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金史卷三
    1. 本紀第三
      1. 太宗(吳乞買)
        1. 天會元年
        2. 天會二年
        3. 天會三年
        4. 天會四年
        5. 天會五年
        6. 天會六年
        7. 天會七年
        8. 天會八年
        9. 天會九年
        10. 天會十年
        11. 天會十一年
        12. 天會十二年
        13. 天會十三年

金史卷三·本紀第三


太宗


太宗體元應運世德昭功哲惠仁聖文烈皇帝,諱晟,本諱吳乞買,世祖第四子,母曰翼簡皇后拏懶氏,太祖母弟也。遼太康元年乙卯歲生。初爲穆宗養子。收國元年七月,命爲諳班勃極烈。太祖征伐,常居守。天輔五年,賜詔曰:「汝惟朕之母弟,義均一體,是用汝貳我國政。凡軍事違者,閱實其罪,從宜處之。其餘事無大小,一依本朝舊制。」

天輔七年六月,太祖次鴛鴦濼,有疾。至斡獨山驛,召赴行在。詔曰:「今遼主盡喪其師,奔于夏國。遼官特列、遙設等劫其子雅里而立之,已留宗翰等措畫。朕親巡已久,功亦大就,所獲州部,政須綏撫,是用還都。八月中旬,可至春州,汝率內戚迎我,若至豹子崖尤善。」

八月乙未,會于渾河北。戊申,太祖崩。

九月乙卯,葬太祖于宮城西。國論勃極烈杲、鄆王昂、宗峻、宗幹率宗親百官請正帝位,不許,固請,亦不許。宗幹率諸弟以赭袍被體,置璽懷中。丙辰,即皇帝位。己未,告祀天地。丙寅,大赦中外。改天輔七年爲天會元年。癸酉,發春州粟,賑降人之徙于上京者。戊寅,詔諸猛安賦米,給戶口在內地匱乏者。南路軍帥闍母,敗張覺于樓峯口。

十月壬辰,詔以空名宣頭百道給西南、西北兩路都統宗翰,曰:「今寄爾以方面,如當遷授必待奏請,恐致稽滯,其以便宜從事。」己亥,上京慶元寺僧獻佛骨,却之。闍母及張覺戰于兔耳山,闍母敗績。

十一月壬子,命宗望問闍母罪,以其兵討張覺。壬戌,復以空名宣頭及銀牌給上京路軍帥實古迺、婆盧火等。癸亥,宗望以闍母軍發廣寧,下瀕海諸郡縣。詔諭南京,割武、朔二州入于宋。婁室破朔州西山,擒其帥趙公直。勃菫斡魯別及勃剌速破走乙室白答於歸化。己巳,徙遷、潤、來、隰四州之民于瀋州。庚午,宗望及張覺戰于南京東,大敗之。張覺奔宋,城中人執其父及二子以獻,戮之軍中。壬申,張忠嗣、張敦固以南京降,遣使與張敦固入諭城中,復殺其使者以叛。己卯,詔女直人,先有附於遼,今復虜獲者,悉從其所欲居而復之。其奴婢部曲,昔雖逃背,今能復歸者,並聽爲民。

十二月辛巳,蠲民間貸息。詔以咸州以南,蘇、復州以北,年穀不登,其應輸南京軍糧免之。甲午,詔曰:「比聞民間乏食,至有鬻其子者,其聽以丁力等者贖之。」是日,以國論勃極烈杲爲諳班勃極烈,宗幹爲國論勃極烈。遣勃菫李靖如宋告哀。

二年春正月庚戌朔,以謾都訶爲阿捨勃極烈,參議國政。壬子,命賞宗望及將士克南京之功,赦闍母罪。甲寅,以空名宣頭五十、銀牌十給宗望。戊午,詔孛菫完顏阿實賚曰:「先帝以同姓之人有自鬻及典質其身者,命官爲贖。今聞尚有未復者,其悉閱贖之。」癸亥,以東京比歲不登,詔減田租、市租之半。甲戌,西南、西北兩路都統宗翰、宗望請勿割山西郡縣與宋,上曰:「是違先帝之命也,其速與之。」夏國奉表稱藩,以下寨以北、陰山以南、乙室耶剌部吐祿濼西之地與之。丙子,貽宋書,索俘虜叛亡。丁丑,始自京師至南京每五十里置驛。

二月,詔有盜發遼諸陵者,罪死。庚寅,詔命給宗翰馬七百疋、田種千石、米七千石,以賑新附之民。丁酉,命徙移懶路都勃菫完顏忠于蘇瀕水。乙巳,詔諭南京官僚,小大之事,必關白軍帥,無得專達朝廷。丙午,宗翰乞濟師,詔有司選精兵五千給之。丁未,命宗望,凡南京留守及諸闕員,可選勳賢有人望者就注擬之,具姓名官階以聞。

三月己酉朔,命宗望以宋歲幣銀絹分賜將士之有功者。庚戌,叛人活孛帶降,詔釋之。宗望請選良吏招撫遷、潤、來、隰之民保山砦者,從之。己未,宗望以南京反覆,凡攻取之計,乞與知樞密院事劉彥宗裁決之。劉公冑、王永福棄家踰城來降,以公冑爲廣寧尹,永福爲奉先軍節度使。辛未,夏國王李乾順遣使上誓表。

閏月戊寅朔,賜夏國誓詔。辛巳,命置驛上京、春、泰之間。己丑,烏虎里、迪烈底兩部來降。丙午,既許割山西諸鎮與宋,以宗翰言罷之。是月,斜野襲遙輦昭古牙,走之,獲其妻孥羣從及豪族。勃菫渾啜等破奚七巖而撫其民人。

四月己酉,以宗翰經略西夏及破遼功,賜以十馬,使自擇其二,餘以分諸帥。賑上京路、西北路降者及新徙嶺東之人。戊午,以實古迺所築上京新城名會平州。乙亥,詔贖上京路新遷寧江州戶口賣身者六百餘人。宋遣使來弔喪。以高朮僕古等充遺留國信使,高興輔、劉興嗣等充告即位國信使,如宋。

五月丁丑朔,上京軍帥實古迺以所獲印綬二十二及銀牌來上。癸未,詔曰:「新降之民,訴訟者衆,今方農時,或失田業,可俟農隙聽決。」丁亥,婆速路猛安僕盧古以贓罷,以謀克習泥烈代之。乙巳,曷懶路軍帥完顏忽剌古等言:「往者歲捕海狗、海東青、鴉、鶻於高麗之境,近以二舟往,彼乃以戰艦十四要而擊之,盡殺二舟之人,奪其兵仗。」上曰:「以小故起戰爭,甚非所宜。今後非奉命,毋輒往。」闍母克南京,殺都統張敦固。

七月壬午,皇子宗峻薨。丙戌,禁外方使介冗從多者。壬辰,鶻實答言:「高麗納吾叛亡,增其邊備,必有異圖。」詔曰:「納我叛亡而弗歸,其曲在彼。凡有通問,毋違常式。或來侵略,整爾行列,與之從事。敢先犯彼,雖捷必罰。」乙未,以烏虎部及諸營叛,以昊勃極烈昱等討平之。

八月乙巳朔,以孛菫烏爪乃等爲賀宋生辰使。丁巳,撒离改部猛安雛思以贓罷,以奚金家奴代之。六部都統撻懶擊走昭古牙,殺其隊將曷魯燥、白撒曷等。又破降駱駝山、金源、興中諸軍,詔增給銀牌十。

十月甲辰朔,夏國遣使謝誓詔。戊午,天清節,宋、夏遣使來賀。甲子,詔發寧江州粟,賑泰州民被秋潦者。遙輦昭古牙率衆來降。興中府降。丙寅,詔有司運米五萬石于廣寧,以給南京、潤州戍卒。命南路軍帥闍母,以甲士千人益合蘇館路孛菫完顏阿實賚,以備高麗。戊辰,西南、西北兩路權都統斡魯言:「遼詳穩撻不野來奔,言耶律大石自稱爲王,置南北官屬,有戰馬萬疋。遼主從者不過四千戶,有步騎萬餘,欲趨天德,駐余都谷。」詔曰:「追襲遼主,必酌事宜。其討大石,則俟報下。」

十一月癸未,闍母下宜州,拔杈枒山,殺節度使韓慶民。癸卯,詔以米五萬石給撻懶、實古迺。

十二月戊申,以孛菫高居慶等爲賀宋正旦使。

三年正月癸酉朔,宋、夏遣使來賀。戊子,同知宣徽院事韓資正加尚書左僕射,爲諸宮都部署。乙未,夏國遣使奠幣及賀即位。宋遣使賀即位。

二月壬戌,婁室獲遼主于余睹谷。丁卯,以厖葛城地分授所徙烏虎里、迪烈底二部及契丹民。

三月乙亥,阿捨勃極烈謾都訶薨。丙子,賑奚、契丹新附之民。辛巳,建乾元殿。斡魯獻傳國寶,以謀葛失來附,請授印綬。是日,賜完顏婁室鐵券。

四月壬寅朔,詔以遼主赴京師。丁巳,南路軍帥察剌以罪罷。

五月己丑,蕭八斤獲遼玉寶來獻。

六月庚申,以獲遼主,遣李用和等充告慶使如宋。

七月壬申,禁內外官、宗室毋私役百姓。己卯,南京帥以錦州野蠶成繭,奉其絲綿來獻,命賞其長吏。詔權勢之家毋買貧民爲奴。其脅買者一人償十五人。詐買者一人償二人。皆杖一百。甲申,詔南京括官豪牧馬,以等第取之,分給諸軍。以耶律固等爲宋報謝使。

八月癸卯,斡魯以遼主至京師。甲辰,告于太祖廟。丙午,遼主延禧入見,降封海濱王。壬子,詔有司揀閱善射勇健之士以備宋。

九月壬午,廣寧府獻嘉禾。癸巳,保州路都孛菫加古撒曷有罪伏誅,以孛菫徒單烏烈代之。

十月甲辰,詔諸將伐宋。以諳班勃極烈杲兼領都元帥,移賚勃極烈宗翰兼左副元帥先鋒,經略使完顏希尹爲元帥右監軍,左金吾上將軍耶律余睹爲元帥右都監,自西京入太原。六部路軍帥撻懶爲六部路都統,斜也副之,宗望爲南京路都統,闍母副之,知樞密院事劉彥宗兼領漢軍都統,自南京入燕山。詔建太祖廟于西京。召耶魯赴京師教授女直字。戊申,有司言權南路軍帥鶻實荅官吏貪縱,詔鞫之。壬子,天清節,宋、夏遣使來賀。丁巳,以闍母爲南京路都統,埽喝副之,宗望爲闍母、劉彥宗兩軍監戰。壬戌,詔曰:「今大有年,無儲蓄則何以備饑饉,其令牛一具賦粟一石,每謀克爲一廩貯之。」宋易州戍將韓民毅以軍降,處之蔚州。

十一月庚辰,以降封遼主爲海濱王詔中外。辛卯,南路軍帥司請禁契丹、奚、漢人挾兵器,詔勿禁。以張忠嗣權簽南京中書樞密院事。

十二月庚子,宗翰下朔州。甲辰,宗望諸軍及宋郭藥師、張企徽、劉舜仁戰於白河,大破之。蒲莧敗宋兵于古北口。丙午,郭藥師降,燕山州縣悉平。戊申,宗翰克代州。乙卯,中山降。丙辰,宗望破宋兵五千于真定。戊午,宗翰圍太原。耶律余睹破宋河東、陝西援兵于汾河北。甲子,宗望克信德府。

四年春正月丁卯朔,始朝日。降臣郭藥師、董才皆賜姓完顏氏。戊辰,宗弼取湯陰,大㚖攻下濬州,迪古補取黎陽。己巳,諸軍渡河。庚午,取滑州。宗望使吳孝民等入汴,問宋取首謀平山者童貫、譚稹、詹度及張覺等。宋太上皇帝出奔。癸酉,諸軍圍汴。甲戌,宋使李梲來謝罪,且請修好。宗望許宋修好,約質,割三鎮地,增歲幣,載書稱伯姪。戊寅,宋以康王構、少宰張邦昌爲質。辛巳,宋上誓書、地圖,稱姪大宋皇帝、伯大金皇帝。癸未,諸軍解圍。

二月丁酉朔,夜,宋將姚平仲兵四十萬來襲宗望營,敗之。己亥,復進師圍汴。宋使宇文虛中以書來,改以肅王樞爲質,遣康王構歸。師還。壬子,以滑、濬二州與宋。宗翰定威勝軍,攻下隆德府。丁巳,次澤州。海濱王家奴誣其主欲亡去,詔誅其首惡,餘並杖之。

三月癸未,銀朮可圍太原,宗翰還西京。

四月癸卯,宗望使宗弼來奏捷。乙丑,耿守忠等大敗宋兵于西都谷。

五月辛未,宋种師中以兵出井陘。癸酉,完顏活女敗之于殺熊嶺,斬師中於陣。是日,拔离速敗宋姚古軍於隆州谷。

六月丙申朔,高麗國王王楷奉表稱藩。庚戌,宗望獻所獲三象。庚申,以宗望爲右副元帥。

七月丙寅,遣高伯淑等宣諭高麗。壬申,出金牌,命孛菫大㚖以所領渤海軍八猛安爲萬戶。戊子,以鐵勒部長奪离剌不從其兄夔里本叛,賜馬十一、豕百、錢五百萬。蕭仲恭使宋還,以所持宋帝與耶律余睹蠟書自陳。

八月庚子,詔左副元帥宗翰、右副元帥宗望伐宋。宋張灝率兵出汾州,拔离速擊走之。劉臻以兵出壽陽,婁室破之。庚戌,宗翰發西京。辛亥,婁室等破宋張灝軍于文水。癸丑,宗望發保州。是日,耶律鐸破宋兵于雄州,那野等敗宋兵于中山。甲寅,新城縣進白烏。庚申,突撚取新樂。

九月丙寅,宗翰克太原,執經略使張孝純。鶻沙虎取平遙、靈石、孝義、介休諸縣。己巳,復以南京爲平州。辛未,宗望破宋种師閔軍於井陘,取天威軍,克真定,殺其守李邈。

十月,婁室克汾州,石州降。蒲察克平定軍,遼州降。丁未,天清節,高麗、夏遣使來賀。中京進嘉禾。

十一月甲子,宗翰自太原趨汴。丙寅,宗望自真定趨汴。戊辰,宗翰下威勝軍。癸酉,撒剌荅破天井關。乙亥,宗翰克隆德府。活女渡盟津。西京、永安軍、鄭州皆降。庚辰,宗翰克澤州。宗望諸軍渡河,臨河、大名二縣、德清軍、開德府皆下。丙戌,克懷州。是日,宗望至汴。

閏月壬辰朔,宋出兵拒戰,宗望等擊敗之。癸巳,宗翰至汴。丙辰,克汴城。庚申,以高隨充高麗生日使。辛酉,宋主桓出居青城。

十二月癸亥,宋主桓降,是日,歸于汴城。庚辰,詔曰:「朕惟國家,四境雖遠而兵革未息,田野雖廣而畎畝未闢,百工略備而祿秩未均,方貢僅修而賓館未贍。是皆出乎民力,苟不務本業而抑游手,欲上下皆足,其可得乎。其令所在長吏,敦勸農功。」

五年正月辛卯朔,高麗、夏遣使來賀。癸巳,宗翰、宗望使使以宋降表來上。乙未,知樞密院事劉彥宗上表,請復立趙氏,不聽。丁巳,回鶻喝里可汗遣使入貢。

二月丙寅,詔降宋二帝爲庶人。

三月丁酉,立宋太宰張邦昌爲大楚皇帝。割地賜夏國。

四月乙酉,克陝府,取虢州。丙戌,以六部路都統撻懶爲元帥左監軍,南京路都統闍母爲元帥左都監。宗翰、宗望以宋二帝歸。己丑,詔曰:「合蘇館諸部與新附人民,其在降附之後同姓爲婚者,離之。」

五月庚寅朔,宋康王構即位於歸德。宋殺張邦昌。婁室降解、絳、慈、隰、石、河中、岢嵐、寧化、保德、火山諸城。撻懶徇地山東,下密州。迪虎下單州,廣信軍降。

六月庚申,詔曰:「自河之北,今既分畫,重念其民或見城邑有被殘者,不無疑懼,遂命堅守。若即討伐,生靈可愍。其申諭以理,招輯安全之。儻執不移,自當致討。若諸軍敢利於俘掠輒肆蕩毀者,底于罰。」庚辰,右副元帥宗望薨。漢國王宗傑繼薨。

七月甲午,賜宗翰券書,除反逆外,咸貰勿論。以石州戍將烏虎棄城喪師,杖之,削其官。

八月戊寅,以宋捷,遣耶律居謹等充宣慶使使高麗。丙戌,以宗輔爲右副元帥。詔曰:「河北、河東郡縣職員多闕,宜開貢舉取士,以安新民。其南北進士,各以所業試之。」

九月丁未,詔曰:「內地諸路,每耕牛一具賦粟五斗,以備歉歲。」辛亥,賜元帥右監軍完顏希尹、萬戶銀朮可券書,除赦所不原,餘並勿論。闍母取河間,大敗宋兵于莫州,雄州降。撻懶克祁州,永寧軍、保州、順安軍皆降。

冬十月丁卯,沙州回鶻活剌散可汗遣使入貢。辛未,天清節,高麗、夏遣使來賀。宋二帝自燕徙居于中京。

十二月丙寅,右副元帥宗輔伐宋,徇地淄、青。烏林荅泰欲敗宋將李成于淄州。趙州降。阿里刮徇地濬州,敗敵兵,遂取滑州。乙亥,西南路都統斡魯薨。己卯,賽里下汝州。

六年正月丙戌朔,高麗、夏遣使來賀。宗弼破宋鄭宗孟軍于青州。銀朮可取鄧州。薩謀魯入襄陽。拔离速入均州。馬五取房州。癸巳,克青州。癸卯,闍母克濰州。丁未,迪古補敗宋將趙子昉兵。撒离喝敗宋兵于河上。甲寅,宋將馬括兵次樂安,宗輔擊敗之,聞宋主在維揚,以農時還師。宗弼敗宋兵于河上。

二月乙卯朔,拔离速取唐州,癸亥,取蔡州。己巳,移剌古敗宋將臺宗雋等兵于大名。庚午,再破其軍,獲臺宗雋及宋忠。甲戌,拔离速取陳州。癸未,克穎昌府。鄭州叛入于宋,復取鄭州。遷洛陽、襄陽、穎昌、汝、鄭、均、房、唐、鄧、陳、蔡之民于河北。宗翰復遣婁室攻下同、華、京兆、鳳翔,擒宋經制使傅亮。阿隣破河中。斡魯入馮翊。

三月壬辰,命南路軍帥實古迺,籍節度使完顏慎思所領諸部及未置猛安謀克戶來上。己酉,撻懶下恩州。

五月戊戌,移沙土古思以本部來附。

六月己未,詔求祖宗遺事。撻懶遣兵徇下磁州、信德府。真定賊自稱元帥、秦王,撒离喝討平之。

七月乙巳,宋主遣使奉表請和,詔進兵伐之。以宋二庶人赴上京。

八月乙卯,婁室敗宋兵于華州,訛特剌破敵于渭水,遂取下邽。丁丑,以宋二庶人素服見太祖廟,遂入見于乾元殿。封其父昏德公、子重昏侯。是日,告于太祖廟。以州郡職員名稱及俸給因革詔中外。

九月辛丑,繩果等敗宋兵于蒲城。甲申,又破敵於同州。乙丑,取丹州。

十月丙寅,天清節,高麗、夏遣使來賀。癸酉,知樞密院事劉彥宗薨。丁丑,蒲察婁室敗宋兵于臨真。戊寅,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韓州。庚辰,宗翰、宗輔會于濮,伐宋。

十一月庚寅,蒲察、婁室取延安府。壬辰,賑移懶路。乙未,取濮州。綏德軍降。婁室再攻晉寧軍,其守徐徽言固守,不能克。

十二月丙辰,宗弼取開德府。丁卯,宗輔克大名府。鶻沙虎敗宋兵于鞏。

七年正月庚辰朔,高麗、夏遣使來賀。辛巳,吳國王闍母薨。甲午,以西京留守韓企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知樞密院事。

二月戊辰,宋麟府路安撫使折可求以麟、府、豐三州降。己巳,婁室、塞里、鶻沙虎等破晉寧軍,其守徐徽言據子城拒戰。庚午,率衆潰圍走,擒之。使之拜,不拜。臨之以兵,不動。命降將折可求諭之降,指可求大罵,出不遜語,遂殺之。其統制孫昂及士卒皆不屈,盡殺之。甲戌,詔禁醫巫閭山遼代山陵樵採。

三月己卯朔,日中有黑子。壬寅,詔軍興以來,良人被略爲驅者,聽其父母夫妻子贖之。尚書左僕射高楨罷。

四月,蒲察、婁室取鄜、坊二州。

五月乙卯,拔离速等襲宋主于揚州。

九月丙午朔,日有食之。庚午,宗弼敗宋兵于睢陽。辛未,降其城。是月,曹州降。

十月丙子朔,京兆府降。丁丑,鞏州降。庚寅,天清節,高麗、夏遣使來賀。丁酉,阿里、當海、大㚖破敵于壽春。己亥,安撫使馬世元以城降。甲辰,廬州降。

十一月庚戌,徙曷蘇館都統司治寧州。乙卯,高麗遣使來貢。丙辰,宗弼取和州。壬戌,宗弼渡江,敗宋副元帥杜充軍于江寧。丁卯,守臣陳邦光以城降。

十二月丙戌,宗弼取湖州。丁亥,克杭州。阿里、蒲盧渾追宋主于明州。越州降。大㚖敗宋樞密使周望于秀州,又敗宋兵于杭州東北。戊戌,阿里、蒲盧渾敗宋兵于東關,遂濟曹娥江。壬寅,敗宋兵于高橋。宋主入于海。

八年正月甲辰朔,高麗、夏遣使來賀。丁巳,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韓企先爲尚書左僕射兼侍中。己未,阿里、蒲盧渾克明州,執其守臣趙伯諤。庚申,詔曰:「避役之民,以微直鬻身權貴之家者,悉出還本貫。」阿魯補、斜里也下太平、順昌及濠州。是月,宋副元帥杜充以其衆降。

二月乙亥,宗弼還自杭州。庚寅,取秀州。戊戌,取平江。

汴京亂,三月丁卯,大迪里復取之。宗弼及宋韓世忠戰于鎮江,不利。

四月丙申,復戰于江寧,敗之。諸軍渡江。是日,阿魯補戰于拓臯,己亥,周企戰于壽春,辛丑,婁室戰于淳化,皆勝之。醴州降,遂克邠州。

五月癸卯,禁私度僧尼及繼父繼母之男女無相嫁娶。戊申,詔曰:「河北、河東簽軍,其家屬流寓河南被俘掠爲奴婢者,官爲贖之,俾復其業。」

六月壬申,詔遣遼統軍使耶律曷禮質、節度使蕭別离剌等十人,分治新附州鎮。癸酉,詔以昏德公六女爲宗婦。

七月辛亥,詔給泰州都統婆盧火所部諸謀克甲冑各五十。先遣婁室經略陝西,所下城邑叛服不常,其監戰阿盧補請益兵。帥府會諸將議曰:「兵威非不足,綏懷之道有所未盡。誠得位望隆重、恩威兼濟者以往,可指日而定。若以皇子右副元帥宗輔往,爲宜。」以聞。詔曰:「婁室往者所向輒克,今使專征陝西,淹延未定,豈倦于兵而自愛耶?關、陝重地,卿等其戮力焉。」丁卯,上如東京溫湯。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鶻里改路。

九月戊申,立劉豫爲大齊皇帝,世修子禮,都大名府。辛酉,諳班勃極烈、都元帥杲薨。癸亥,宗輔等敗宋張浚軍于富平。耀州降。乙丑,鳳翔府降。

十月乙亥,上至自東京。齊帝劉豫遣使謝封冊。甲申,天清節,齊、高麗、夏遣使來賀。以鐵驪突离剌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詔遼、宋官上本國誥命,等第換授。

十一月甲辰,宗輔下涇州。丁未,渭州降。敗宋劉倪軍于瓦亭。戊申,原州降。宋涇原路統制張中孚、知鎮戎軍李彥琦以衆降。馬五等擊宋吳玠軍于隴州。庚戌,以遙鎮節度使烏克壽等爲齊劉豫生日使。癸亥,宗輔以陝西事狀聞,詔獎諭之。

十二月丁丑,完顏婁室薨。乙酉,宗輔敗宋劉維輔軍。壬辰,熙州降。

九年正月己亥朔,齊、高麗、夏遣使來賀。戊申,命以徒門水以西,渾疃、星顯、僝蠢三水以北閑田,給曷懶路諸謀克。辛亥,蒲察鶻拔魯、完顏忒里討張萬敵于白馬湖,陷于敵。癸丑,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時立愛爲侍中,知樞密院張忠嗣爲宣政殿大學士、知三司使事。宗弼、阿盧補撫定鞏、洮、河、樂、西寧、蘭、廓、積石等州。涇原、熙河兩路皆平。

四月己卯,詔「新徙戍邊戶,匱于衣食,有典質其親屬奴婢者,官爲贖之。戶計其口而有二三者,以官奴婢益之,使戶爲四口。又乏耕牛者,給以官牛,別委官勸督田作。戍戶及邊軍資糧不繼,糴粟于民而與賑卹。其續遷戍戶在中路者,姑止之,即其地種藝,俟畢穫而行,及來春農時,以至戍所」。

五月丙午,分遣使者諸路勸農。

六月壬辰,賜昏德公、重昏侯時服各兩襲。

八月辛巳,回鶻隈欲遣使來貢。

九月己酉,和州回鶻執耶律大石之黨撒八、迪里、突迭來獻。

十月戊寅,天清節,齊、高麗、夏遣使來賀。撒离喝攻下慶陽。慕洧以環州降。宗弼與宋吳玠戰于和尚原,敗績。

十一月己未,遷趙氏疎屬于上京。以陝西地賜齊。

十年正月癸巳朔,齊、高麗、夏遣使來賀。己酉,齊表謝賜地。壬子,詔曰:「昔遼人分士庶之族,賦役皆有等差,其悉均之。」

二月庚午,賑上京路戍邊猛安民。

四月丁卯,詔「諸良人知情嫁奴者,聽如故爲妻;其不知而嫁者,去住悉從所欲」。移賚勃極烈、左副元帥宗翰朝京師。庚午,以太祖孫亶爲諳班勃極烈,皇子宗磐爲國論忽魯勃極烈,國論勃極烈宗幹爲國論左勃極烈,移賚勃極烈、左副元帥宗翰爲國論右勃極烈兼都元帥,右副元帥宗輔爲左副元帥。庚寅,聞鴨淥、混同江暴漲,命賑徙戍邊戶在混同江者。

閏月辛卯,詔分遣鶻沙虎等十三人閱諸路丁壯,調赴軍。

七月甲午,賑泰州路戍邊戶。上如中京。

九月,元帥右都監耶律余睹謀反,出奔。其黨燕京統軍使蕭高六伏誅,蔚州節度使蕭特謀葛自殺。

十月壬寅,天清節,大赦。齊、高麗、夏遣使來賀。上如興中府。齊使使來告母喪。

十一月癸亥,以武良謨爲齊弔祭使。癸未,撒离喝請取劍外十三州,從之。部族節度使土古廝捕斬余睹及其諸子,函其首來獻。

十二月庚子,撒离喝克金州。上至自興中府。

十一年正月丁巳朔,齊、高麗、夏遣使來賀。丁卯,撒离喝敗吳玠于饒峰關。戊辰,取洋州。甲戌,入興元府。

二月己亥,元帥府言:「承詔賑軍士,臣恐有司錢幣將不繼,請自元帥以下有祿者出錢助給之。」詔曰:「官有府庫而取於臣下,此何理耶。其悉從官給。」

八月甲申,黃龍府置錢帛司。戊子,趙㮙誣告其父昏德公謀反,㮙及其壻劉文彥伏誅。戊戌,詔曰:「比以軍旅未定,嘗命帥府自擇人授官,今並從朝廷選注。」

十月丙申,天清節,齊、高麗、夏遣使來賀。

十一月丙寅,賑移懶路。宗弼克和尚原。

十二月癸未,賑曷懶路。

十二年正月辛亥朔,齊、高麗、夏遣使來賀。甲子,初改定制度,詔中外。丙寅,如東京。

二月丁酉,撒离喝敗宋吳玠軍于固鎮。

四月,至自東京。

六月甲午,以阿盧補爲元帥右都監。

十月庚寅,天清節,齊、高麗、夏遣使來賀。

十三年正月丙午朔,日有食之。己巳,上崩于明德宮,年六十一。庚午,諳班勃極烈即皇帝位于柩前。三月庚辰,上尊諡曰文烈皇帝,廟號太宗。乙酉,葬和陵。皇統四年,改號恭陵。五年,增上尊諡曰體元應運世德昭功哲惠仁聖文烈皇帝。貞元三年十一月戊申,改葬于大房山,仍號恭陵。

贊曰:天輔草創,未遑禮樂之事。太宗以斜也、宗幹知國政,以宗翰、宗望總戎事。既滅遼舉宋,即議禮制度,治曆明時,纘以武功,述以文事,經國規摹,至是始定。在位十三年,宮室苑籞無所增益。末,聽大臣計,傳位熙宗,使太祖世嗣不失正緒,可謂行其所甚難矣。



校勘記

 母曰翼簡皇后拏懶氏 「拏」原作「挐」,從殿本改。

 分授所徙烏虎里迪烈底二部及契丹民 原脫「底」字。按上文天會二年閏三月「己丑,烏虎里、迪烈底兩部來降」,本書卷七二習古迺傳,「以厖葛城地分賜烏虎里、迪烈底二部及契丹人」,皆稱「迪烈底」,今據補。

 問宋取首謀平山者童貫譚稹詹度及張覺等 原脫「者」字。按本書卷六〇交聘表,天會四年「正月己巳,宗望諸軍渡河,使吳孝民入汴,問宋取首謀平山者」,有「者」字。今據補。

 立宋太宰張邦昌爲大楚皇帝 「太宰」原作「少宰」。按本書卷七七張邦昌傳云,「天會五年,宗望軍圍汴,……邦昌爲宋太宰,與肅王樞俱爲質以來」。宋史卷四七五張邦昌傳「欽宗即位,拜少宰,……俄進太宰」。今據改。

 甲申又破敵於同州乙丑取丹州 按天會六年九月壬午朔,辛丑後無甲申,此「甲申」當有誤字。十月壬子朔,「乙丑」當在下文「十月」下。

 以西京留守韓企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知樞密院事 「西京」原作「南京」。按本書卷七八韓企先傳,「宗翰爲都統經略山西,表署西京留守。天會六年,劉彥宗薨,企先代之,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知樞密院事」。今據改。

 尚書左僕射高楨罷 「楨」原作「貞」。據本書卷八四高楨傳改。

 五月乙卯拔离速等襲宋主于揚州按,考宋史卷二五高宗紀,建炎「三年春正月庚辰朔,帝在揚州」,二月壬子,「內侍鄺詢報金兵至,帝被甲馳鎮江府」。繫年要錄卷二〇記載同,則此處「五月」當是二月之誤。

字數:7209,最後更新時間:2022-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