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居士

余少時習舉業,中年繁於家政,老則靜養餘年。每嘗好觀小說,蓋世之傳奇,余皆得而讀之矣。戊午之夏,博陵崔子攜書一部,名曰《白圭志》,請余爲序。余詳觀其事,則有衡才之德,張宏之奸,楊公之神,中常之義,種種事端,詳於其中,大有正人之心法也。才子佳人得七情之中道,善惡報應見百行之規模,此皆通俗引正之書也。然以鑒史稽之,則又未見其事矣。夫造說者,借事輯書,尚以爲難;若平空舉事,尤其難矣。如周末之列國,漢末之三國,此傳奇之最者,必有其事而後有其文矣。若夫《西遊》、《金瓶梅》之類,此皆無影而生端,虛妄而成文,則無其事而亦有其文矣。但其事無益於世道,余常怪之。今子之書,則無論其虛實,皆可以爲後世法者。是以詳加評論,列於才子書之八,付子刊之。磋乎!子之力出於虛,亦猶《易》之取象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