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四十六 除禳水火漂焚品


道言:昔於靜樂天中,飛青寥歌大無畏土,受元始度人除禳水火漂焚妙品。元始天尊當說是經,周四十過,以召十方,始當詣座。天真大神,上聖高尊,水火二司大將仙君,將軍吏兵,行水發火官曹掾吏,度厄拔難真人,無鞅數眾,乘空而來。紅黑奔雲,虎輿甲馬,黃麾絳節,翠葆朱旛,疾雷沸天,雄風偃嶽,異彩祥光,縹緲鬱勃,洞煥太空。七日七夜,諸天宮鑰震鳴,殿觀傾動,日月星辰,靈芒噴射,煒燿停輪。仙梵伫雲,迴霞繞斗,碧影輕泛,紫烟結樓,一國地土山川林木,緬平一等,無復高下,土皆作蒼玉,無有異色。眾真待座,元始天尊玄坐空浮五色自然飛仙十華之座。說經一徧,諸天大聖同時稱善, 是時,一國男女,受福諸天,常樂道化。說經二徧,太微紫微,水火二曹,奏功紀德,陰陽調平。說經三徧,日帝奉笏,月后致恭。說經四徧,二曜三元,咸來禀命。說經五徧,水母運機,延劫永世,火官布筭,增曆益年。說經六徧,考罰得宜,無有橫枉。說經七徧,漂焚息苦,燒溺業消。說經八徧,三界晏安,不生驚擾。說經九徧,地鑪天竃,飛伏合倫。說經十徧,厄運俱濟,人物乂寧, 是時,一國是男是女,莫不傾心,皆受護度,咸得長生。

道言:是時,元始天尊說經一徧,東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功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二徧,南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察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三徧,西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罰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四徧,北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直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五徧,東北無 極無量品水火司厄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六徧,東南無極無量品水火司令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七徧,西南無極無量品水火司錄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八徧,西北無極無量品水火司禁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九徧,上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命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十徧,下方無極無量品水火司非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十徧周竟,十方無極水火二司典錄大神,一時同至,一國男女,傾心歸仰。來者皆各頂禮,讚歎已證天尊。願不罹水火大小劫災,三界遷易之難。尚處世身,願不罹水火焚漂燒溺之厄,不爲三官考按罪錄,刑在水火,罰於漂焚。乞使二曹順理天政,和均人界,清裕鬼道,沈鎮邪神祆吏,無妄行水發火,作非橫之厄。稽首元始,欣聞至要,各以天寶妙具,神州真𧵥,勢同雲集,無鞅之眾,迮國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於是元始流眄十方,俯觀眾會,振衣進几,迴天轉地,吹爲水光,呵爲火燿,二景交飛,遊龍宛轉,翔騰虛極,良久之間,變成寶珠,大如黍米,懸處高空,去地七丈。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聖高尊,度厄拔難真人,水火二司曹掾將吏,漂溺焚爇執罰大神,無鞅數眾,俱入寶珠之中。天人仰看,惟見勃勃從珠口中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國人廓散,地還平正,無復欹陷。元始即於寶珠之內,說經都竟,眾真監度,以授於我,當此之時,喜慶難言。法事粗悉,諸天復位,倏欻之間,寂無遺響。 是時,天人遇值經法,普得濟度,全其本年,無有中傷,傾土歸仰,咸行善心。不猛不怒,不侈不迅,不察不蕩,不散不時,不諂不回。言尚明析,口無惡聲,齊同慈愛,異骨成親。國安民豐,欣樂太平,經始出教,一國以道。預有至心,宗奉禮敬,皆得度世。

道言:元始天尊說經中,所言並是諸天上帝內名,除禳水火漂溺焚燒隱韻之音。亦是真王內諱,禁勑水火二司,不得妄溢行發二考,虐暴生民,呼召主宰百靈之隱名也,非世之常辭。上聖已成真人,通玄究微,法寶已靈,水火之變,尋源得涇,燔燎炎暴,知究祖因,能悉其章。誦之十過,諸天遙唱,萬帝設禮,水土火藏,淵靜明離,河海湛默,赫烈防扃,日月停景,璇璣不行,群魔束形,鬼精滅爽,焚爍潛息,漂溺自平。至學之士,誦之十過,則黑精守位,赤怪不生,魔魅喪眼,鬼妖滅爽,濟度水火,危厄不生。所以爾者,學士丹宮未成,水騰火降,體未洞真,召制二司,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姦祆,束縛遊火大醜故氣,但卻邪度厄而已,不能使水火二神,絕諸考罰。輕誦此章,身則被殃。供養尊禮,門戶興隆。世世昌熾,與善因緣,水火不干,神明護門。斯經尊妙,獨步玉京,制御水火,除禳漂焚,爲萬道之宗。巍巍大梵,德難可勝。

道言:水火二司,有大威神,號五嶽總領真君。主放大水漂流蕩溺,發暴火焚爇燒延,護善去惡,考罰罪人,下逮地獄寒池,火車漂焚,重苦烹注,亡魂謫役泉曲,火山之府,煮漬焦然,悉隸真君。天有二燿,陰陽靈根,照映下民,而惠災福,非行禍厄之權也。此大威神,與九天司命,採訪使者,五嶽丈人,五嶽都司,共治水火。水火之罰,有六將軍,以布令行災。主水之將,河魁將軍杜元吉,天錄將軍張子華,執符將軍沙伯晃。主火之將,捷疾將軍劉天鏹,定界將軍周君釆,發火將軍石完夫。世界有水火之穴,伏藏陰陽之精,化爲水火之龍。民有危厄,則飛龍降災,水火併至。北斗中勑,北帝列司,領水火神龍之政,號玉光紫靈夫人,官吏數千,典掌其職。生人先世有罪幽魂,在水火之獄,徒水火之役,運水灌四漬之穴,伐薪煎百里之鑊,洪波滔天,烈火亙地,一日一夜,受苦無量。凡誦是經十過,諸天齊到,受苦眾生,出離水獄,遊神紫臺,出離火獄,上昇朱官,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爲貴人,除禳漂焚,福慶自生。而好學至經,功滿德就,靈寶成丹,身生水火,七返九還,皆得神仙,飛昇金闕,遊宴玉京也。上學之士,修誦是經,真水上浮,靈火下溫,日藏於海,萬竅生雲,皆即受度,飛昇南宮。世人受誦,則延壽長年,後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暫滅,不經地獄,水火漂焚,即得返形,遊行太空。此經微妙,普度無窮。一切天人,莫不受慶,無量之福,生死蒙惠。上天所寶,不傳下世。至士齎金寶效心,盟天而傳。輕泄漏慢,殃及九祖,長役鬼官。侍經五帝,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營衛神文,保護受經者身。

道言:正月長齋,誦詠是經,爲上世亡魂,斷地逮役,水火功考,度上南宮。七月長齋,誦詠是經,除禳水火漂焚,身得神仙,諸天書名,黃籙白簡。削死上生。十月長齋,誦詠是經,除禳水火,使二氣和平,爲國王帝主,君臣父子,安鎮國祚,保天長存,世世不絕,常爲人君,安鎮其方,民稱太平。八節之日,誦詠是經,赤黑順界,萬物遂成,得爲九宮真人。本命之日,誦詠是經,陰無僭陽,臣忠於君,火降水升,德下而尊,魂神澄正。萬炁長存,不經苦惱,身有光明,三界待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名書上天,功滿德就,飛昇上清。

道言:行道之日,皆當香湯沐浴,齋戒入室,東向,叩齒三十二通,上聞三十二天,心拜三十二通,閉目,靜思身坐青紫絳三色雲炁之中,內外蓊冥,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獅子、白鶴,羅列左右,典總水火二大靈司神官將吏,備衛前後,日月照明,洞煥室內,項生圓象,光映十方,如此分明。密呪曰:

無上玄元,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玉童,傳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人,關啟所言。今日吉慶,長齋清堂,修行至經,無量度人,願所啟上徹,徑御無上三十二天元始上帝至尊几前。

畢,引炁三十二過,東向誦經。

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

元始洞玄靈寶本章,除禳水火漂焚,保劫度人。百魔隱韻,從濟自然。二象交輪,無無上真。元始祖劫,神化無神,有一未形,氣生空玄。大器內溫,溫則氣升。升爲玄露,降爲天津。水爲帝先,太一杳冥。溫氣成炎,火爲神津。火明水晦,二象備成,水盈器中,火動神溫。溫久泫液,結凝玉京。九宮八門,安鎮十方。開明赤黑,是爲天根。水火無祖,一九化真。丹靈熒惑,玄老大辰,辟非朱鳳,蒼龍晶精。百六陽九,剪滅凶群。游火黑祆,戰物災民。道可除禳,化空成文。是名大法,玄中之玄。三元八會,鳳真玉篇。高祕神文,億千萬年。真王治世,應運流傳。普度生死,一切苦魂。咸悉應符,永劫長年。歷水過火,三災不登。暴氣邪侈,移變世間。成災可除,將至乃禳。焚爇漂溺,速離遠方。帝君行令,敢有來當。太虛焚氣,運轉元綱。中有除禳水火漂焚之神,中有南極長生之君,中有度世司馬大神,中有好生韓君丈人,中有南上司命司錄延壽益筭度厄尊神。迴骸起死,無量度人。今日校錄,諸天臨軒。

東方無極風力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南方無極威燿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西方無極金光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北方無極洞淵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東北無極制姦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東南無極熾爓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西南無極水藏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西北無極禳禍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上方無極拔難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下方無極度厄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

十方至真除禳水火漂焚神王,長生度世無量大神。並乘宸霞錦光玉輿,紫清瓊輦,彩蓋霓輪,驂駕五鳳,十二玄龍,建招真之節,八景靈旛,前嘯金簞齊唱,後吹玉鑰同鳴,獅子白鶴,嘯歌噰噰,列真啟途,群仙翼轅,億乘萬騎,浮空而來。傾駕水火,監檢生靈。神霄府相,青華上宮,韓君僊伯,消災大神,執籙把籍,齊到帝前。隨所應度,嚴校諸天。普告三界,無極神鄉,連宛之府,靈紐之宮,六天九獄,冰池火山,救解衝蕩,漂溺焚燼,過度生關,沈屍苦魂,釋赦三官。上解祖考,億劫種親。疾除罪簿,落滅惡根,不得拘留,逼合鬼群。元始符命,時刻昇遷。火翳寒庭,部衛形魂。制魔保舉,度厄南昌。死魂受鍊,僊化成人。生身受度,劫劫長存。隨劫輪轉,與天齊年。永度漂沈焚蕩之苦,超淩三界,逍遙上清。上清之天,天帝洞覺,無色之境梵行。

東方八天

慶華瑤虞天,帝臺昌舞霞。
歷明資玄天,帝靈谷振光。
控神九真天,帝巴慈引祥。
日觀揚靈天,帝都奇昇方。
步奇乘角天,帝統貟羅。
氏舍次東天,帝真陀流淵。
妙律垂科天,帝閱道維美。
定儀師微天,帝伯初桃英。

南方八天

爍寰理赫天,帝孫愚道奕。
禁明威勇天,帝鄱滿祁桓。
安樂昭仁天,帝鬱禎英。
陽化度僊天,帝幽雲靜坊。
微境沖遊天,帝子殊衡。
史滔逸魂天,帝符乾處寧。
赤洞顯幽天,帝徧常澤墟。
利泰猶和天,帝召無僅剛。

西方八天

梵氣七真靈曜天,帝繼元正基。
白章文皇天,帝越定莊。
台玄極義天,帝僊閔弗冥。
江霞子湘天,帝韜樞蓋倉。
中遙玄變天,帝師元同瑰。
靜妙委神天,帝嶽錄華由。
洞光素燿天,帝落丘造章。
制飛鎮精天,帝穴汨求輔。

北方八天

麗正真期天,帝黃武明。
超空昇化碧炎天,帝詔智賓。
玉奔紫景露陽天,帝宗耀湟。
祕清瑤章神府天,帝仲季綿。
寶陳華几降龍天,帝學吉隆。
雲澤敷成天,帝達司進行。
紫融通微天,帝芾儀開。
正真萬齡天,帝建裕崑。

三十二天,三十二帝。諸天隱諱,諸天隱名。天中空洞自然靈章,諸天隱韻,除禳水火漂焚之音,水元太一之尊,火元赤皇之神,發水大魔,行火真靈,九陽十陰,變化上清。無量之奧,深不可詳。敷落神真,濟拔漂焚。今日欣慶度厄,除禳卻氛,禁勃典司,歷關諸天,請滅漂焚,斬絕邪冤,飛度水火,名列太玄,魔王監舉,無拘天門。東斗紀善,西斗降祥,北斗水考,南斗火殃,中斗定刑,燎溺存亡,罪大殞命,責輕受厄。青帝監魂,白帝攝魄,赤帝執炬,風火煥赫。黑帝揚波,漂蕩無極。黃帝中主,統行誅殛。青天魔王,監試群姦。赤天魔王,擲火騰烟。白天魔王,汹濤反山。黑天魔王,洪波汨淵。黃天魔王,焦屍泛骸。五帝大魔,萬神之宗。飛行水火,總領威兵。麾幢鼓節,遊觀太空。熾爓赫奕,滔天縛龍。上天度人,嚴勑北酆。真王受命,救難迎祥。八威衛駕,猛馬巡疆。飛天息火,大帥塞洋。除禳橫厄,厭解擊衝。敢有干試,抗拒上真,司非定罪,巨天注名。赤祆大醜,收行天丁,千千遏塞,萬萬滅形。敢有漂溺,燒害良民,三官北酆,明檢鬼營。不得容隱,金馬驛程。普告無窮,萬神咸聽。三界五帝,列言上清。

元洞同域,水炎二鄉,陰含陽精,陽賴陰疆。二氣成物,能柔能剛。眇眇億劫,混沌之中,上浮爲色,下沈爲淵。水火遍空,合質凝天。天上天下,無幽無冥,無形無影,無極無窮。溟涬大梵,遼廓無光。水火既生,三界境完,久則氣勝,進退升遷。制暴遏邪,水火立官。考校罪業,泉曲火山。醜類僭逆,僞妄行燿。漂溺天人,焚燎區寰。吳帝震怒,符召百神。玉章正氣,赤文命靈。黑精啟胞,龍母拖紳。钁天振威,主領萬兵。郁默執旗,醜伯攝精。元老奉詔,掃蕩妖氛。收捕遊火,開通水精。不得犯縱,明敬教言。清肅宇宙,歸奏帝前。威光下照,廓開八門。普赦北酆,受報窮魂。悉令玄悟,明道之根。因緣輪轉,上生諸天。永享大福,鍊胎飛僊。超出三界,高居太清。蘂臺遊宴,齊對功貞。玉音攝氣,洪波自平。靈風聚煙,狂爓不然。停波息爓,水火二光。按科金律,神文化真。真中至神,長生大君。御火旺德,萬天稱尊。飛形九霄,統政萬靈。無英輔相,白元泳淵。太一冥燿,司命光旋。桃康二景,字合精延。執符把籙,保命生根。上遊上清,出入華房。八冥之內,細微之中。下鎮人身,泥丸絳宮。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轉回靈,萬炁齊仙。除禳漂焚,救苦度人。消滅厄會,散解危迍。帝君頒令,罪福甄分。普受開度,死魂生身。身得受生,上聞諸天。諸天之上,各有生門,中有空洞謠歌之章,真王靈篇,辭參高真。

第一除滅水厄漂溺飛空之音

水官檢精,總御北元。理陰制陽,平定河源。
醜類亂天道,群祆歸一時。蕩蕩移山嶽,舟楫安能施。
河伯遠避勢,蠥蜃來助威。生民罹此災,空闊天難知。
血肉飽魚龞,骨骸落沙泥。悲風吹九陰,呱呱終夜啼。
大命即夭枉,流浪無所依。祆乘其祭祀,靈爽知何之。
真王降九霄,攝凶送七非。馘耳斷腰頸,山河戮其尸。
玉符召靈,死魂受生。詠此洞章,丹簡書名。
皆受拔度,上升朱陵。

第二禳解火難焚爇之章

火官察惡,領典南司。大星熒熒,老人赤衣。
臂弓鶉首,乘駕辟非。萬物賴功,流火玉池。
天機御省,六門景煇。下官竊政,亂行誅夷。
中夜忽起,疾風交馳。碧煙如龍,烈爓橫施。
萬丈灼灼,聲侔隱雷。驚呼垣奔,迷不出帷。
肉潰脂流,殤鬼急追。斷髻焦髮,氣逐餘灰。
魂游冥冥,猛火離離。脫有來饗,惡鬼齅之。
渴不得飲,因不獲栖。僊聖在天,孰謂使知。
天官按行,執凶紏非。玉符制火,鬼道莫違。
帝君有命,普獲純禧。生民晏安。不涉傾危。

第三除禳度厄拔難歌曰

玉清之上,神霄鬱開。帝都九門,中有大君。
錦裳絳衣,碧冠珠纓。統治三界,十方萬天。
千二百曹,咸職列官。八百七十,按局群僊。
七元罪福,水火氣元。制命勑律,佐理億千。
校錄生死,河海谿泉。敢有故氣,變化幽關。
妄行水火,毒害生靈。焚爇漂溺,猖獗不停。
寶章玉符,密告帝庭。威劍巨斧,斬伐鬼精。
水平火息,厄難無侵。誦詠洞文,祈天引誠。
真王下觀,青籙記名。除禳度死,七祖超昇。
氣鍊變僊,神飛意靈。萬世蒙福,俱登玉京。

此三界之上,飛空之中,真王歌音,音參洞章。誦之百徧,永禳焚溺,名度南宮。誦之千徧,真王保迎。萬徧道備,飛昇太空,過度三界,位登僊公。有聞靈音,魔王敬形,勑制地祇,侍衛送迎,拔出地戶,水火厄難,七祖昇遷,永離幽冥,魂度朱陵,受鍊更生。是謂無量,普度無窮。有祕上天文,諸天共所崇。泄慢墮地獄,禍及七祖翁。

道言:此二章並是諸天上帝,及神霄真王隱祕之音。除滅漂蕩之厄,禳解燔燎之災,邪精魔類,盜行水火,毒害生靈,妄求血食鍾鼓之響。真王檢察,斬戮邪魔,安施玉符,辟斷非橫水火之厄。若有身歿水火,魂魄精識爲上古傷鬼男女之𦍙所憑,自赴水火,或世世水厄,年年火災,皆是邪神竊權天司,擅興焚蕩。學者敬誦此經,以爲救度,即能除斷。皆是大梵之言,非世上常辭。言無韻麗,曲無華宛。故謂玄奧,難可尋詳。上天所寶,祕於神霄玉清王府東華藏室,應運下傳。若有至人齎金寶質心,依舊格告盟真王,然後而付焉。

道言:夫天地爲水火之神器,天河在上,則水鼎上居,火海在下,則火鼎下儲,太空在中,日月爲藥。日月者,水火之根本,繫於南北二斗,爲太微紫微兩極都曹。以水親火,則水能尅火。以火隔水,則火能尅水。水火均等,則既濟成物。水火有太少之運,則萬物爲之刑災。上天以水火爲生化之樞機,樞機得則天政成。下官故氣,六天鬼魔,盜水火而用之,以害生類。帝君出除禳之法,救濟在危厄者。大至天地運度否終,日月五星虧盈,至聖神人休否,細至末學之夫疾傷。凡有此災,同氣皆當齊心修齋,六時行香,十徧轉經,福德立降,消諸不祥。無量之文,普度無窮。

道言:夫末學道淺,或僊品未充,運應滅度,身經太陰。此皆身中淨霐之水,與明堂之火,未能升降,身中之神與司命殺鬼,戰於水火之門。臨過之時,同學至人爲其行香,誦經十過,以度屍形如法。魂神徑上南宮,隨其學功,計日而得更生。轉輪不惑,便得神仙。

道言:夫天地運終,星宿錯度,日月失昏,四時失序,陰陽不調,國境焚漂,四民失業,疫毒流行,兆民死傷,師友命過,同學夭傷,皆由水火不調,勝負爲災,天官墮政,魔怪爲𦍙。雖外無焚爇漂溺之厄,氣失其平,奔注騰熾,內爲失度暴發之咎,皆當修齋,行香誦經。夫齋戒誦經,功德甚重。上消天災,保鎮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生死受賴,其福難勝。故曰無量,普度天人。

道言:凡有是經,能爲天地帝主兆民,行是功德。有災之日,發心修齋燒香,誦經十過。皆諸天記名,萬神侍衛。右別至人,尅得爲聖君金闕之臣。諸天記人功過,毫分無失。天中真王亦保舉爾身,得道者乃當洞明至言也。

諸天中大梵隱語除禳水火無量音 道君譔
元始靈書中篇

東方八天

飈忽保靈,蔚元浮砂。
覺濟飛沂,迎機濮耶。
駛江兖敷,即玄蘄㠓。
允答貺策,幽榭穆崇。
獻翰強憊,資氓逸聰。
熛定澱化,制碑畢戎。
弄斗閣越,籍司奎鍾。
昊叙瀁建,池鄒卷沖。

南方八天

濡穴探益,神命革遙。
聯彼洞宥,極京龍桃。
錯鑿棤阮,藹騫漠常。
杜鬲謹載,晞蒸巴敖。
碧連運變,亨極盧楊。
檢勑方帝,烈飈疾裒。
熏露渙落,統莫虛隆。
急制北律,萬呼冥冥。

西方八天

梵度乾鍜,慈傳龜喏。
漸截鬼憂,并野部嬴。
詔端鼎察,意謨虛形。
曇現罔寂,玄河祭賓。
演漢洞譙,月姑張兌。
釆迅茹華,紫令遹盛。
丁治鷺石,刀丹錄魔。
胡賽判決,神靈渾微。

北方八天

虎臼緣璇,箕論頓恢。
磚陽銲世,知閬遷火。
榜縉董掖,麗珍元娑。
井估候驛,延蘇慶隨。
突稼厥展,補因夸離。
剉滅越絮,靦疏祝基。
浩朏遘忽,指嶽池瓖。
調明趨管,遼儺蘊綽。

道言:此諸天中大梵隱語,無量之音,舊文書北元逮臺水帝七精之室,南靈騫陁未館飛華之宮。用平制水火,舉抑璇璣,進退二候,以成大化。天地交泰,日月運行,陰陽發生,僊聖變化,升降上下,比之權衡,斟酌量宜,以畜萬有。其道不忒,三辰順躔。攝受失理,則五魔盜柄。太上所祕,藏之寶缾。神通自然,一切無礙。翔爲龍鳳,伏爲龜蛇。道妙都括,不使世知。字皆廣長一丈。天真皇人昔書其文,以爲正音。有知其音,能齋而誦之者,諸天皆遣神府玉郎真王上吏,下觀其身,書其功勤,上奏諸天,萬神朝禮,地祇侍門,大勳真王,保舉上清,道備尅得,遊行三界,昇入金門。

此音無所不除,無所不禳,無所不度,無所不成,天真自然之音也。故誦之致飛天下觀,上帝遙唱,萬神朝禮,三界侍軒,群祆束首,鬼精自亡,琳琅振響,十方肅清,水無漂溺,火不炎燔,萬靈振伏,招集群僊,天無氛穢,地無祆塵,冥慧洞清,大量玄玄也。

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卷之四十六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