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退示官吏并序


元結

癸卯歲,西原賊入道州,焚燒殺掠,幾盡而去。明年,賊又攻永破邵[按1],不犯此州邊鄙而退,豈力能制敵歟[按2]?蓋蒙其傷憐而已。諸使何爲忍苦徵斂?故作詩一篇以示官吏。

昔年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戶,洞壑當門前。
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
忽然遭世變,數歲親戎旃。
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
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鄰境,此州獨得全。
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
今彼徵歛者,迫之如火煎。
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
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按1]《新注》原作「郡」,注云:「應作邵」。《詳析》作「邵」,據之而改。
[按2]、《詳析》無「歟」字。

字數:262,最後更新時間:2021-01-08
卷一
五言古詩
樂府
卷二·七言古詩
卷三·七言古詩
卷四·七言樂府
卷五·五言律詩
卷六
七言律詩
樂府
卷七
五言絕句
樂府
卷八
七言絕句
樂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