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節孝難忘半就半推愁忤逆
死生說破大驚大喜快團圓


詞云:

眼耳雖然稱的當,若盡憑他,半是糊塗帳。花事喧傳風雨葬,誰知原在枝頭放。

死去人兒何敢望,花燭之前,忽見他相傍。這喜陡從天上降,早驚破現團圓相。

——《蝶戀花》。

話說江閣老算計定,要送二小姐入蜀,因命家人打點行裝,備具舟楫,擇日長行。彩雲與夫人作別而去,且按下不題。

卻說雙星進京復命,一路府縣官知他是欽差,又是少年狀元,無不加禮迎送,甚是風騷。雙狀元卻一概辭免。一日行到了天津衛地方,雙狀元因念小姐死節於此,遂吩咐住船,叫手下在河邊寬闊處,搭起一座篷廠來,請了十二個高僧,做佛事超薦江蕊珠小姐。道場完滿,又親制祭文,身穿素服,著人擺設祭禮,自到河邊再三哭奠。因命禮生讀祭文道:

惟某年某月某日,新科狀元賜一品服奉使海外封王孝夫雙星,謹以香燭庶饈之儀,致祭於大節烈受聘未婚雙夫人江小姐之靈曰:嗚呼!夫人何生之不辰耶?何有緣而又無緣耶?夫人鍾山川之秀氣,生臺閣之名門,珠玉結胎,冰霜賦骨,閨才傾絕代,懿美冠當時。使皇天有知,后土不昧,先播淑風,早承聖命,則今日友配青宮,異日母儀天下,安可量耶?奈何父兮母兮誤許書生,又恨貧兮賤兮未迎之子,適聖世之流采無方,忽一旦而寵詔自天,乃貞女之講求有素,不終日而含笑入地。嗚呼,痛哉!何能已也,不知其可也!夫人未嘗蹈其轍,是誰之過歟?雙星安敢辭其辜!至今夫人游魂已散,而姓字生香;雙星熱面雖存,而衣冠抱愧。百身莫贖,徒哀哀而問諸水濱;一死未償,實踞跼而難容於世上。嗚呼!問盟則言猶在耳,問事則物是人非,問婚姻則水流花謝矣。有緣耶?無緣耶?夫人何生之不辰耶?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條文讀罷,雙星涕泗交流,痛哭不已,見者無不垂淚。祭畢,雙星隨即起早進京復命。

到了京中,次早五更入朝,進上各國表章,又將各國貢獻的奇珍異寶一同進上。天子親自臨軒,先看了雙星的奏疏,知海外百餘國,盡皆賓服,又各有進奉,龍顏大悅。因宣雙星上殿,親賜天語道:「遐方侍遠,久不來王。今日一旦輸誠納款,獻寶稱臣,實古所稀有。此皆爾才能應變之所致也,其功不小。」雙星忙俯伏奏道:「皇恩浩蕩,聖德汪洋,四海皆望風而向化,微臣何功之有?」

天子聞奏愈喜,因又說道:「爾不辱君命,又有跋涉之勞,其功不可不賞。特賜爾爲太子太傅,黼黻皇獻,佐朕之不逮。」雙星連忙謝恩。謝畢,因又奏道:「臣草莽蒙恩,叨居鼎甲,雖披瀝肝膽,亦不能報皇恩於萬一。但出使經年,寡母在堂,未免倚門望切,乞陛下賜臣歸里,少效烏鳥三年,再展終身之犬馬,則感聖恩無盡矣。」天子聽了大喜道:「不盡孝焉能盡忠,准爾所奏。三年之後,速來就職可也。」賜黃金百鎰,美錦百端。雙星謝恩退出。百官聞知,盡來恭賀。

雙星恐怕在京耽延,又生別議,遂連夜收拾,次早即辭朝出京。及屠駙馬聞知,再打點同公主入朝懇天子賜婚狀元,而狀元已離京遠矣。無可奈何,祇得罷了。

正是:

夜靜休將香餌投,鰲魚早已脫金鉤。
洋洋圉圉知何處,明月空教載滿舟。

雙星請告出京,且按下不題。卻說江閣老同了彩雲小姐並侍從,望四川而來,喜得一路平平安安,不日到了雙流縣,尋了寓處住下,隨命家人到雙家去報知。家人尋到了,因對門上人說道:「我是浙江江閣老老爺家的家人,有事要稟見太夫人。」門上人見說是江小姐家裏人,便不敢停留,即同他到廳來見夫人。江家人見了夫人,忙磕頭稟道:「小人是浙江江太師老爺家家人,雙狀元與家老爺是翁婿。前日雙狀元已在本府,與小夫人結過親了。今狀元爺進京復命,故家老爺親送小夫人到此,拜見老夫人。今已到在寓處,故差小人來報知。」

雙夫人聽了這番言語,竟不知這小夫人又是誰人,心中疑惑,一時不好回言,祇得起身入內,與小姐說知。小姐聽了,又驚又喜又狐疑,想道:「終不成我父親直送彩雲到此?」因對雙夫人說道:「婆婆可叫來人見我。」雙夫人忙著人去叫。江家人見叫他入內,祇得低著頭走進,到了內廳前檐下。小姐早遠遠看見是江安,忙叫一聲:「江安,你可知我小姐在此麼?」那江安忽聽見有人叫他名字;不知是誰,忙抬頭往廳上一看,忽見蕊珠小姐坐在雙夫人旁邊,再看是真,直嚇得魂魄俱無。不禁大叫一聲道:「不好了!」就往外飛跑去了。

小姐忙叫家人去趕轉。家人因趕上扯住他道:「小夫人叫你說話,爲何亂跑?」江安見有人扯他,急得祇是亂推亂掙道:「爺爺饒了我罷?我一向聽得人說,四川相近酆都城,有鬼,今果然有在你家。嚇殺人也,嚇殺人也!」雙家人笑道:「老兄不要慌,鬼在那裏?」江安道:「裏面坐的小姐,豈不是鬼?」雙家人道:「老哥不要做夢了,小姐雖傳說投河死了,卻喜得救活在此,你不要著驚。」江安聽了,又驚又喜道:「果是真麼?你不要哄我。」雙家人道:「我哄你做甚,快去見小姐!」

江安方定了神,又跑進來,看著小姐,連連磕頭道:「原來小姐果然重生了,這喜是那裏說起?」小姐道:「且問你,老爺爲何到此,夫人在家好麼?」江安道:「老爺與夫人身體雖喜康健,祇因聞了小姐的死信,也哭壞了許多。老爺此來,是爲二小姐與雙狀元已結過親,因雙狀元進京,故送二小姐來侍奉老夫人。誰知無意中遇著小姐,真是喜耶!待小人快去報知老爺與二小姐,也使他們歡喜歡喜。」小姐聽了,也不勝歡喜。因吩咐江安道:「你先去報知也好,我這裏隨後就有轎馬來接。」江安急急去了。小姐就與雙夫人說明,忙差青雲、野鶴,領著轎馬人夫去迎請。

江閣者已有江安報知,喜個不了,巴不得立刻就來相見。及轎馬到了,一刻也不停留,就同彩雲上轎而來。小姐聽見父親到了,忙親自走到儀門口,接了進來。到得廳上,先父女抱頭大哭一場,又與彩雲執手悲傷了一遍,然後歡歡喜喜說道:「今生祇道命苦,永無相見之期,誰知皇天垂佑,又得在此相逢,真人生僥倖也。」小姐先拜了父親,就與彩雲交拜。拜畢,方請雙夫人帶著雙辰出來相見。相見過,彼此稱謝。蕊珠小姐又與雙夫人說明彩雲小姐續盟之事,又叫彩雲拜了婆婆。雙夫人不勝之喜,因命備酒,與親家洗塵,合家歡喜不過。

正是:

當年拆散愁無奈,今日相逢喜可知。
好向燈前重細看,莫非還是夢中時。

大家喫完團圓喜酒,就請江閣老到東邊廳裏住下。彩雲小姐遂請入後房,與蕊珠小姐同居,二人久不會面,今宵乍見,歡喜不過,就絮絮聒聒,說了一夜。說來說去,總說的是雙狀元有情有義,不忘小姐之事。蕊珠小姐聽了,不勝感激。因暗暗想道:「當日一見,就知雙郎是個至誠君子,故賦詩寓意,而願託終身。今果能死生不變,我蕊珠亦可謂之識人矣。但既見了我的書,肯與彩雲續盟,爲何又坐懷不亂?祇這一句話,尚有三分可疑。」也不說破,故大家在閨中作樂,以待狀元歸來,再作道理。

過了月餘,江閣老就要辭歸,蕊珠小姐苦苦留住,那裏肯放。又恐母親在家懸望,遂打發野鶴先去報喜。江閣老祇得住下。又過不得月餘,忽有報到,報雙狀元加了太子太傅之銜,欽賜榮歸養親,大家愈加歡喜。

江小姐聞知,因暗暗對雙夫人說道:「狀元歸時,望婆婆且莫說出媳婦在此,須這般這般,試他一試,方見他一片真心」雙夫人聽了道:「有理,有理,我依你行。」遂一一吩咐了家下人。

又過不得些時,果然狀元奉旨馳驛而還。一路上好不興頭,十分榮耀。到了成都府,早有府官迎接;到了雙流縣,早有縣官迎接。雙夫人著雙辰直迎至縣城門外。雙星迎接到家,先拜了祖先,然後拜見母親道:「孩兒祇爲貪名,冬溫夏清之禮,與晨昏定省之儀皆失,望母親恕孩兒之罪。」雙夫人道:「出身事主,光宗耀祖,此大孝也,何在朝夕。」兄弟雙辰又請哥哥對拜。拜畢,雙夫人因又說道:「浙江江親家,遠遠送了媳婦來,實是一團美意。現住在東廳,你可快去拜見謝他。」雙星道:「江岳父待孩兒之心,實是天高地厚。但不該送此媳婦來,這媳婦之事,卻非孩兒所願,卻怎生區處?」雙夫人道:「既來之,則安之,有話且拜見過再說。」

雙星遂到東廳,來拜見江閣老道:「小婿因歸省心急,有失趨侍,少答劬勞,即當晨昏子舍,怎反勞岳父大人跋涉遠道,叫小婿於心何安?」江閣老道:「兒女情深,不來則事不了,故勞而不倦,狀元宜念之。」說不完,彩雲早也出來見了。見畢,雙星因說道:「事有根因,我雙星與賢卿所續之盟,是爲江非爲雙也。賢卿爲何遠迢迢到此?」彩雲因答道:「事難逆料,狀元與賤妾所守之戒,是言死而非言生也,賤妾是以急忙忙而來。」

雙星聽了,一時摸不著頭路。因是初見面,不好十分搶先,祇得隱忍出來,又見母親。雙夫人因責備他道:「你當先初出門時,你原說要尋一個媳婦,歸來侍奉我。後秋試來家,你又說尋著了江家小姐,幸不辱命。今你又僥倖中了狀元,江閣老又親送女兒來與你做媳婦,自是一件完完全全的美事,爲何你反不悅?莫非你道我做母親的福薄,受不起你夫妻之拜麼?」雙星道:「母親不要錯怪了孩兒,孩兒所說尋著了江家小姐,是大女蕊珠小姐,非二女彩雲小姐也。」雙夫人道:「既是大小姐,爲何江親家又送二小姐來?」雙星道:「有個緣故,大小姐不幸遭變,爲守孩兒之節死了,故岳父不欲寒此盟,又苦苦送二小姐來相續。」

雙夫人道:「續盟之意,江親家可曾與你說過?」雙星道:「已說過了。」雙夫人道:「你可曾應承?」雙星道:「孩兒原不欲應承,祇因大小姐有遺書再三囑託,孩兒不敢負他之情,故勉強應承了。」雙夫人道:「應承後可曾結親?」雙星道:「親雖權宜結了,孩兒因忘不得大小姐之義,卻實實不曾同床。」雙夫人道:「你這就大差了。你雖屬意大小姐,大小姐雖爲你盡節,然今亦已死矣。你縱義不可忘,祇合不忘於心,再沒個身爲朝廷臣子,而守匹夫不娶小節之理。江親家以二小姐續盟,自是一團美意。你若必欲守義,就不該應承,就不該結親;既已結親,而又不與同床,你不負心固是矣,而此女則何辜?殊覺不情。況你在壯年,不遂家室,將何以報母命?大差,大差!快從母命,待我與你再結花燭。」雙星道:「母親之命,焉敢有違。但不必同床,卻是孩兒報答蕊珠小姐之一點癡念,萬萬不可回也。」雙夫人笑一笑道:「我兒莫要說明,倘到其間,這點癡念,祇怕又要回了,卻將如何?」雙星說到傷心,不覺淒然欲哭道:「母親,母親,若要孩兒這點癡回時,除非蕊珠小姐再世重生,方纔可也·」

雙夫人聽了,又笑一笑道:「若是這等說,我要回你的癡念頭便容易了。」雙星也祇說母親取笑,也不放在心上。雙夫人果然叫人檢了一個黃道吉日,滿廳結彩鋪氈,又命樂人鼓樂喧天,又命家人披紅掛彩,又命禮生往來讚襄,十分豐盛熱鬧。到了黃昏,滿廳上點得燈燭輝煌。禮生喝禮,先請了狀元新郎出來,然後一陣侍妾簇擁著珠冠霞帔閣老小姐出來,同拜天地,又同拜母親雙夫人,又同拜泰山江閣老。拜畢,然後笙簫鼓樂,迎入洞房。

正是:

白面烏紗正少年,瓊姿玉貌果天然。
若非種下風流福,安得牽成蘿琵緣?

狀元與小姐到了房中,雖是對面而坐,同飲合歡,卻面前擺著兩席酒,相隔甚遠。席上的錠盛糖果,又高高堆起,遮得嚴嚴,新人雖揭去蓋頭,卻纓絡垂垂,掛了一面,那裏看得分明。況雙星心下已明知是彩雲小姐,又低著頭不甚去看,那裏知道是誰。左右侍妾,送上合巹酒來,默飲了數杯,俱不說話。又坐了半晌,將有請入鴛幃之意,雙星方開口對著新人說道:「良宵花燭,前已結矣。合巹之卮,前已飲矣。今夕復舉者,不過奉家慈之命,以盡賢卿遠來之意。至於我雙星感念令先姐之思義,死生不變,此賢卿所深知,不待今日言矣。分榻而寢,前已有定例,不待今日又講矣。夜漏已下,請賢卿自便,我雙星要與令先姐結夢中之花燭矣。疏冷之罪,統容荊請。」

說罷就要急走出房去。祇見新人將雙手分開面上的珠絡,高聲叫道:「雙郎,雙郎,你看我是那個?你果真爲我蕊珠多情如此耶!你果真爲我蕊珠守盟如此耶!我江蕊珠獲此義夫,好僥倖耶!」雙星突然聽見蕊珠小姐說話,喫了一驚,再定睛一看,認得果是蕊珠小姐。這一喜非常,便不問是生是死,是真是假,忙走上前,一把抱定不放。道:「小姐呀,小姐呀!你撇得我雙星好狠耶,你想得雙星好苦耶!你今日在此,難道不曾死耶,你難道重生耶,莫非還是夢耶?快說個明白?」小姐道:「狀元不須驚疑,妻已死矣,幸得有救,重生在此。」雙星道:「果是真麼?」小姐道:「若不是真,小妹緣何在此?」雙星方大喜道:「賢妹果重生,祇怕我雙星又要喜死耶?賢妹呀,賢妹呀,且莫說你爲我雙星投河面死之大節,即遺書託令妹續盟這一段委曲深情,也感激不盡。」

小姐道:「狀元爲我辭婚屠府,而甘受海上風濤之險,這且慢論,祇舍妹續盟一段,而狀元既念妻之情而不忍違,又守妾之義而斷不染,真古今鍾情人所未有,叫我小妹如何不私心喜而生敬?」雙星道:「此一舉,在賢妹可以表情,在愚兄可以明心,俱得矣。祇可憐令妹,碌碌爲人,而徒享虛名,毫無實際,他一副嬌羞熱面,也不知受了我雙星多少搶白;他一片懇款真心,我雙星竟不曾領受他半分。今日得與夫人相見,而再一回思,殊覺不情,不能無罪。明日還求賢妹,率我去負荊以請。」蕊珠小姐道:「這也不消了。舍妹前邊的苦盡,後面自然甘來,何須性急?可趁此花燭,著人請來,當面講明,使大家歡喜。」

侍妾纔打帳去請,原來彩雲此時正俏俏伏在房門外,聽他二人說話,聽到二人說他許多好處,再聽見叫侍妾請他,不待請竟揭開房幃,笑嘻嘻走了入來,說道:「二新人幸喜相逢,我小妹也祇得要三曹對案了。狀元疑小姐的手書是假,今請問小姐是假不是假?姐姐疑狀元與妹子之花燭,未必無染,今請問狀元是有染是無染?」雙星與蕊珠小姐一齊笑說道:「手書固然是真,而續盟亦未嘗假。從前雖說無染,而向後請將顏色染深些,以補不足,亦未爲不可。二小姐何必這等著急?」彩雲聽了,也忍不住笑將起來。雙星因命撤去套筵,重取芳樽美味,三人促膝而飲。細說從前許多情義,彼此快心。直飲到醉鄉深處,方議定今宵巫峽行雲,明夕陽臺行雨,先送彩雲到高唐等夢,然後雙星攜蕊殊小姐同入溫柔,以完滿昔日之願。正是:

人心樂處花疑笑,好事成時燭有光。
不識今宵鴛帳裏,癡魂銷出許多香。

到了次夜,蕊珠小姐了無妒意,立逼雙郎與彩雲踐約。

正是:

記得聞香甘咽唾,常羞對美苦流涎。
今宵得做鴛鴦夢,這段風流豈羨仙。

雙星閨中快樂,過了三朝,然後重率大小兩個媳婦,拜見婆婆。雙夫人見他一夫二婦,美美滿滿,如魚水和諧,怎麼不喜。又同拜見岳丈,江閣老更是欣然。大家歡歡喜喜,倏忽過了半年。

江閣老見住久,忽思量要回去。雙星因與母親商量道:「兩個媳婦本該留在家中,侍奉母親。但岳父母老年無子,教他獨自回去,卻於心不安。」雙夫人道:「江親家將兩個女兒嫁你,原因你作半子之靠,若一旦留下兩個媳婦,豈不失他之望?況你自幼原過繼與他爲子,就不贅你爲婿,也不該忘恩負義。何況招贅之後,又有許多恩義,怎生丟得下。你自同兩個媳婦去完你之事,不須慮我,我自有雙辰侍奉。況雙辰已列青衿,又定了親事,自能料理家事。」雙星聽了,一時主張不定。轉是兩個媳婦不肯,道:「豈有媳婦不事婆婆之理?既是叔叔料理得家事,何不連婆婆也接了同去,祇當隨子赴任,庶幾兩便。」雙夫人卻不得媳婦之情,祇得允了。便急急替雙辰完了親事,然後一同往浙,到了江府。

江夫人久已有野鶴報知,今日母子重逢,其樂非常。又見雙星同雙夫人俱來,知是長久之計,更加歡喜。從此兩家合作一家,骨肉團圓,快樂無窮。後來雙星的官,也做到侍郎,無忝父親書香一脈。又勉勵兄弟雙辰,也成了進士。蕊珠與彩雲各生一子,俱登科甲。江閣老夫妻,俱是雙星做了半子送終。又以一子繼了江姓。雙星恩義無虧,故至今相傳,以爲佳話。

有詩爲證:

眼昏好色見時親,意亂貪花處處春。
惟有認真終不變,故今傳作定情人。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5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