復命。」天子正欲開言,早見班部中走出一個人,俯伏金階奏道:「臣庶吉士司空約,前蒙聖恩,差往南直隸查看雷火,修輯散亂書籍。臣到日,查看雷火,止傷損了外面數間小房,並未擊傷寶藏庫。臣因不敢稽留,星夜還朝待罪。適才朝見畢,不敢僭越奏陳。不意陛下宣臣,臣只得奏明復旨。」天子忽見司空約俯伏奏事,不覺龍顏滿心歡喜,道:「賢卿來得恰好。朕因昔日權作冰人,誤牽二姓作合,以致各生嫌怨,皆因才貌不揚。卿與趙女以詩才作合,可謂好逑矣,朕今日只得又做月老,使卿完此一段姻緣。朕今有個主意。」因宣李仁上殿道:「卿有子而不能責其過,反爲掩飾,本該治罪,但念卿政事有補,不加切責。可同晏黻各帶子女到曲阜,使他夫婦服役司空約與趙女成親,學習閨范,方知才美作合,與眾不同,豈容妄求。若要不洗心滌慮,改過前非,罪不輕宥矣。」遂命賜司空約金蓮寶炬,錦彩百端。又敕直隸撫臣王懋撮合,勤勷盛典。李仁到此,無可奈何,只得與司空約一同謝恩退出。正是:

只道炎炎可奪人,誤將兒女結朱陳。
世間醜陋應多姣,且去雙雙學大賓。

這一番,司空約是奉旨娶親,十分榮耀,一應大小官員俱來送賀餞行。不日起身,望曲阜而來。這李仁與晏黻雖覺惶愧,然亦自悔家庭訓教不嚴,釀成此禍,深感天子洪恩,不加罪責。今奉了旨意,只得各帶子女,跟著司空在後而行。

且說如子與宛子當日相見,定了姊妹,靜候閨中。因恐司空約進京,晏、李二人嫉妒,甚是放心不下,打發了兩個家人進京,悄悄打聽。打聽了來說,奉旨往南,知是中傷。復又知李公子與晏小妞彼此下毒,父母各上本互參。如子聽了著驚道:「兩家上本,必要究問李公子晏小姐婚姻不願之故,幸得司空先己出京。」過不一日,有人來報:司空約進京復命。如子道:「他兩家事情尚未宸斷,今勿匆進京,豈不見機生恨之情。」因又著人打聽了來說:「司空約奉旨婚娶,不日就到。」以致許多事情,細細報知。如子與宛子聽了,俱各驚驚喜喜。宛子道:「皇上既已賜婚,卻遣晏、李二臣並子女來服役,這是甚麼緣故?豈不又是一番多事。」如子道:「賢妹未及細察,這是聖上用意深微,大爲才人生色,抑且消盡蠢癡的妄想。」宛子道:「爲才人生色,愚妹已知,這蠢癡妄想,卻是怎麼緣故?」如子道:「只因他二人不知自己醜惡,不能安分,互相怨嫌。若知才與才合,美與美並,方是好逑,彼今見我們與司空才相若,貌相當,內反子心,男見司空必生抱愧,女見賢妹與愚姐,必致懷慚,豈是司空之配,賢妹之偶,始知醜與醜爲緣,自無怨尤而安分矣。此乃皇上不罪之罪,而曲全其夫婦之好也。」宛子聽了大喜道:「賢姐之論,實愚妹所不及也。」

過不一日,早是王撫台先差人來報知,一面爲趙小姐料理家中,一面差官迎接司空到衙歇息,又一面著陰陽官擇了吉日良時。先一日送晏小姐到趙府中與二位小姐催妝,又令李公子同著儐相臨期承值。到了這日,司空約烏紗絳服,打著翰林執事,李吏部與晏尚書及王撫台並合城官員,各用執事員役送親。一路上鼓樂暄闐,流星爆竹。將到趙府門前,三聲炮響。李公子引著一班儐相,將司空約接到大廳上站立,然後迎請二位小姐出閣。不一時,早見晏小姐引著一隊眾侍女僕婦,攙扶著兩位小姐走出廳來。此時廳上廳下,燈燭輝煌,異香繞室,簇擁著兩位小姐。司空約居中,趙如子居右,宛子居左,共立紅氈。一時李公子與儐相贊禮,晏小姐與眾侍女攙扶,先拜了夭地,又拜謝了聖恩。司空約因是欽賜完婚,不及迎請父母,使人在上面排了兩張大椅,同著二位小姐,朝上拜完,然後夫妻交拜了四拜。拜完,送司空約夫妻三人同入洞房,共飲合巹筵席。外面的筵席是王撫台爲主,相陪李吏部與晏尚書以及各官,也說不盡十分富麗。這司空約與趙如子、宛子共飲合巹,三人是才美相合,俱不作人間閨閣態,因而說說笑笑。或說一回詩文,或致一番思慕,你謙我讓,你見我是玉人,我見你是仙子。此時司空約左顧右盼,喜入心窩。酒過半酣,遂命撤去筵席,因笑問道:「百歲良緣;今夕爲始,不知二位夫人置下官於何地?」趙宛子笑道:「妾與郎君作合,皆賴趙白慨許雙棲,只問趙白便知。」司空約含笑請問如子。如子笑道:「郎君解人,當日議雙棲之意爲何,又不必問妾。」司空約早會意,忙一眼看入錦帳中,已設得長枕大被,因滿心歡喜,催促侍女出房,擁了如子、宛子,同入錦被窩中,共受無窮之樂。正是:

花樣嬌枝柳樣柔,你貪我愛樂風流。
相傳虞舜英皇美,不道司空二女儔。

外面眾官,直暢飲到半夜方各自撤歸。

到了次日,司空約拜謝諸官,因而三朝,滿身無不風光暢美。因念及李公子與晏小姐夫婦不合,今又奉旨羞辱,心甚不安,遂與如子、宛子商量,內外勸美。此時李公子早已自知才貌不及司空約,怎能配得趙小姐。這晏小姐見趙如子趙宛子各擅才美,以已形之,怎能嫁得司空。今得司空約與二位小姐彼此內外勸合,無不依允。司空大喜,遂一面相請王撫台並李吏部、晏尚書來,大開筵席,與李公子、晏小姐作和合筵席,又一面著人收拾東廳以及花園,使他作臥房。此時李公子與晏小姐果然嫌念俱消,十分和好。李吏部與晏尚書見子女歡好,知是全虧司空約與二位趙小姐勸好之力,過了些時,各率子女拜謝。司空約與如子、宛子彼此慇懃相好。又過了些時,因欽限難違,遂相約一同進京。

到了京中,次早朝見天子,各謝恩畢。李吏部與晏尚書細述司空約與趙如子、宛子郎才女貌,庶不負才美姻緣,又述自家子女皆賴司空約夫婦勸好。天子聽了,龍顏大悅,以爲配合得宜。過不多時,司空約因在京事冗,遂著人將二位小姐接入京中同享快樂。因司空約在院中才情風力,直升至侍講。因念父母在家,無人侍養,遂告假養親,帶領二位小姐拜見父母。此時如子、宛子各生二子,司空約到假滿入朝,又做了官。數年,直做到文華殿學士。因想恩榮已極,遂急流勇退,告致來家。不久,父毋前後謝世,司空約曲盡子禮,功名已灰,只與如子、宛子終日陶情,怡然山水,復又教子成名,將宛子所生,入籍曲阜,接繼趙少師一脈,又將如子所生,接續了列眉村趙姓一脈。後來四子各登顯宦,司空約與如子、宛子安享四十年清閒之樂,前後繼歿。至今有人稱頌其事,因而譜出,題曰《才美巧相逢宛如約》云。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