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假偏遇假一首詩窺破機關
痴復逢痴三杯酒旋成奸計


詞曰:

復蹈前車,依然覆轍,無非覓到心腸熱。傳來喜是舊相知,一番見面殊懸別。鬼蜮成群,杯中留飲,思量英名傾賢哲。無端空受惡人名,笑他弄巧終成拙。

——右調《踏莎行》。

話說秋人趨西湖上既遇著真梅生,便不好意思,逃往他處。只因這項買賣倒是養生妙策,所以不肯放。他思量雲、水二生只在江湘遨遊,未必遠遊他處,心裏打點,要往燕京,照舊開起書畫店來。倘或遇了往來貴客,不惟可以肥橐,或者小小功名可以圖得到手,豈非大幸?遂同了兒子,一路往北。

到了京師,即便央人借兩間房子,開在馬頭興處。這房子恰好賃著章太僕家的,依先掛起招牌。那京都最重斯文,不幾時,便把梅再福的名藉藉人口。這且不題。

且說水公子得遇雲生之後,兩個真正如膠似漆,金蘭結誼。水生一日對雲生說道:「小弟與兄雖則良朋契合,朝夕琢磨,一生慕才之心,彼此俱相慰矣!但一來琴瑟未諧,則宗祧尚爾無望,何以免不孝無後之譏?二來金印未掛於肘後,則書香尚爾未繼,何以爲揚名顯親之舉?將來作何計策以圖二事?若局局作轅下駒,老死牖下,一抔黃土,徒葬空名無益也。」雲生道:「吾兄所慮,弟亦慮之。但奉倩有難得之悲,安仁作悼亡之賦,誠以閨閣佳人非易睹也。如吾與兄懷抱既高,自負不小而室中之友,不解朝月吟風,徒事偎紅倚翠,不善調琴和瑟,唯如抹粉塗脂,則眼中安乎?心中忍乎?此婚姻之事,非可輕議也!至於功名,則又吾輩意中所不能去者耳!青年積學,白首無名,使祖與父之簪纓,一朝墜失,無論抱慚於己,亦且遺笑於人;不特無益於時,亦且無聞於後。中心藏之,何日忘之?但以我兩人之才,功名唾手,自問可期。但當今之時,則又甚難:文帝好老,而臣又少;景帝好武,而臣又文;武帝好少,而臣又老。顏駟之嘆,千古向嗟;至於劉賁之策,見黜於時;張奭之才,得列於第。有心共慨,斯世咸悲。然而公道在人,才難終棄。弟與兄豈終淪落,而長爲農夫,以沒後世者耶?今當與兄直探月窟,奪吳剛斧,砍卻桂樹一枝,然後登廣寒宮,看霓裳舞袖,而姮娥亦使我見面也。但是功名乃婚姻關頭,假使功名無路,雖深閨有艷質名姝,瓊樓有仙姿淑媛,終不容青氈寒士,得親其笑語耳!故弟之意當進取功名,然後徐圖淑女,吾兄以爲何如?」水生道:「此論大妙!弟薄有家資,莫若同兄納了比監,既可以潛心簡編,更可以看花上苑,真兩全之策也!」雲生道:「吾兄之論果妙矣,但弟行橐蕭然,恐不能以附驥尾,奈何?」水生道:「大丈夫作事貴達,當與兄共之,弟豈是吝錢虜乎?些須小物何必過慮!」雲生感激不已,即便同水生到家,辦了行資,流連數日,遂叫了船,一路望帝都進發。逢山登眺,遇水流連,雲生與水生唱和頗多,松風與青峰輪流負笈攜橐,亦不十分費力。

行不幾時,到了帝都。託了相知,兩人都納了監。雲生料白公子之事必然不提起了,即將真姓名去掛號。兩人安心在監中讀書,只樂得青峰、松風時常在外遊玩,把一座北京城無一處不走到。一日,兩個約了到興碼頭上去玩耍。忽然遇見了秋人趨。松風也識幾個字,看見招牌上依然是他家主梅再福姓名,忙對青峰說了。青峰道:「我和你兩個進去羞他一羞,可妙麼?」松風道:「且慢,我同你且回去,對相公說了,待相公自來,看他怎麼樣說。」青峰道:「有理,有理。」

兩個果然忙忙跑回,將所見之事一一對二生說了,二生也不覺好笑。笑了一回,雲生道:「小人趨利情深,何知羞恥?前在臨安被小弟衝破,不料又到此處,意謂我二人只在東南一帶娛情,再不想遠行至此,豈知我們恰恰又到此間,他也可謂數奇了!但他既爲射利之心,不遠數千里奔波,今若又去衝破,使彼又要遠避,倒是一件大陰騭。左右小弟已改了真名姓,聽他罷了!況書畫之業不比他事,兄以爲然否?」水生道:「所見最是。」遂不許兩僮在外間走,恐他私去羞辱人趨,此是二生厚道處。

再表人趨,書雖不妙,畫即不佳,虧了雲生許多詩,又兼說春方、賣假藥這利嘴,所以這些半通的人倒要去求教他,詩不韻的人也要去求些歪詩歪畫,門頭倒覺熱鬧。

一日,章太僕拜客回來,看見人趨門前喧嚷,太僕問了左右是什麼生意,左右說知是賣書畫的梅再福,方才曉得。晚間同湘夫飲酒,偶然談及此人,豈知正是他交契的盟兄,未曾配合的夫婿姓氏,心中暗暗歡喜。夜來對章小姐說了,章小姐道:「姐姐恭喜,姐夫有著落了。」文小姐道:「我究竟捨不得妹妹好嬌妻哩!」兩人說說笑笑,談了一夜。

明日,太僕又出門去了。文小姐對湘蘭說知,要去探望。章小姐道:「你去望姐夫麼?怎麼不與岳父說知?」湘夫一頭笑一頭寫了一個名帖,此番不寫姓石的,倒寫雲劍名字,要他問起,然後細把這件事說明。寫完,叫假松風拿了帖子出門。

不多路,即到了,傳帖進去道:「雲姑爺拜訪。」人趨看見帖上「雲劍」名字,心上見跳起來,又不得不出來接見。及至那湘夫見了人趨,心中大驚;人趨見了湘夫,心中大喜。一邊驚的不是故人,一連喜的不是冤業。見罷,湘夫即問人趨居止,云是洛陽,人趨問湘夫居止,也是洛陽。那湘夫早已知是冒名的了,只是人趨摸不著頭路,不知前日的是假,不知今日會的是假,心中暗暗好笑,想道:「我只道天下冒名頂替的惟我老秋一個,誰知又有兩個雲劍。」因而問起湘夫家世起來。哪裏曉得雲生履歷,湘夫一一盡知,便將侍郎致仕、白公子謀陷,逐件說出。人趨竟道前日真的是假,今日假的倒是真了,道他是太僕之婿,必不假人名姓耳。

湘夫便道:「小弟前日曾往姑蘇臨虎丘,在棲雲庵過,遇著一個開書畫店的,也叫梅再福,爲何姓氏與兄相同,所業又與兄無異?昨聞台號,疑以爲虎丘之梅再福,而不謂又有梅兄。難道前日之梅兄是假吾兄之名姓以射利麼?」人趨聽他所說,一發疑真雲生是假的了,忙答道:「小弟賤業,雖云不佳,然四方頗頗流傳。那姑蘇這姓梅的,原是假小弟名以射利,所以前日小弟亦曾遇見西湖那假小弟之名以邀譽者,被小弟面叱幾句,送官究治,苦苦哀求,小弟只得涵恕,立逐出境。彼時叩其真姓氏,尤其可笑,竟與姑爺尊姓、尊諱、並尊居世系,件件相同,可謂真正無恥遊棍!小弟賤名便假也無妨,至於姑爺的姓氏,又被他假,太是可恨!」

湘夫暗暗好笑,問道:「此人才具何如?」人趨道:「此人略略會做幾句不通的歪詩,還有一個姓水名湄的,與他相爲首尾,至今不知又在何方假小弟的賤名、假姑爺的尊姓以邀名射利了!」湘夫聽他說又有個姓水的相知,畢竟是個才子了,心中又爲湘蘭歡喜,便道:「小弟此來非爲別事,正要請教佳作一二,以慰想慕。」人趨道:「拙作不堪之極,既是姑爺特地枉顧,只得獻醜了。」因想道:「若將雲生之詩寫出,彼云已曾見過的,看過的,奈何?」想來想去,想著《曉起聽鶯》的那一首必不曾見,況且不知那個作的,後來西湖上那兩首梅花詩,尤是新作,妙不可言。忙忙的寫來,雙手遞過。湘夫看了第一絕句,是自己做的,假冒不必言可知矣。看了後二首新詩,反復細玩,不絕口的大讚。那人趨恰像真正讚他,竟居然受讚而不辭了。正是:

識破行藏尚不知,受人恩惠幾曾思?
無情背後全憑口,到底難瞞見面時。

湘夫看完,即便辭別,到底不說破他。歸來一路笑進湘蘭房中去,湘蘭忙笑道:「姐姐有了著落,這等快活。」湘夫大笑道:「快活多端,不特愚姊有了著落,連妹妹都有著落了。」便將假梅生許多說話說完,湘蘭亦大笑起來。又將雲生相知水湄說了,便道:「這姓水的必定是雲郎對手,故爾相知,豈非妹妹亦有著落了?」湘蘭反皺眉道:「姐姐自與雲生有訂,著落必穩,至如小妹,空中樓市,焉知蕭史尚未有弄玉,其人而必俟小妹乎?所謂有著落者,姐姐特慰我耳。」湘夫道:「妹妹何痴如此!但才子不輕於娶,猶爾我之不輕於嫁也。雲郎既未娶,那水生豈已娶之?日後包管在愚姊身上還妹妹著落。不然,妹妹若無著落,愚姊決不肯獨有著落也,情願陪妹妹作一世干夫妻,何如?」說得湘蘭變愁爲喜。又將梅花二詩與湘蘭看,道:「二詩用意各殊,必是二生相唱和的,不知什麼緣故落在此人之手。今日得歸我手,可見是後日著落的預兆了。」說罷,大家歡喜不題。

且說那白無文恃父親宦勢,終日在家遊蕩。白都憲聞知,心中也不安穩,忙寫書叫他到京,也納了監。雲、水二生是要用功上進,足不出戶,那白無文徒以坐監爲名,有甚心情看書?不是穿花街,便是走柳巷;不是賭博,便是醉酒,故此雲生也不曾見面。後來又添了一個臭味相投的晏之魁,也納了監,與白無文一見如故。這樣豪富子弟聚在一堆,就如那糞蛆一般,越多越好,今日我到某胡同婊子家作樂,明日就是你在某胡同私窠家備酒,真正乃馬牛襟裾,行尸走肉。

一日,雲、水二生同望客回,恰好在街上與白無文、晏之魁對面撞著。雲生連忙避過,白無文早已看見,對晏之魁道:「此人名喚雲劍,與小弟向有口角,不期他逃避於此,如今躲過,慢慢裏再撞著了,與他算賬。」那晏之魁中秋之夜也在醉鄉,不曾認得,倒勸道:「我們哪有閑工夫與這般小人算賬,待今秋我用銀子、父親宦力做了舉人,不怕這等小人不是我網中魚肉,何用這等時節妨了花酒工夫,與他淘閑氣。」方說得完,轉一條街,又撞見了雲生。那白無文聽了晏之魁說話也就罷了,偏是晏之魁一個家人也有些認得雲生,思量著了,便道:「大爺,這個人我方才看見有些面善,如今想起來,曾在虎丘山上把大爺打倒,又要打小的一干人,正是他。」晏之魁跌腳懊悔不已,道:「既是這等,何不早說?打他個不亦樂乎,以泄我舊時惡氣,可惜當面錯過。」白無文倒說:「晏兄方才勸小弟,小弟思量句句都是好說話。假使要打他,未免要動氣,倘或到婊子家取樂,感了些氣,生起病來,倒是一件大禍了。況且有打他的工夫,我們又到婊子家裏了,豈不是無益害有益?」晏三魁大笑道:「白兄之言,可謂至極,而無加絕妙的了!」說罷,勾了肩,搭了背,嘻嘻哈哈,得意之極,從此也不把雲生放在心上。而雲生自遇見他兩個之後,對水生說了,時時堤防,絕跡不出門戶,以避小人之禍。

看看秋闈將近,二生臨期抖擻精神,把七篇文字如鏤金刻玉,真是掄元奪魁。三場已畢,揭曉之日,雲生高高中了第一名解元,水生中了第六名經魁。報捷後,各各歡喜。

章太僕看見榜首又是一個雲劍,心中大驚道:「如何名姓與吾婿相同?」大以爲異,即便抄了試錄,報知湘夫。湘夫已明明曉得是雲生,歡喜無盡,說道:「洛陽雲姓也多,名同也無足異。」只太僕自此亦罷了。湘夫又與湘蘭看,指著第六名水湄道:「眼見此人是妹妹著落處了。」湘蘭亦笑而不言。

太僕正欲訪問雲生蹤跡,豈知雲生鹿鳴宴後,即對水生道:「小弟與兄前日曾說,功名得手,即訪婚姻,吾兄且在都中尋問,小弟昔年曾與文總戎相交。承總戎征蜀之時,臨行將女所託,小弟矢心面訂。不期總戎蹈沒賊營,此女必然在家,待弟前約,今欲辭兄一往,訪彼消息。冬初即當入京,以俟春闈,何如?」水生道:「兄有佳期,自行踐約。但春闈伊邇,一訪後,如有消息,幸即入京。俟宮袍掛體,然後撒金蓮以入洞房,豈非快事?勿使小弟懸望。」雲生唯唯別去。

且說晏、白兩個也進場中,去應應故事,一來騙騙父母,二來掩塞耳目。出場指望錢神有靈,搖搖擺擺畢竟是個賒舉人了。豈知揭曉那日,紛紛報事,只見報別人,再不見報他。心中甚是癢癢,對那父母親戚面前偏會嗟嘆,罵那主司瞎眼,取士不公,遺落了真正才子一般。還有那虛幫襯呵卵脬一輩人道:「是大爺這樣大才,遭了點額,若使小人們做了主司,把大爺必定做個解元。」豈知科場之事,雖或有些關頭,然也要寫完七篇,就是笑話、山歌、曲子填些上面,才好把譽錄生譽去。何曾見一幅白卷,中了舉人,進士?

那白無文過了幾日,漸漸曉得北監解元是雲劍了,大驚道:「這個畜生!倒被他奪了我解元去,這口氣怎麼出得!尋一個妙計策擺佈他才好。然已中了,沒奈何矣!莫若再舉前事,又停了兩年,又無證見。」左思右想,再想不出,因思量道:「何不備一杯酒,請那晏兄過來商議商議。」遂叫家人請過晏之魁來。少不得見了面,捏神捏鬼,大家稱屈一番。晏之魁道:「白兄今日見招,有何台諭?」白無文道:「聊備杯酒以相慰耳!」

坐了席,三杯酒後,之魁開口道:「不料今科主司這等不公,白兄大才,自然應該高掇;就是小弟三場,頗也見賞於親友,亦可以附榜末,竟是落孫山之外。」無文道:「總之弟與兄文字太高,亦太奇,自然那些灰塵進士做了幾年官,一雙盲眼,單會看銀子,哪裏還看得出這樣妙文章?然你我不中,一榜中無人可知矣!」之魁道:「正是有一件事要商量。聞得解元就是雲劍,倘來春被他偷了一個進士去,我和你就沒奈何他了。莫若如今設一妙計弄落他前程才好。」無文道:「弟正爲此思量不出計策,特地請兄商議,還是兄有心計,可設一個妙計,小弟參謀罷了。」之魁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拍手大笑道:「妙妙妙!」無文忙問:「妙處怎麼樣?」之魁附耳低言道:「那樣那樣,如此如此,可妙麼?」無文也大笑道:「真個妙!真個妙!該敬一杯!」兩個遂呼廬浮白,直吃到出而哇之地位。此後有分教:

小人計巧,巧中成拙,君子計拙,拙中成巧。

要知所謀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558